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这些家伙,没有一点农村生活经验,出来净给我丢人现眼。”牛素真的就像一个领导训斥下属。

  “那就走吧,大姐。”宋伊梅说着就上来轻轻的扶着牛素,她一定以为牛素穿了高跟鞋,走路不方便。

  两个女人走在前面,陈放拄着拐杖,看着两人的背影,忽然觉得,牛素就像一朵艳丽的玫瑰,宋伊梅像一朵开放的南瓜花,尽管生在贫瘠的土地,依然那么顽强的生长,依然那么耀眼的怒放,不管风吹雨淋,不管阳光暴晒。

  走到汽车旁边,小刘把照相机放到车里,说道:“病号和女士请。”

  陈放想推辞,自己实在走得慢,影响整体行动,就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牛素和宋伊梅坐在后面,小刘和另一个男孩步行跟在汽车后面。

  “你就是那天晚上在村头点火的那个女孩吧?”牛素显然认出了宋伊梅,想起了那个恐怖的夜晚。

  “是你们迷路的那天晚上吗?”宋伊梅问道,听口气她也认出了牛素。

  “是,我以前来过这里,不过那一次是陈放把我骗进草甸子里的,说什么让我看一个好地方,好地方没有看到,倒是看见鬼了,你不是说草甸子里有女鬼吗?我反倒成了女鬼。”看来,牛素对那天晚上的遭遇仍然耿耿于怀。

  “我就是点火的那个女孩。”宋伊梅说道。

  “你经常在村口点火?”牛素不解的问道。

  “哪里会经常点火,那不就成了神经病了。”宋伊梅轻轻笑着说。

  “那为什么那天晚上就点了火呢?”

  “说不清楚,就是吃了饭,心里慌,好像有人叫我,又不知道是谁?我出来走走,心里越来越发慌,那个声音一直叫我,好像迷路了,叫我给他指指路,开始我不敢点火,转悠了一阵,还是堵,就用火柴点了柴草,火一点起来,心里忽然开朗,轻松了下来。不一会儿,你们就从草甸子里出来了,当时我就觉得陈放哥遇见了什么东西,看见你坐在摩托车后面,我吓坏了,我没有见过陈放哥骑摩托车载过女的,当时一下子就吓傻了,以为真的有鬼缠住了陈放哥,就吓得叫了起来,不好意思,真的不是故意的。”宋伊梅解释着,说起那天晚上,她现在还恐怖。

  “这就怪了,陈放,你给我解释一下,咱们都是唯物主义者,你说说。”牛素在后面拍打着陈放的脑袋。

  “这么玄乎的事情,我那里会说得清。”两个女人说话,陈放不想参与。

  “哦,我知道了,这叫感应,心里感应,就是两个亲密人之间的一种生物波的轻微互动,是不是?陈放。”牛素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说道。

  “啥乱七八糟的。”牛素说的再清楚不过了,陈放不想解释,不敢解释,他一直在躲避逃避和宋伊梅的感情,就说道。

  “不对,不是两个人之间,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应,你陈放当时吓得屁滚尿流,哪里会感应到人家女孩的生物波。”牛素“哈哈”笑着说。

  陈放想说,当时我吓得屁滚尿流,你牛素吓得花容失色,不是我背你,你真的就变成女鬼了。

  “通过这件事,我发现了一个现象,就是男人都是负心汉,是下半身动物,只有女人才有那么超强的捕捉能力。是不是,陈乡长?”牛素有问道,看来今天她是故意调侃自己。

  “牛主任,你说话要负责,你是市里领导,说话要注意影响,不要打击面太广了,广大男士车里有,后面还有。树敌太多,以后你就不好领导他们了。”陈放说。

  “好好,不说了,我知道说到某人的痛处了。是不是妹子,我说的对吗?”牛素转头又向宋伊梅,宋伊梅听了刚才牛素的话,眼圈红了

  汽车一直开到宋伊梅家的胡同口。进了院子,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很显然,宋伊梅认真的进行了打扫。

  宋珊梅从厨房里出来了,暑假还没有结束,她在家里帮忙。很少见到宋珊梅了,几年功夫,宋珊梅也出落成了一个大姑娘了。窈窕的身材,白皙的面庞。陈放心里就想,宋发财这老两口怎么就舍得丢下几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远走高飞?

  “洗洗脸。你们赶快进屋吧。”宋伊梅说道。

  院子里的一棵香椿树旁,一盆温水冒着氤氲的气息,盆架上面一条新毛巾,一块新香皂。看来宋伊梅真的把他们当做了贵宾。

  洗把脸,几个人进了屋,屋子里没有沙发,屋子窄小,几个人就在小凳上坐了。桌子上已经放了几个菜,都是家常菜,小葱煎豆腐、炒鸡蛋、凉拌玉米菜、蒜泥粉皮、花生米。倒是丰盛。几个人坐下就要开吃。

  宋伊梅提进来两瓶酒,窃窃的说道:“俺也不喝酒,这两瓶酒还是俺爹在家的时候,一次请计生办的客剩下的,不知道能不能喝了。”

  小刘不客气,接过酒瓶,在已经模糊的商标上看了,“好酒,过去的纯粮食酒。”

  “你就没有一点涵养,见了酒就眼睛发直,吃点饭就行啦,这么麻烦人家,你就好意思?”牛素对小刘说道。

  “那这样,领导有指示,今天不能喝酒。谢谢,谢谢。”小刘忙推辞。

  “你们难得来一次。我知道,以前你们不少帮陈放,不少帮俺们村里,你们不喝就是嫌酒赖了。”宋伊梅说道。

  “哪里,哪里,刚才小刘已经鉴定过了,好酒好酒,不要看这家伙年龄不大,可是资深酒鬼。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很有研究,尤其专攻舌尖上的文化。”另一个男孩说道。

  “牛主任,我说一句,今天是礼拜天,半小时以外,几个领导来了,一路风尘,来为我们东拐村做宣传,而且刚才小刘冒着被挨打的风险去完成一项你交代的非工作职责的事情,而且圆满完成,作为一名东拐村名,我们有理由请小刘几人喝一杯。同时我向牛主任提一下意见,你有逐步向一个不招人喜欢的灭绝师太的方向发展的趋势,有渐渐脱离群众凌驾于群众之上的发展趋势。”或许是对刚才牛素在车子里损自己的报复,陈放说道。

  小刘鼓起了掌,说道:“这是我见过最有风采的乡干部。到位、到位,说出了群众的心声。”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