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你小子怎么越来越可爱,句句都说道你姐的心窝里,看来咱姐俩有缘啊。”蔡芬芳说道。

  “这是我真实的想法,遇见了姐姐你,就把想法说了,其实,姐是一个聪慧的人,有眼光,有胆量,你一定会成功的,也一定会找到一个真心爱你的人。”

  “你小子不要骗你姐姐了,投资我是经过深思熟虑,不是一下子心血来潮。至于能不能找到喜欢的人,你姐姐的心已经死了,一个一起白手起家,共患难的人,有了钱,一下子就把你甩了,那里还有真爱,你姐这方面的心已经死了。我就想,等树长高了,建一个小房子,在那里孤独终老,埋在树下,化作一把肥料就足了。”蔡芬芳哀伤的说道。

  “姐,你这样想,我们这些穷光蛋就没有法活了,你漂亮,有财富,有头脑,有眼光,还这么悲观,以后肯定会好起来的,就像树一样,过了冬天,经历了风雪,春天来了,就会长得更旺,更高大。”

  “谢谢兄弟,但愿人人都有一个春天。”

  蔡芬芳就像一个情侣一样的挎着陈放的胳膊,漫步在秋天,看一两片黄叶飘零。

  “姐,我给你背一首词吧?”

  “你姐学问浅,不懂什么诗词,你喜欢,就背吧。”蔡芬芳说道。

  “碧云天,黄叶地。

  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

  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 追旅思

  夜夜除非 好梦留人睡

  ······”

  陈放喃喃的背着,忽然又想到了牛素,要是蔡芬芳是牛素多好,可是他见了牛素就笨嘴笨舌,连话都说不好,更不要说背诗词了。

  蔡芬芳忽然一转身,一下子就抱住了陈放。

  “不要动,让姐姐抱一会儿。”蔡芬芳在陈放的耳边说道,蔡芬芳的身体丰满,真的就像她说的,她就是一块肥肉,肥而不腻的五花肘子,很解馋。陈放真想饱餐一顿。

  蔡芬芳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脸庞发烫,身体不自觉的蛇一样的扭动,引得陈放想要爆燃。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自行车的铃声响起,原来,陈放两人站在河堤上,挡住了行人的去路,蔡芬芳抱着陈放,把头埋进他的怀里,往一边挪了挪。

  骑自行车的是一个青年,过去了好远,还回头往这里看。

  见太阳已经到了头顶,陈放说道:‘姐,你今天来白庙了,今天必须我请客,你想吃啥?我一定安排好。’

  “我吃啥你都安排?”

  “是,姐,不管天上飞的,河里游的,只要你一句话。除非天上的星星月亮。”

  “你姐不会要天上的星星月亮,也吃不了星星月亮。走吧,拐回去,上车。”

  到了车上,蔡芬芳把车向更加荒凉偏僻的地方开去,陈放不知道她要到哪里去,以为她有熟悉的饭店,就任由她一路开去。

  到了一处荒滩,车子停了下来,这里是一处荒滩,远离村子,没有路了,已经晌午,不会有人经过,陈放心里紧张,心里想是不是蔡芬芳是不是要和自己玩那个叫做什么?对,车震。

  “兄弟,刚才会背的是啥?”

  “一首词啊。”

  “我看过,上学的时候,看琼瑶的小说,就好像里面有这一首词。那时候,上课就看琼瑶的小说,好感人啊,小姑娘就要被她迷失了,天天幻想这是不是以后也会有人那样的爱自己,那时候真傻。”

  “那不是琼瑶写的词,是宋代范仲淹写的。”

  “看不出你小子粗中有细,我以为乡干部都是傻大黑粗的,就会咋咋呼呼的吓唬群众,想不到你会给你姐背情诗。”

  “不是诗,是词,”

  “不管是啥?反正你姐感动了,感动的就像回到了十五六岁时,那时候好傻好单纯。”

  “其实女孩男孩都一样,都有那样的幻想,都有那样的冲动。”

  “你小子也冲动过,怎么姐就没有见你冲动过?”

  “现在不是冲动了吗?姐叫干啥就干啥。”

  “是吗?”蔡芬芳坏坏的一笑。

  “是啊!”陈放惶恐的说道,好怕她会提出过分的要求。

  “看把你吓得,姐现在冲动了,今天中午就在这里吃饭。”

  陈放看看四周,一片空旷,没有一个人,没有一点炊烟。

  “在这里吃啥?”

  “姐想回到少女时代。你会上树吗?”

  “会。”

  “你看,那一棵大桐树上有很多枯枝,你把他折下来,然后生火,给你姐烤红薯烤玉米,行不行?”

  “今天中午咱们就吃这个?”陈放不解的问道。

  “是,今天中午咱们就吃这个,你姐姐什么山珍海味都吃过,看见了你,就想吃这个,回到少女时代,回到没有尔虞我诈物欲横流的纯情年代,你不知道,小时候,男孩可以爬树掏鸟蛋,田野里烤红薯烤玉米,可以光腚到河里面洗澡,我很想,但是老爹看见了就骂,老爹不在了,我就想体味一下那样的滋味。”蔡芬芳认真的说。

  “好说,姐,只要是你的真心想吃,你等着,一会儿就成了,只怕被人看见,偷人家的玉米红薯,要挨打哩。”

  “挨打就承受住,这样才考验你是不是真的听你姐的话。”

  为了招商引资,陈放豁出去了,来到那棵大桐树旁,桐树枝叶繁茂,只是下面的树枝枯了,陈放脱掉鞋子,几下就爬上了桐树,用脚踩着枯树枝,枯树枝“咔嚓”就断了。

  然后,陈放跑到田间,掰了几穗嫩玉米,用树枝挖了几块红薯,顺手拔了几棵大豆棵。

  在一片平整的地方,陈放用树枝挖了一个坑,点燃树枝,把红薯埋上,玉米外面的皮剥了几张,留下里面干净洁白的几张玉米皮,也扔到火堆里面。

  树枝“哔哔博博”的燃烧,过来一阵,陈放把大豆棵子放到已经将要熄灭的火上烤。

  估计时间差不多了,陈放就扒开火堆,捏了捏红薯,红薯黑乎乎的,捏起来已经发软,就用玉米叶子包起来,走近宝马车。

  蔡芬芳估计在车里睡着了,陈放敲了敲车窗。

  车窗落下,蔡芬芳诧异的叫到:“你,你,你看。”

  忽而疯狂的大笑。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