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放不知道蔡芬芳为何发笑,尴尬的说道:‘你笑啥哩?’

  “我笑你成了一个烧炭的,你看看你的脸,黑乎乎的。”

  “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陈放伸出双手,确实,手上沾满了烟灰。

  蔡芬芳下车,接过红薯,不想红薯太热,蔡芬芳手里倒腾几下,红薯蹦到胸口,又掉落在地。

  陈放就连忙去接,不想,一下子抓到了蔡芬芳是胸口,胸口上留下一道黑黑的划痕。

  “对不起,蔡姐。”

  “没事,走,到你烤红薯的地方去。”

  余烬未灭,蔡芬芳就用树枝划拉着,啃了玉米,红薯,又捡起烧好的毛豆吃了起来,看她的吃像,真滴好狂放,一个半尺长的玉米棒子,横在嘴里,不几下就啃完了。

  蔡芬芳就蹲在陈放的对面,裙子散开,里面的内容一览无余,光洁圆滑的大腿,里面的粉红色*清晰可见,陈放装作吃红薯噎了一下,梗了一下脖颈。

  蔡芬芳坏坏的一下。

  吃完,两人的手上,脸上都是黑乎乎。

  “你会游泳吗?”蔡芬芳问道。

  “会呀。”

  “走,到河里洗一下手。”

  陈放看看远处的河水,不清楚河底的情况,看蔡芬芳穿着高跟鞋,万一她一不小心滑了进去,就麻烦了,就说道:“蔡姐,你等着,我去取一些水来。”

  从车上拿下来一条香喷喷的毛巾,陈放跑到河边,先自己洗了手脸,又把毛巾湿了,回来给蔡芬芳擦手。

  蔡芬芳把胸脯一挺,高高了两座山峰几乎就要挺到陈放的鼻尖。

  “你先把我衣服上的黑灰擦掉。”

  陈放盯着蔡芬芳丰满的胸,竟不知道怎么下手。

  “快点呀,笨小子。”

  看看左右没有人,陈放就把湿毛巾贴在蔡芬芳的胸口,慢慢的擦拭,胸部凸凹不平,软软的,颤颤的。

  蔡芬芳闭上眼睛,轻声的呻吟了一声。

  陈放吓得赶快跑掉,在河里洗了洗毛巾,回来,把蔡芬芳的双手擦净。

  “蔡姐,你今天来白庙,让你吃这些东西,真的不好意思,回头请你吃大餐。”

  “今天是我二十年来吃的最好的一次,吃的最香的一次,难为你亲自动手做。你看,你姐姐的肚皮就要吃起来了。”蔡芬芳拍了拍自己的腹部,笑着说。

  “姐姐喜欢,以后我就经常给你偷玉米偷红薯。”

  “好,你就是把你姐偷了,你姐也高兴。”

  “姐,一会儿咱去彪头村,看一看我给你推荐的那一块地。”

  “好,先上车,天还早,歇一会儿就去。”

  上了车,蔡芬芳打开发动机,里面凉爽了许多。

  “你瞌睡不?我吃了午饭,要午睡一会儿。”蔡芬芳问道。

  “好,那就睡一会儿。”陈放真的瞌睡,昨天晚上一夜没有睡觉,要不是蔡芬芳不断的走光*,陈放早就闭上了眼睛。

  蔡芬芳把靠椅往后放了,陈放就在后面躺了。

  “姐,你把窗户打开一些,时间长了,会一氧化碳中毒。”

  “我知道,我不能没有吃上小鲜肉,倒把小命搭上了,那不就亏死了。睡吧,姐不会*你的。”

  “那姐就慢慢的睡。”蔡芬芳躺了下来,一头长发垂落下来,飘撒在陈放的裆部,胸部更加的挺立。

  陈放扭了一下头,极力的回避这诱惑,困了,真滴就困了。

  一觉醒来,看看太阳已经西斜,这一觉整整睡了几个小时,车里就陈放一人,不见了蔡芬芳,陈放连忙下车,看见远处蔡芬芳正同一个捕鱼的老头闲聊。

  陈放就按了一下喇叭,蔡芬芳往这边看了看,往河堤上走来。

  “你这家伙真能睡,你看看你睡了几个小时?”

  “对不起,姐,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

  “我就知道昨天晚上你没有干好事,要不会这么累。”

  “不是的,姐,昨天晚上我······”陈放想解释,想想,算了,任她去想吧。

  “你先给彪头村的村主任打一个电话,看他在不在家,一会儿看了地方,见一见他,看看群众的意愿。”

  “好。”

  蔡芬芳开动了车子,陈放拨通张黑子的电话。

  “张主任,你在哪里?”

  “你谁呀?”张黑子问道,陈放当副乡长不久,估计张黑子没有记住陈放的电话。

  “我陈放啊。”

  “哦,是陈乡长,怎么想起给我这个老家伙打个电话。”

  “你要是在家就等我们一会儿,给你商量一件事,好事,大好事。”

  “哦,是吗?那今天晚上我就安排住了,你小子以前把我整惨了,今天晚上我报报仇,咱爷俩再战三百回合,看谁先说胡话。”张黑子说,陈放知道找村干部说事,就是先喝酒,不喝酒不说事,不喝酒说不成事。

  “今天晚上还有事,就不在你那里吃饭了。”陈放推脱,他知道这个张黑子的厉害,蔡芬芳跟着,不想和他斗酒。

  “那你就哪天不忙了再来找你叔说事,中不中?”张黑子倚老卖老,说话不客气。

  “好,一会儿见面了再说吧。”陈放说道。

  在彪头村的田间转了一阵,蔡芬芳很是满意,这里土壤肥沃,交通便利,土地平整,一面挨着河流,一面紧邻草甸子,环境优美,发展空间很大。

  天色渐晚,陈放就打了张黑子的电话,问他在哪里,张黑子说在新世纪大酒店。

  “怀了,蔡姐,今天晚上不好办了。”陈放说道。

  “有啥不好办的?”

  “张黑子在新世纪大酒店等我。”

  “新世纪大酒店,你们这里有那么高级的饭店?”

  “不是,就是一个农家饭店,就是名字起得大。”

  “那有什么问题,不就是吃饭吗?要租他们这里的土地,吃一顿饭是应该的,以后不少麻烦他们,你是怕你姐请不了客?”蔡芬芳说道。

  “不是,我怕今天晚上张黑子要报仇。”

  “你和他有仇啊?”

  “不是有仇?是有一次我喝酒把他喝趴下了,他一直耿耿于怀。”

  “切,就这一点小事,喝酒就喝酒吧,你姐管的起酒。”

  “你不知道,张黑子是方圆十几里有名的大酒量,一辈子喝酒没有丢过人,酒量大,喝两斤没有问题,我是怕他呀。”陈放真的心虚,害怕和他斗酒,但是今天有求与他,怕是今天在劫难逃了。

  、

  “有你姐,你怕啥?你的酒量我见到过,斗酒就斗呗,我招呼着你。”

  “好吧,为了姐的事业,今天我豁出去了。”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