“我给南海了两头猪,你觉得养着可以,就给南海当一个帮手,他出去赶狼猪有点不好意思。”

  “赶狼猪有啥不好意思的,你爹就赶了半辈子,南海也该锻炼锻炼了,你看你,听说都当乡长了,有出息。看看南海,啥事都干不了,那会中。”

  “是副乡长。”

  “副乡长也是乡长。”

  “我是幸运,南海只要努力,一样可以有出息的。”

  “你要经常帮帮他。”

  “这你放心。”

  陈放和宋铁棍聊着,发现今天的宋铁棍思路清晰,语言逻辑,丝毫看不出他是一个病人。甚至陈放从他身上看到了一种愉悦和放松。

  “东海哥有信息吗?”陈放知道宋铁棍心里一直牵挂这宋东海,就问道。

  “快了,快回来了。”宋铁棍微笑着说。

  “你咋知道他快回来了?”

  “我感觉他快回来了,做梦见他回来了。”宋铁棍“嘿嘿”笑着说。

  “那就好,回来就好。”陈放安慰着他。

  “这一家咋死的呀?你是乡里领导,应该知道吧,怪可怜人的。”宋铁棍又说道。

  “说不了,公安局的一直在调查。”

  “要是有人害了这一家,千刀万剐他也不亏。”

  “要是真的有人害了这一家,公安局的肯定饶不了他。”

  宋铁棍的浑浊的目光抖了一下。“冤有头债有主,饶不了的。”

  正说着,村子里的村主任叫陈放,已经中午了,村主任叫陈放回家吃饭,看见了宋铁棍,就给红白理事会的人交代,一会儿给宋铁棍端一碗饭吃,乡里有这样的习惯,埋人的当天,所有到现场的小贩,拾荒的,死者家都=要送一碗饭,一般的是一碗杂烩菜,两个馒头。

  陈放随村主任进了他家,村里有红白喜事,村里的干部一般都要到场,一方面是给死者家属面子,同时安排一下办事放事宜。按说村主任这时候正忙,不过既然他邀请,陈放还是来了,来的一个目的就是想和他好好谈谈,了解一下死者家里的情况,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难得你这么尽心,一直在村里,你放心,虽然死了三个人,你放心就好了,家属不会闹事,不会找政府的麻烦。”村主任好像看透了陈放的心事。

  “家里一下子死了三口人,谁都接受不来啊!”

  “事情已经出来,不接受也要接受。”

  “他们家里还有什么人?”

  “你是说这个张屠户吧?他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两个女儿都出嫁了,一个儿子本来今年就要结婚,可是也随他爹娘去了。”

  “这一家村里为人怎么样?”

  “为人还可以,没有见他和谁家红过了脸,他做生意好多年了,接触的人多,也复杂。这两天,公安局的来了解多次了。”

  “你说他接触人复杂,都啥样的人?”

  “做生意天南海北的都接触,前些年他的驴肉一般都是本地集会上买的,这几年本地的驴少了,就到外地购买。”

  “他生意上有没有仇人,比如经济纠纷?”

  “这不很清楚,不过张屠户多年的生意精,债务应该不多。对了,前些年有小偷偷的驴到他那里卖过,为此派出所里找过他,罚了钱,都几年前的事情了。”

  “你觉得会是有人专门投毒害他们一家吗?”

  “不好说,现在的人看不透,都是忙自己的事情,不像以前生产队的时候,谁家的事情一目了然。”

  “好吧,有了啥情况你就给我说。”

  陈放告辞了村主任。

  陈放忙着张屠户的事情,张五妮又进京了,这一次县里发了通报,责令乡政府写出检查。赵书记李乡长愈发恼火,打发王文成一行到北京将她接了回来,这已经是常事,每年跑北京十几次正常,县里领导也没有办法。

  张屠户的案件没有一点进展,虽然派出所里常常人来人往,把附近卖老鼠药的都传了过来,以及凡是和张屠户有经济往来的人都问了一个遍,毫无线索。

  法医通过尸检证实,死者就是食用了有毒的物品,导致毒性发作死亡,死亡时间大致凌晨五点,因为张屠户一家每天都要早起煮肉,到五点左右就吃饭,饭后不久就毒发身亡,其他案发情节陈放不大清楚,公安没有完全公布案情,这是案件侦查的需要。

  要收麦子了,陈放决定到晋村,到张五妮家里去看看。来到张五妮家里,张五妮一个人呆呆的在院子里,看见陈放进来,有点吃惊,这么多年了,都是政府的人躲着他,还没有一个人主动的到她家里来,除非有了重大活动来看守她的。

  “大娘,你家的麦子今年怎么样啊?”陈放问道。

  “不知道。”张五妮说道。

  “你家里的麦子你会不知道?”

  “我没有去看过。”张五妮说道。

  这是一个怎样的人,自家的麦子就没有看过。

  “你就不到地里看看麦子的长势,不去施肥浇水?”

  “没有钱,不去。”张五妮倔强的说。

  “难道不去拔草,拔草不要钱吧?”

  “我年纪大了,拔不动。”

  农村里六十多岁的人会是年龄大,多少将近八十的人还在地里劳动,看来这个张五妮就是和一般的妇女不一样。

  “你可以叫你的儿子闺女来给你干啊!”

  “儿子是别人家的,闺女不知道死哪里了,几个月不来一次。”张五妮嘟囔着。

  “大娘,你给我说一下你家里地在哪里,我去给你收麦子。”

  “你去问晋发根,他知道俺家的地在哪里。我认不清楚俺家的地。”张五妮说道。

  一个农村妇女竟然不知道自己家的责任田,恐怕就这一个张五妮了。

  见张五妮不再搭理自己。陈放就从她家出来了。

  找到晋发根,陈放问张五妮家的麦子怎么收割?

  “今年是你来了,你就给他收吧,往年都是我给她收割,晒好给她送去,还要帮她种上。就这样张五妮还经常骂我告我,说我偷吃她家的麦子了。”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