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支烟。”陈放说道。

  陈光拿来一支烟,给陈放点上,陈放吸了几大口,病房里笼罩在烟雾里。

  “哥,你们政府在案件上没有多大的责任,大不了年底给白庙乡一个黄牌警告。与你不痛不痒的,你就不要操心案子的事了,好好养病。”

  “我觉得你们的侦查方向是不是有偏差?”

  “省里的专家一直就在县里,你一个外行,会比专家还专家。这事你问问我就行啦,不要认真,有些案情是保密的,就是我也不能给你说那么详细,那是违反纪律的。好了,哥,我会常来看你,你就安心养伤,我走了,派出所今天晚上我值班。”

  陈光走了,留下陈放一个人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小马刚谈了一个女朋友,刚才见陈光进来,就早早的溜了。一个人静静也好。

  门有人推开了,陈放以为是护士,卫生院长专门安排,要照顾好陈放,护士就不断的进来查看。他就没有扭头,继续闭眼养神。

  “兄弟,你看看我给你带的啥?”耳边响起一个轻微的声音。

  陈放睁开眼睛,看见一个红唇伏在自己脸前,陈放吓了一跳,是张飞飞。

  “想啥哩?是不是想媳妇了,这几天我还要真的给你选一个媳妇哩,看你年纪轻轻就没有了媳妇,我当姐姐哩不能不操心。”张飞飞把带来的几个大蜜桃在陈放的脸前晃了一下,说道。

  “你咋来了?”陈放问道。

  “你住进了单间,这叫老干部病房吧,我就不能进来吗?来,吃一个大白桃,我洗过了。”张飞飞把桃子递到陈放的面前。

  陈放接过,大白桃很甜汁水很多,流的陈放脸上都是。

  桃子吃完了,张飞飞拿来一个毛巾给陈放擦脸,陈放要抓毛巾。

  “不要动,医生说了,你不能乱动,我给你擦。”张飞飞就真的给陈放擦脸。

  擦了一遍,张飞飞在陈放的脸上“吧”的亲了一口。说道:“你身上都馊了,这几天你没有洗澡吧?”

  “医生动都不让动,怎么洗澡?”

  “一会儿我给你洗吧。”张飞飞说道。

  “可别,护士会看见的。”

  “看见了有怎样,我给我弟弟洗澡怎么了?要不,让护士给你洗澡。”

  “不要,过几天就可以回去了。”

  “这么热的天,就不要难为自己了。”张飞飞说道。

  “今天,我听见你妈和老杨大伯他两个的悄悄话了。”陈放转移了话题。

  “你都听见啥了?”张飞飞好奇的问道。

  “我听见你妈和老杨他两个回忆年轻时候一起钻玉米地的幸福时刻。”

  “你坏。”

  “不是,下午县里抓民政的副县长来了。我已经申请了给你家见三间房子,把老杨接过来,和你妈一起住,你不反对吧。”

  “谢谢兄弟,我的好兄弟。”张飞飞激动的说。

  看看天色已晚,外面的病房里已经安静了下来,陈放就说到;“你回去吧,我要睡觉了。”

  “我没有地方睡觉,俺妈的房间里有老杨大伯,你说我去哪里睡觉?再说,你好人做到底,就让俺妈和老杨大伯说几句话,多聊一些年轻时候的事情,增进一下感情可以吧?”

  “那你也不能睡在我这里,具体睡哪里?那是你的事,你总不能睡在我屋里吧?”

  “你一个人就占了一个房间,病房这么紧张,你作为乡长,多吃多占,就能睡得着?我就睡在你的屋里。”张飞飞一副无赖的样子。

  “我不管,我要睡了。”陈放说了,就蒙上床单,眼前一片昏黄。

  张飞飞真的就没有出去,陈放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不一会儿,听见卫生间间里“哗啦啦”流水声。

  床单被揭了下来,灯光刺眼。

  “来,先把你的脑袋伸出来,洗洗头。”张飞飞说到。

  一盆热水放到脸前。真的需要洗一洗头发了,自从那天从张五妮家里出来,已经几天了,头上还是雨水冲刷过的印迹。陈放就顺从的探出脑袋。

  水的温度适宜,张飞飞的手轻柔的按摩着脑袋,洗发水的香气沁人心脾,一定是张飞飞买的最好的洗发水。

  换了水,把头发洗净,张飞飞就坐在陈放的床头,轻轻的给他做头部按摩。指法专业,陈放昏昏欲睡。

  “你以前练过按摩?”陈放禁不住问道

  “俺很早就不上学了,一个女孩子,没有力气干其他工作,就到理发店里当学徒,先学习就是洗头,头部按摩。怎么样,还可以?”

  “行,不过以前我没有专门让人做过按摩。”

  “那姐今天就好好给你按一按,按一按活血化瘀,消除疲劳,疏通血脉,增进骨骼生长。”

  “其他我听说过,只是增进骨骼生长,我是第一次听说。”

  “你说孤陋寡闻,姐的手法就是这样的,一般人我不会给他这样做,也不会告诉他。”

  “那就好好谢谢姐了。”

  “不要动,你等一会儿。”张飞飞把陈放的头发擦干说到。

  又见卫生间里有哗啦啦的水声。

  一条热乎乎的毛巾伸进了床单,停在胸膛,陈放结实的胸肌现出了古铜色,这是长期田间劳动的结果,丝毫没有机关人员的白皙臃肿,张飞飞给陈放慢慢的擦着,还不断的捏捏,眼睛里放出光彩,那样子就像在欣赏一个猎物或者精美的食物。

  “怪不得那个富婆吵着还要见你,真是一块好肉。”张飞飞说道。

  “哪个富婆?”

  “就是你上次见那一个,征婚的那一个,你这小子占了便宜,这么快就把人家给忘了。”

  “我可没有占她的便宜。”陈放想起了那天在宾馆,那个肥硕的女人。

  “占没有占便宜你自己清楚,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里,谁知道你们干什么好事?”

  “真的没有。倒是你占了人家便宜,她不是给了你一千块钱吗?谁知道其他时候她给了你多少钱?”

  “咱俩平分了,你小子不要以为你姐姐就那么黑。反正这些富婆寂寞,就是找刺激的,那里是征婚?”张飞飞说道。

  “你在婚姻介绍所本来就不是什么正规的婚姻介绍,就是拉皮条的吧?”

  “拉皮条怎么啦?你情我愿,我有合法手续,孤男寡女见个面,吃顿饭,睡一觉,很正常的,哪像你这么不开化,像一块石头。”说着,张飞飞在陈放的胸口拧了一下。

  陈放咧了一下嘴,说道:“你是不是要把我当鸭子一样往外卖?给你挣钱?”

  “就是想让你给我挣钱,我挣钱,你爽了,何乐不为?”张飞飞笑着说。

  “你真是一个蛇蝎女人。”

  “不要忘了,你在我那里签的有协议,你要随叫随到,不然,我把你的资料印到征婚资料上,你每天就会接到和你见面的电话,幸福死你。”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