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你们见见面?”张飞飞催促道。

  “太年轻了,怕不合适。再说孩子们不一定愿意。”老头嘴里咕哝着。

  “你们见见再说,你情我意,孩子的思想工作我们帮你做。”张飞飞信誓旦旦都是说道。

  “那就见见。”

  “好,我领你办一下手续。登记一下,下午我就和哪位女士联系一下。到时候不要忘了请我们吃喜糖啊!”

  “哎哎”老头随着张飞飞下楼了。

  不一会儿张飞飞上楼,板着脸,与刚才判若两人。

  “我说你们政府的人就是不讲信用,说好的一星期联系,你把这件事忘了吧?”张飞飞责问到。

  “没有,没有,飞飞姐,这一段乡里实在忙得很,又是收麦又是防汛。”陈放陪着笑脸说道。

  “今天怎么有时间了?”

  “还不是老太太的事情。老太太今天又不见了。”陈放说道。

  “你们找不见老太太,我就能找到?”

  “你不是她的女儿吗?”

  “我是她的女儿就知道她去哪里了?你要这样说,明天我就去告你们把老太太藏起来了,把老太太非法拘禁了,你们还我老娘。”

  陈放的肺就要气炸了,还没有见过如此不要脸的人,要不是副乡长的身份,他真想上前给她两个耳刮子。

  “看你眼珠子瞪得像牛铃铛,怎么了,你以为我不敢,实话告诉你,我就是在上访路上生的,在上访路上长大的,什么样的上访户我都见过,去哪里上访,找谁?怎么喊冤,怎么拦领导的车,哪个领导的车牌是几号,我都清清楚楚,要不要让你们见识一下,轻者你们受处分,重者摘了你们领导的乌纱帽,像你的饭碗就立马砸烂。”

  陈放见张飞飞说的认真,强压怒火,想想张五妮没有找到,不能再培养一个张五妮的接班人了,那样乡政府不乱成一锅粥了,赵书记肯定气得要扒自己皮了。

  “那你说怎么办?老太太总不能永远在外面啊!”想法低声说道。

  “你只要听话,保证你们平平安安,太平无事。”

  “我怎样听话?”

  “你看着办,今天就这样了,你回去吧,我的事很多。”张飞飞说道。

  张飞飞下了逐客令,陈放站起来就走。妈的,难道干一个副乡长就要受这种窝囊气?

  各路人马找了两天,没有见张五妮的身影,赵书记李乡长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县里要求报每天的信访稳定情况,尤其是一些老上访户的维稳情况,张五妮不见了,又不敢上报,就一直报没有情况,所有不稳定人员都在视线范围以内。

  第三天,赵书记李乡长把陈放叫到办公室。两人唉声叹气,赵书记说道:“陈放,叫你来就是商量一下,张五妮的情况是上报还是不上报?”

  陈放没有说话,李乡长说道:“要不我看还是如实上报吧,这个张五妮万一出现在会场,这可是国际性会议呀,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可是一旦上报,我们就成了全县的典型,县里不敢瞒,肯定要报到市里,市里追责,书记县长跑不了,咱俩就玩玩了。”赵书记说道。

  “这个张五妮,以前失踪两天就会出现,到时候提前安排好人,不让上面知道,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回。”李乡长说道。

  “以前她带的钱不多,花两天就没有了,就主动到接访大厅去,现在她不去了,看来要给我们玩新花招了,陈放,你接受信访工作以后咋求弄的?越弄越乱,一群废物。”赵书记把火气撒到了陈放头上。

  陈放那个心里窝火,不过他不敢发作,想起张飞飞的话,猜想张飞飞一定知道张五妮的下落,她是在作弄自己,大不了再去找张飞飞,她让干啥就干啥,只要过了这几天,以后的事情慢慢解决。就说道:“要不先不要往上面报,我再做做她女儿的工作。”

  “她家的那个闺女也不是省油灯,你不要再培养一个上访接班人。”赵书记说道,看来乡政府的人以前不少和她打交道。

  “既然陈放这么说,就先不上报,过一天是一天。”赵书记无奈的说道。

  刚出赵书记的办公室,电话响了。“喂,是陈放吗?”电话里一个女子的声音。

  “我是,你哪位?”

  “千里姻缘一线牵,你忘了,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女子说道。

  “莫名其妙,打错了,老子忙着哩。”陈放啪地挂了电话,妈的,老子烦死了,还千里姻缘一线牵。陈放把刚才的委屈发泄到这个打错电话的女子身上。

  没过几分钟,电话又响了,看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就接了。“是陈放吗?”

  “是,你哪位?”

  “我是张飞飞。”

  “哦,是飞飞姐呀,我正想联系你哩!”听见是张飞飞的电话,陈放先自矮了三分低声说道。

  “你他妈的砸我生意啊?”张飞飞破口大骂。

  陈放气的手都颤抖,恨不得一下子把电话摔了。

  “咋了,姐。”陈放还是压住怒火说道。

  “刚才的电话你怎么挂了?”

  “刚才哪个电话?”

  “就是一个女的电话。”

  “她电话错了,什么千里姻缘一线牵,还有请我吃饭,我根本就不认识她。”陈放辩解道。

  “不认识,你见一下就认识了?”

  “我为什么非要认识她?”

  “你必须认识她。”张飞飞叫嚣道。

  “为啥要必须认识她?”

  “因为她是我的客户,我的上帝。”

  “和我啥关系?”陈放还是不明白。

  “你是我的雇员,当然就必须听我的,那个客户今天出了大价钱,必须要见你,说明了,你就是她的相亲对象。”

  陈放一脸蒙蔽。“我啥时候成你的雇员了,而且还是相亲对象。”

  “你签过字的,在我们这里上了征婚花名册。”

  陈放这才想起去找张飞飞的时候,他在楼下签的字。当时他看都没看,以为就是一张访客登记表,想不到这个张飞飞下了一个圈套。

  “你来还是不来,给你说,你的报名费我都没有收。这次给你介绍的是一个富婆,你小子不要不懂得感恩,今天她交了一千块钱的见面费,明天分给你五百。”电话里张飞飞催促道。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