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觉得自己**躺在被窝里,屋内昏暗的,窗帘拉着,一丝光亮透进来。看见自己的衣服挂在椅子上。

  这是哪里?我这么在这里?头疼欲裂。扭头,见一个人在另一张床上,响起轻微的鼾声。陈放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那应该是蔡芬芳。

  伸手摸了摸衣服,湿漉漉的,衣服昨天晚上洗了。肯定是蔡芬芳洗的,自己吐了,衣服上满是污物。可是,自己的内衣内裤不能一下子都洗了,难道,连内衣内裤都吐上了污物,还有事蔡芬芳给自己把内衣内裤脱了吗?

  那该有多溴。

  起来,上了一趟卫生间,卫生间里干干净净,想必蔡芬芳已经把昨夜的一切清理干净了。

  想洗一个澡,把昨天的酒气清洗,可是怕吵醒了蔡芬芳,陈放就用毛巾轻轻的擦拭。

  门不知道上面时候开了,蔡芬芳站在门口,陈放连忙用浴巾遮住xiati。

  “你不用捂了,昨天晚上我什么都看见了。”蔡芬芳说道。

  “那你······”陈放不知道说什么好。

  “给你换了一套内衣,就在床头,你一会儿换了吧。”

  “好。谢谢。”

  从卫生间出来,床头果然有一套内衣。

  再看蔡芬芳,已经钻进了被窝。一动不动,发出均匀的呼吸。

  床头有一杯水,陈放端起,“咕咚咕咚”的喝了。然后蒙头继续睡觉。

  乡政府波澜不惊,没有大的活动,已经几天没有回家了,不知道母亲的身体这几天怎么样?刚好陈光也没有什么事,下了班,陈放就叫上陈光,一起回家去。

  陈光坐在陈放的摩托车上,陈放问了这几天的工作情况,这一段时间一直坚持巡逻,案件明显的就少了。因此陈光白天就忙。

  走了一段路,刚好看见路边上的精神病医院,陈放就问道:“那个小子现在怎么样?”

  “你是说那个小个子乔柱子?”

  “是。”

  “他一直就在精神病医院里,没有什么异样,这几天一直有两个协警看着。”

  “你们不要大意,不把事情搞一个水落石出,就不能轻易放人。这家伙有问题,我凭直觉。如果有问题就不是小问题。”

  “知道了,陈乡长。回家去,你就不要老问工作行不行?”陈光不耐烦的说道。

  “你不要年纪轻轻就学会了老白的滑头,不担责任。搞案子就得有不清清楚楚就不罢休的决心。”

  “知道,知道。”

  “你这几天见过那个小个子没有?”

  “一直在所里,没有往这边来。”陈光说,

  “我也是一直没有来过,我想再见一见这个小个子,他说让我给他买一件运动服,只顾忙,把这件事忘了,要不,现在咱去见见他,看他有什么变化,能不能挤出个案子?态度好了,明天给他送来一件运动服,天气慢慢的凉了。”

  “好吧,听你的,尽管现在是八小时以外。”陈光极不情愿的说道。

  把摩托车放好,进了精神病院,看见一个协警在院子里溜达。陈放就问:“那个家伙在这里怎么样?”

  “很好啊,吃了睡睡了吃,偶尔发疯,情绪激动,不过问题不大,没有大的破坏活动,是不是要让他回去了?我看,这个家伙没有病,有病也不大,赶紧让他滚蛋,乡里再有钱不能养一个混蛋,这家伙在这里舒服死了。就是把我们两个看守困的要死,明天都要一直盯住他。”协警抱怨道。

  “他的检材不是已经报上去了吗?”陈放说的检材就是这个家伙的DNA检材。

  “送去了,已经送去几天了,估计不会有啥情况,要真是你说的那样,是一个重大嫌疑人,我们这里早就热闹开了。”陈光说。

  “结论没有下来之前就不要大意,走,上去见一见医生。”

  弟兄两人上楼,见了医生,说明来意。

  值班的医生是这里的业务副院长,听了二人的介绍,一个是警察,一个是副乡长,很是客气,给两人搬来椅子,一副要长谈的架势。

  “我们送来的那个人,近几天的观察,你觉得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问题?”

  “表面看来,这个病人没有明显的症状,但是,通过观察,这个人的性格心理有问题,暴躁,情绪不稳定,爱幻想,具有潜在的攻击性。”

  “你觉得他是精神病吗?”

  “目前不能确定,还需要继续观察。”医生说。

  “这几天你们辛苦了,我们能不能看一下这个人,同他继续的交谈一下。”

  “可以。我这叫护士。”

  护士来了,打开一道铁门,就是病房,兄弟两人跟着护士进来,两边是病房,都关着门,陈放不知道精神病院里的病人都是什么状况,不过不是电影里演的不是疯子就是傻子,农村里的精神病院,一般的都是生活能够自理,有轻微抑郁症,或者癫痫病一类,重大疾病,家属无力长期负担医疗费,医院也不愿意收留这些没有自理能力,又有攻击性的人员,所以病房里静悄悄的。

  突然,陈光电话响了,陈光看了,忙接了电话。

  “喂,我是派出所陈光。”

  “是,那个乔柱子现在仍在精神病院。”

  “好,好。我们立即采取措施。”陈光对着电话说道。陈放看到陈光的手都是颤抖的。

  “哥,哥,重大情况,上面要求们立即采取措施,这是一条大鱼,上面马上就要派人过来。”

  护士看着两人说话,慢吞吞的把钥匙插进房门。

  短暂的适应了房间里的黑暗,陈放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面向窗户,一条腿已经跨上窗台。

  不好,这个人要跳窗。

  陈放连忙冲过去,还是晚了一步,这家伙*身一跃,陈放只抓到了他的衣襟,衣襟脱落,这家伙“咚”的一声到了地面。

  “陈光,你赶快报告,这是钥匙,你骑摩托车到后面。”陈放说着,也跨上窗台,窗户上的钢筋已经掰弯,可是,空间小了一点,刚才的家伙身体瘦削,一下子就钻了出去,陈放体格要大,就用力又把钢筋扳了一下。这才钻过去,一下子跳到地面。

  病房在二楼,陈放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看见乔柱子正向远处的玉米地钻,就飞奔而上。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