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是牛素来了,陈放连忙起来,拄着拐杖,站到了荷塘边的小路上。

  那辆车子直奔自己而来。

  在离自己几米远的地方,小车呼的刹住,下来两男两女,连司机一共五个人。牛素戴着太阳镜,还是马尾辫,一袭长裙。

  “哇,好美呀!”另外一个女孩禁不住叫到。

  “牛主任,你同学这里这么美,现在才告诉我们,你是不是想独占美色啊?”一个男孩说道。

  牛素走近了自己。“你怎么了,这么用上了拐杖?”

  “前几天下雨,不小心摔了一下。”陈放简单的说了,他不想把自己救张五妮的事说了,那样显得卖弄。

  “你总是冒冒失失的,都当乡长了,还像一个毛头小伙一样。不要紧吧?”牛素关切的问道。

  “没事,快好了。”

  “你这里真美。快看,那上面有一直蜻蜓,真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在头。”另一个女孩叫到,显然在城里很少见到蜻蜓的。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办公室的小刘、小张、小关······”牛素介绍着,陈放和他们一一握手。

  “这位是陈乡长。白庙的陈乡长。”牛素要介绍自己。

  “副的,是副乡长。”陈放连忙纠正道。

  “副乡长也牛啊!你们同学混上科级干部的不多吧?除了我们敬爱的牛主任,大概就是陈乡长了。是越级提拔吧,在乡里混上一个副科级,没有十年八年是不行的。”男孩说道。

  “你们从不知道哩,这家伙是从一个村主任直接提拔的副乡长。”牛素说道。

  “牛,更牛,你们是同学,你咋又当了村主任?不解。”男孩感到陈放的履历更怪。

  “说一说你的升迁之道,让我们这些小兵好好学习。”叫小刘的男孩说道。

  “小孩没娘,说起来话长。一步一把辛酸泪,不说了吧。”陈放推辞道。

  “这家伙是一个人才,我们同学的时候,诗写的漂亮。诗人,朦胧诗人。你们不要想着诗人是文弱之人,这家伙还是学校有名的拳击手,是不是人才?”牛素一口一个这家伙的介绍陈放。

  “发表了多少?”小刘问道。

  “发表个屁?写着玩哩。”陈放谦虚的说道。

  “那么牛主任你怎么知道陈乡长的诗写得好,还是朦胧诗?”

  “看了呗。”牛素随口说道。

  “我明白了,一个没有发表的诗歌,你牛主任就先睹为快,是不是陈乡长专门给牛主任写的,看你们郎才女貌,共同探讨朦胧诗歌,畅想幸福美好的明天,好美呀。”小刘有说道。

  “小刘,你说的是啥意思?”牛素觉得仿佛掉进了小刘的陷阱。

  “啥意思?你们会不知道吗?朦朦胧胧的会不擦出一点青春的火化?”

  牛素上去给小刘了一脚。“再说,以后不让你跟着我们一起出来玩了。”

  叫小刘的家伙连忙就躲,回头给牛素了一个鬼脸。

  “人家牛主任是天上的凤凰,俺们是山野草根,不敢想啊!”陈放借着小刘的话说到。

  “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啊!”小刘竟然唱了起来。

  “不过,追没有追到手,文章倒是练出来一些。差一点就成了诗人。牛主任是正能量感到人啊,就算是残酷无情,也会让你大有收获。”陈放低声的说道。

  “你们快看,那是什么?”叫小关的女孩叫道。

  顺着小关的手指,陈放看到上空两只鸬鸟在天空飞翔,巨大的翼在太阳的照射下,洁净白亮。

  “我去拿照相机。”小刘连忙往汽车跑去。

  “咔嚓,咔嚓。”小刘忙不迭的拍照。

  一行人慢慢的在荷花丛中徜徉,陈放腿不方便,牛素就轻轻的搀着他,这一刻,他幸福死了。不经意间。小刘回身“咔咔”的给他们两个照了几张相。

  “小刘,你想死啊。”牛素骂道。

  “领导关心同志,这一刻要永远记忆。”小刘说道。

  “要不,你就在这里休息休息吧,我们在这里转一转。”牛素说道。

  “你们难得来一次,我哪能不陪?你是我的恩人,又是我们的领导,于公于私都必须陪的。”

  “不要那么说,是你有才华,一举中榜。”牛素说。

  “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真的好好谢谢你,其实我想都没有敢想我会考上了副乡长。”陈放说道。

  “好好干,我很欣赏你,前途光明。”牛素真的就像一个领导了。

  “谢谢领导鼓励。”陈放笑着说。

  小刘他们几个在前面叽叽喳喳,一会儿拍照,一会儿采荷花莲蓬。兴奋的就像几个孩子。

  “我们这里美吧?”陈放问道。

  “美,真的美。”

  “还记得那一次我让你来这里吗?那天晚上。”

  “不要说那一次了,那一次吓死我了,幸亏有一个人在村子里点了火,要不,咱两个就走不出来了,说不定就长眠在这里了。”牛素说道,想想那一晚真的可怕。

  “对不起,我也是第一次遇见那样的情况,那叫鬼打墙。真要是和你一起长眠在这里,我也愿意,和美女一起,死也心甘。”陈放说。

  “不要说你们丧气的话。”牛素打住了陈放的话。

  “好,不说,不说。”

  转到荷塘的边上,前面就是呼呼隆隆的施工现场。

  “那边是干什么的?”牛素问道。

  “听说是搞开发,把草甸子填平,准备建工厂。”陈放说。

  “这么美的地方。这么一滩绿色,填平了真的可惜。”

  “听说建的工程还是污染企业,他们就是看上了这一片草滩,以后把污水全部排到这里。到时候你就见不到一片荷花了。恐怕这里的空气、河水都是酱色的了。”陈放故意把情况说的严重。

  “你们乡里不是瞎胡弄吗?你作为一个副乡长,就眼睁睁的看着这里污染了?”

  “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一个老幺副乡长,会阻止得了,就是我们的书记乡长恐怕也不能左右这个事情。”

  “难道你们就没有规委会,规委会能够通过这件事?”

  “我没有听说这个工程上过规委会。”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