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兄弟,大兄弟。”听声音是白天那个同自己开玩笑的大嫂,陈放坐了起来。

  “你在哪里呀?刚才我还看见你割麦,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妇女小声自言自语。

  “嫂子啊,我在这里。”

  妇女走来过来,在陈放的身边坐下,他闻到一股肥皂的清香。

  “有事吗?嫂子。”陈放觉得这个妇女这么晚了,来到自己的身边,是不是···

  妇女往陈放身边挪了挪,小声说道:“你真的是乡里的副乡长?”

  “怎么啦。你有事?”陈放本能的往后挪,离他太近了,陈放禁不住想入非非,农村妇女的结实丰满的躯体暖烘烘的靠近,他一时没有任何思想准备。

  妇女“噗嗤”笑了,说道:“看你,我会吃了你,还是会脏了你,俺刚才在河里洗了澡,不信你闻闻。”

  妇女往陈放的身边凑。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田间还有收麦子的群众,要是被人看见了,那自己浑身是嘴说不清了,就慌忙站起。

  “看你是一个乡干部,原来是一个软蛋,看把你吓得。”

  “你有啥事说吧,我能做到的一定做。”

  “你一定能够办到。”

  “啥事?”

  “俺有三个孩子,计划生育的罚款一直没有交齐,你说说,看能不能免一点。”妇女说道。

  “我在乡里不分管计划生育。”

  “你是乡长,你说话他们会不听?你是不愿帮忙。”

  “不是你想的那样,乡里有规定,不是说谁能免就免的。”

  “你们当官的就是会这样糊弄老百姓。”

  “大嫂,你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回去了。”陈放说完扭头就走。

  “哎,大兄弟,你不要走那么慌的,你要是觉得这里不方便,俺家在村子了东头第三家,俺给你留着门。”妇女在后面说。

  陈放逃也似的跑回来村子。

  第二天一早,陈放拉了一辆架子车,把张五妮家的麦子拉到晋发根家的麦场里,一直拉了一上午才拉完,期间他看到那个妇女,妇女看见陈放一脸的不愉快,脸色阴暗,看来昨天晚上她没有休息好。

  陈放仔细的端详她,脸色是太阳久嗮的赤红色,不过透过身上的小褂,可以看到里面的白皙,圆滚滚的胳膊,腋下几丝黑色腋毛探出,胸前的两坨肉球随着她的摆动夸张的颤抖。

  陈放与她四目相对,他看出了嗔怒,忽然,女人“噗嗤”一笑,对一起来帮忙的晋发根说道:“发根哥,你家里来的是乡长吗?我怎么看像一只还不会打鸣的小鸡雏。”

  “你这个娘们,是不是男人不在家,又发骚了?”

  “发骚不发骚,你想不想知道?只是你晋主任治理下的村子是夜不闭户天下无贼了。”妇女说道。

  “看你浪的不行,都会拽洋词了。”晋发根说道。

  夜不闭户,天下无贼。陈放知道这个妇女的意思,大概她昨天晚上一直在等他,一直没有见采花贼来。

  到了晚上。张五妮家的几亩麦子碾好了。总共有十几袋,比起其他人家的少近三分之二。陈放装上架子车,一口气拉到了张五妮家。

  张五妮家黑灯瞎火,陈放不知道她在不在家,就叫了一声:“大娘。大娘。”

  院子的角落里应了一声:“谁呀?”

  “我,乡里的陈放,你家的麦子我割完打好了,给你搬到屋里吧?”

  没有人说话了,陈放借着朦胧的月光看到院子里的一张小竹床上好像有一个人。

  陈放走近,有说道:“大娘,你咋睡院子里?”

  “院子里凉快。”

  “你把屋里的电灯拉亮吧,我去搬粮食。”

  “屋里没有电灯。”

  “你家里没有电灯?”

  “没有。一直都没有用过电。”

  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没有用上电灯?“屋里有蜡烛没有?你点上。”陈放说道。

  “没有蜡烛,我一个人习惯了,没有点过蜡烛。”张五妮少气无力的说道。

  望着黑乎乎的屋子,陈放知道里面乱糟糟的,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这麦子放哪里都不知道,就说道:“你等一下,我去买几支蜡烛。”

  出了张五妮家的院门,陈放来到大街上,街上有一家代销店,挂着牌子,白天陈放就知道这个地方。代销店里亮着灯,一个妇女在电扇旁看电视,陈放就问道:“有蜡烛没有?”

  妇女回头看了陈放一眼,忙说道:“有,有。你要多少?”

  “拿一包吧。”一包十支。

  接过妇女递过来的蜡烛,陈放觉得很饿,张五妮家肯定没有吃的,不能不吃饭就去扛那十几包粮食,陈放就要了一件方便面,几个皮蛋。有问道:“还有啥吃的?”

  “冰箱里有猪头肉。你要不要?”

  “来一斤吧,你能不能给我调一下?”

  “可以。看你眼生,不是俺村里人,你是往这里走亲戚的?”妇女边忙活边问道。

  “就算是吧。”

  “今天晚上村里有电啊?怎么还买蜡烛?”

  “预备着,万一没有电了好用。”陈放不想说是到张五妮家。

  “这几天应该不会停电,都在地里收麦哩!你们是不是喝酒哩?俺这里有酒,你不带回去两瓶?”

  “不用了吧。”陈放本来就想买几支蜡烛,想不到会拿这么多东西。

  “干了一天的活,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喝两口,解解乏,俺这里有伏虎白,都放了两年多了,味道很纯正,三块钱一瓶,给你便宜的很。”妇女边说边火辣辣的望着陈放。

  看着她把猪头肉切了薄片,掺进去几棵大葱,本来一斤肉,可以装上两盘子了,末了,妇女又重重淋上了小磨油,满屋的香气。就说道:“那就拿两瓶吧。”陈放想,说不定一会儿晋发根在麦场里忙活完了,该叫他喝酒了,不能总喝他的,一会儿就带上这两瓶酒。

  用一个熟料袋子装了,陈放回到张五妮家,张五妮还在院子里的小床上躺。陈放没有说话,就推开屋子的门,点亮蜡烛,屋子里一股难闻的气息,怪不得张五妮不愿意在屋子里睡觉,这气味她也难以承受。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