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县城,陈放又打张飞飞的电话,张飞飞问陈放到哪里了,陈放说快到了。

  “我还没有吃饭,你走到街上买两个猪蹄,一份热豆腐、两个烧饼。”张飞飞说道。

  “好。”陈放嘴上答应着,心里好大不爽。

  “你也没有吃饭吧,要不你买一瓶酒,咱俩喝一点。”

  “好。”

  买了吃的。到了商店,陈放想这个张飞飞的酒量可以,那天在她家里,喝了那么多,表面上看似喝多了,实际上,陈放看得出,一部分她是装的。就买了两瓶好酒,心里想,今天晚上我不把你喝服了,以后就没法再见你张飞飞。

  酒菜都齐了,来到张飞飞的婚姻介绍所,婚姻介绍所里已经关了门,二楼亮着橘黄的灯光,就用力的拍门。

  张飞飞“咯咯”的下楼,看见陈放,脸微微红了。陈放见她穿了一件嫩绿的连衣裙,一双浅色个高跟皮鞋,很明显,她也刻意的打扮了一番,尽管那么的艳俗。

  “你小子是不是见你姐了,今天又打扮了一番,我闻见你头发上的香气了。叫你买一瓶酒,你买了两瓶酒。是不是想把你姐灌醉了,好图谋不轨?”

  张飞飞把什么话都说完了,陈放只是笑笑。

  上了楼,张飞飞哗啦把卷闸门拉了下了。

  坏了,今天晚上张飞飞要是图谋不轨,自己跑都跑不掉。

  上了楼,屋里比上次来的时候干净多了。屋顶的电棒关了,留下墙上的两个壁灯,壁灯一黄一绿,发出柔柔的光,比上次在张五妮家里美多了,尽管在张五妮家是烛光晚餐。

  “这么晚了你咋还不回去?”

  “我就单身一人,想住哪里就住哪里,大部分时间我就住在这里。”张飞飞说道。陈放注意到旁边有一个门,应该里面是一个套间。

  “不好意思,下班了不让你回家。坐吧。”张飞飞时候比以前通情达理多了。

  “饭给你放这里,你慢慢的吃吧。”陈放想逃。

  “放那里吧,你小子口是心非,你买了两瓶酒,想让你姐喝死啊?坐吧,你肯定没有吃饭,陪姐姐吃一点。”

  “好,姐,今天你可不能灌我了。”

  “你小子鬼精鬼精的,我能灌的了你。”

  陈放把带来的食品放到桌子上,张飞飞已经打开了酒瓶,拿来一次性茶杯,倒满,一瓶酒已经下去三分之二了。

  “来,兄弟,干了。”张飞飞豪爽的说道。

  “我可干不了。”陈放还想耍滑头。

  “你干不了就蹲墙角尿一泡。是男人嘛?”

  张飞飞端起茶杯,一口气把就喝干了。“爽,他妈的,就像办了那事一样的爽。”

  陈放屏住气,也干了,嘴上说不能喝,真到了跟前也不能装熊,否则张飞飞会看不起自己。

  “好,真男人。来咱俩一个猪脚一人一半,这叫什么?叫步履一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不,这叫啃自己的猪脚,让别人眼馋吧。”陈放接着说道。

  “哈哈哈,你小子不是也挺幽默的吗?来,你啃姐的猪蹄,看姐的猪蹄香不香?”张飞飞把手里的猪蹄递到陈放的面前。

  陈放躲了。

  “啃,不啃就不认你这个兄弟。”

  啃就啃呗,反正都一样的猪蹄,陈放就伸过脖子啃了一口。

  “哈哈,你小子这一次跑不脱了,我有艾滋病,咱俩一起去死吧。”张飞飞放荡的笑。

  “你不要骗我。就是你有艾滋病也传染不到我,除非两个人那个了才会传染。”

  “除非那个?”

  “就是那个。”

  “那个,说清楚。”张飞飞明知故问道。

  “就是做爱呗。”

  “到底是干部,超比还说的文绉绉的,一会儿就和你一起做爱,非把我的艾滋病传给你。”

  “我不怕。”陈放其实心虚,这个张飞飞说不定真的就有艾滋病。

  “好,一言为定,再干一杯。”张飞飞把酒瓶里的就倒进陈放的杯子里。刚好倒完。又打开一瓶,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干。”张飞飞又先干了。

  “别喝了,飞飞。”陈放说道。

  “刚才您叫我什么?飞飞,飞飞也是你叫的。干了。”张飞飞说着,陈放看见了她眼里不知道何时有了晶莹的东西,像泪光。

  陈放只得干了。

  抹了抹嘴巴,陈放说道:“不要再喝了,姐。”

  “不要叫我姐,你就叫我飞飞。”张飞飞高声叫道。

  这个张飞飞喝了酒简直不可理喻。想说话,又不知道说啥,从何说起。

  “你想说啥?说吧。只要不提老太太的事。”

  “好,我不提老太太的事。前几天我回老家了,见到了母亲,说起给老太太割麦的事情,母亲说咱两家还有亲戚的,按辈分我应该叫老太太姑,叫你叫表姐。”

  “真的吗?”

  “真的,今天上午我去给老太太种玉米,给她说了这件事,老太太知道,她还知道俺爹是赶狼猪的。还叫我问俺爹好,可惜俺爹进地下十来年了。”

  “真的吗?”张飞飞说完,忽然趴在桌子上“呜呜”的哭了。

  “姐,你怎么啦?你哭啥哩?我说错了吗?”

  张飞飞还是趴在桌子上哭。看样子这一次是真哭,不像是做作,弄得陈放不知所措。

  看张飞飞哭的伤心欲绝,陈放上前拍拍她:说道:“姐,你有啥心里话就对我说吧,我是你的亲弟弟。”

  张飞飞哽咽了好久,说道:“谢谢你,兄弟,其实,我第一次见到你,以为你是乡政府里的一个小办事员,推脱不过去了,才按照领导的命令去给俺妈收麦的,那天晚上就是作弄你的,前两天也是,把你当做我们这里的征婚对象,一是捉弄你,二是想让你给婚姻介绍所撑撑门面,挣几个钱,前天我才知道你是乡里的副乡长,以前凡是带长的到俺家都是训斥的,从来没有把俺一家人当人看,以为俺们就是神经病,给县里乡里抹了黑。你不知道,兄弟,刚才你说咱两家有亲戚,我就想哭,这么多年,俺家正儿八经的亲戚都讨厌俺们,我们哪里还有亲戚。逢年过节都不来往,嫌俺们丢他的人,都处处躲着俺们。”

  张飞飞说着,又哭了。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