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给她收又怎样?”

  “不收,也要给他粮食吃,总不能将她饿死,她也饿不死,就是整天往书记乡长的办公室里跑,要钱要吃的,这不书记乡长就交给我了一个死任务,就是每年给张五妮种地收粮食。当然费用有村里出,要不就一个张五妮我就养不起了。”

  “她的儿子女儿不管她?”

  “儿子因为有这样的一个娘,在本地娶不下媳妇,就入赘到很远的一个地方,很多年就没有回来了。”

  “女儿呢?”

  “她的女儿和她差不多,听说到了婆家也是一个泼妇,前年离婚了,在县城里不知道干啥。很少来看她娘。”

  “走,到张五妮的地里看看。”

  “去看看你就笑了。”晋发根说道。

  来到村子的南边,在金灿灿的麦野里,一溜不和谐的庄稼地分外显眼,别人家的麦子金黄,沉甸甸的麦穗耷拉着头,张五妮家的麦子就像茅草一样,隐藏在渐渐长起来野草丛里。

  “她家几亩地?”

  “她家三口人的地,有四亩多吧。”

  “这四亩多地能打多少粮食?”

  “你说呢?”晋发根笑着问道。

  “有一千多斤?”

  “不会有两千斤,多少年就这样了。”

  “你就不会给她家地里施肥?”

  “我的乡长啊,你知道我每年怎么过得?给她家白白的当长工不说,每年去接访,大部分的费用都是村里面出,乡里有规定,属地管理,乡里每年给一点费用就是开大恩了,根本就不够,另外还要雇人看守她,你刚才过来的路口就有人专门盯张五妮的,一旦发现她外出,就立即报告。”

  “那她怎么还经常出去?”

  “这个张五妮鬼的很,她外出不走大路,一般都是在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先到东面的外县县城坐公交车走,要想看著他,除非神人。一个大活人死看硬守行吗?就是看守所里还跑人哩,何况她一个熟透倍棒的人。”

  “这么说这些年你辛苦了。”

  “给书记乡长说说,别让我干了,这个张五妮我真的对付不了。”晋发根一脸委屈的说道。

  “这几亩地你怎么收割,用收割机?”

  “收割机倒是愿意,只要给钱,可是给了收割机的钱,这一年麦子的收成几乎就用完了。”

  “那就用镰刀割?”

  “用镰刀割也行,不过要等到村干部家的麦子收完,再来给她用镰刀割,这些年都是这样,你以为现在的村干部都是电视上的那样,没有几个家伙?”

  “我知道你们不容易,我也干过村主任,真的村干部的难处”陈放说道。

  “理解万岁,以后你要当了县长,不要定那么多不切实际的规矩。”

  “我这个副乡长还干不好哩,哪会当县长,除了做梦。”

  “做梦也要做一把县长,你年轻,大有可为。”

  “不要给我戴高帽子了。你回家给我找一把镰刀,我给她割麦。”

  “你会行,这不好吧。乡长给上访户割麦子,你是不是想让俺村都成上访户。”晋发根狐疑的说道。

  “都成上访户我都给他们割麦子。你们村委会的不年年给她割麦子?”

  “好好,你尝尝割麦子啥滋味,以后就少批评我们几句,理解万岁。”

  不一会儿,晋发根真的从家里拿来了一把镰刀,镰刀刚磨过,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寒光。

  “乡长亲自割麦,我在家挑了一把新镰刀,磨得锋利。悠着点,陈乡长,累着了,我晋村可担当不起。”晋发根笑着说道。

  “忙你的吧。”陈放试了试镰刀,果然锋利。

  “哦,对了,你家里也有麦子吧,你就不回家收麦?”

  “家里有两个兄弟,他们在家收麦就行啦。”

  “那我就去收家里的麦子了。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我叫你,你就回俺家吃饭。”

  “好的。”陈放应道。

  太阳狠毒,虽说以前在家里经常干农活,张五妮家的麦子又低又矮,但几亩地的麦子,一个人干,还是不小的劳动量,不一会儿,陈放就汗流浃背。地里收麦的群众不知道陈放是谁?就相互打听,等听说是乡里的副乡长,就觉得奇怪,

  “谁,那个孩,你是乡里的乡长?”一个大嫂说道。

  陈放笑笑,没有直接回答。

  “嫂子,你家的麦子不错啊!”陈放答话说。

  “麦子长得不错,你真的是乡里的干部?这一天乡里要给你多少钱啊,你来给她收麦。”

  “哪会有钱。”

  “不要钱了,你来俺家收麦呗。”

  “你家里有不缺人手。”

  “谁说不缺人手,你看俺家十几亩麦子,孩子他爹在外打工没有回来,你就不能帮帮俺。”

  “你家不是雇了收割机?”

  “收割机要花钱哩。哦,我知道了,这个张五妮是不是因为上访你们就给她收麦,明天我也去上访去,就叫你来给俺家收麦。”

  “嫂子开玩笑哩,你会有啥要上访的,我看你家几个孩子都挺好,会给你搭把手了。”

  “你肯定是受了县长的批评,才来给她家收麦的吧?”妇女有说道。

  “就算是吧。”

  “看来当一个副乡长也不容易。”

  一直到天近傍晚,麦子还没有割完,看看剩余不多的麦子,就一咬牙,觉得今天晚上无论如何要割完,明天一早拉到麦场里碾完,乡里还有很多事情,不能在这里耽搁的时间太久。

  远处小河里的水哗啦啦的响,太阳下山了,凉爽的风吹来,身上舒服了不少,月亮慢慢的升起,田间有不少的人和陈放一样的劳作,没有人大声说话,收获的季节,是神圣的时刻,每当有小孩大声喧闹,就会引来大人的训斥。

  终于割完了,陈放把手里的镰刀一扔,一下子瘫倒在麦棵上,白天收割的麦子暖烘烘的,躺在上面很是惬意,天上的星星晶亮,历历可数,白色模糊的银河横亘天空。不一会儿,陈放就迷迷糊糊的要入睡。

  忽然听到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抬头一看,见一个人影向这边走来,陈放没有动。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