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孩子乖,你当乡长了,不会立正就不会了吧?”张黑子说道,张黑子虽然年纪大了,但酒量一点没有减,上一次陈放把他喝得当众出丑,张黑子心里一直记着,今天不把这小子灌醉,他老张以后就没法在人前夸口,因为确实忌惮陈放的酒量,他就把大牙叫上了,大牙现在有了钱,出息了,在村民面前就像显摆显摆,经常和村里干部一起喝酒。

  “张主任,今天晚上还有事情。真的就不能喝那么多了。”陈放说道。

  “你小子是不是想耍赖,我先干了,你看着办。我看你是官长酒量减,官僚主义,不能和俺老百姓坐在一起了。”张黑子说了,就一饮而尽。

  陈放没有办法,就端起酒杯,和大牙碰了碰杯,说道:“老同学,几年不见发达了,祝贺。”采访想今天就是一个一个的喝,我不怕你们,不行了就先把大牙弄翻,免得张黑子保存力量,先把他的同盟军干掉。

  大牙犹豫了一下,还是喝了。

  三杯酒下肚,夹了几口菜。张黑子这个老家伙也是见了女人就兴奋,要显摆显摆,就撸起袖子说道:“来吧,陈乡长,你说是划拳还是再来立在稍息。一人再来三杯?”

  陈放觉得今天晚上不能喝多了,有蔡芬芳在场,出了丑没有人照顾。就说道:“论酒量您老是前辈,您的大名方圆几十里那个不知哪个不晓,群众不知道乡里书记乡长是谁,提起您的大名,哪一个不伸大拇指?您人正事硬,蔡总在县里就知道您的大名,咱县八百个村子,县城周边的地,交通便利,人员聚集物流发达,蔡总就是不去,南乡的土地便宜,一亩地一年三百五,蔡总还是不去,为啥?就是相中张主任您的为人,您的做派,蔡总英明,蔡总慧眼识人,这是彪头的荣幸,也是白庙乡的幸事。我来的时候专门给赵书记李乡长做了汇报,赵书记李乡长很重视这件事,这是今年我们白庙重大的招商引资项目,交代一定要给您张主任汇报到,土地流转的事情就交给村委会,交给您张主任,乡里放心,乡里不过多干预,充分尊重群众意愿,一定要积极稳妥的推进。”

  陈放的一番话,张黑子很是受用,黑脸绽开了花。嘿嘿笑着说道:‘你小子给你叔戴高帽子了,当乡长了就是长水平了。小时候见你在街里跑着上学,东拐就剩你一个学生了,那时候我就说,这孩子以后肯定有出息,不怕苦,能坚持,你叔没有走眼,来吧,你说怎么喝。’

  张黑子的主动权慢慢交了。

  “刚才没有说完,来的时候,赵书记好交代,一定要给张主任带一杯酒,大战之前,喝酒鼓劲。您看,赵书记说了,这一杯酒我不能贪污了,您下一次见到赵书记,提起这事,我没有办到,赵书记不该骂我了。”陈放说道,其实这都是陈放的胡编,就是赵书记真的见到张黑子,说到这事,赵书记一定不会不承认的,毕竟笼络人心,心系下属的好事,谁会拒绝?

  “赵书记是领导,不过要论农村工作,他就得给我端酒。”张黑子酒劲上头,开始说大话了。

  陈放把酒倒上,毕恭毕敬的给张黑子端起。

  “忽悠你叔哩?就是书记乡长来了也得先喝,你先喝,你喝多少倒多少。”张黑子说道。

  陈放不再和他理论,就到了一杯喝了,然后给大牙倒了一杯,大牙的酒量一般,已经晕乎乎了。陈放把酒端去,大牙推三阻四不想喝了。

  “何总,你是不是到正月初二不想去老丈人家了?别看你光光棍棍,听说新买一辆小汽车,你就不拍有人给你轮胎放气?”陈放威胁的说道。按农村的规矩,女婿就是软门头,见了老丈人村里的人就要乖乖听话,不然,走亲戚的时候就要出丑丢人。

  大牙知道陈放的厉害,就乖乖的喝了。

  蔡芬芳一直看着,没有言语,陈放使了一个眼神,蔡芬芳会意,就端起酒杯,走到张黑子的面前,柔声说道:‘张主任,以后要麻烦您的机会多了,我不会喝酒,但心情必须表达到,给您倒一杯,您随意。’

  蔡芬芳靠近张黑子,芳香扑鼻,张黑子本来已经晕了,见到美女敬酒,和一下所有的男人一样,难以推迟。说道:“闺女,你的事就包在你叔身上,放心吧,只是这酒真的不能喝了。”

  “我早就听说了您的大名,公斤不醉,今天肯定是对您的侄女有意见了,就这一杯小酒都不喝。以后就不敢轻易打扰您了。以后,我投资到这里,就是彪头村的人了,这一杯酒就是来报个到,您要是不喝,就是不欢迎我了?”蔡芬芳说着,往张黑子身边靠了靠,把酒杯贴到他的唇边。

  “看姑娘说哪里去了,以后你投资这里,不光是彪头村的村民,而且是第一村民,你一个人就种了几千口人的地,以后,我也要给你打工了,这酒,我,我喝,请你放心。”张黑子喝了。

  大牙扭扭捏捏晃晃悠悠的也喝了。

  见两个人喝的差不多了,陈放就说道:“今天的酒不算数改天专门请彪头的爷们喝酒,天晚了,蔡总要回县城,我们就走了。”

  陈放站起,蔡芬芳紧跟着就起来。

  两人起来要送客,大牙屁股一动,椅子“哗啦”倒地,一屁股跌坐在地。陈放只当满意听见,继续往前走,张黑子一步三晃勉强走到门口,手扶着门框,划拉一下手指,说道:“你们走吧,走吧。”

  回到车上,陈放一下子就瘫软下来,今天他已经到了极限,如果不是蔡芬芳给他们两个倒了一杯,平均倒下了来,陈放也是要醉倒。

  “你们几个真的能喝,一下子就干掉四瓶。”

  “嗯。”

  “你今天晚上回哪里睡觉?”蔡芬芳问道。

  不见后面有动静,回头,见陈放已经酣然入睡。

  没有办法,蔡芬芳直接把陈放拉到了一家酒店。

  “起来,起来。”蔡芬芳晃动着陈放。

  好久,陈放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晃晃悠悠踉踉跄跄的进了房间,肚子里一阵翻滚,陈放连忙往卫生间里跑,还是晚了,酒液的混合物喷溅而出,他的身上溅满了污物。

  陈放把头插进马桶里,好一阵狂吐。蔡芬芳轻轻的拍打着陈放的脊背。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