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步的向前摸索,小心翼翼,向着乔柱子消失的地方,越来越深入到草甸子里,地形越来越复杂,这一步是平坦的地面,下一步有可能就是泥潭,陈放不敢大意,几道手电筒晃动着,可是荒草太深,手电筒的光亮打不了多远,就被密实的叶子遮挡。

  起风了。秋风夹带这怪异的呼啸,两只警犬在草丛里“呼哧呼哧”的乱嗅,牵警犬的两个小伙子不断的呵斥着。

  越往深处,呼啸声越响,草丛里偶尔“卜楞楞”窜出不知名的东西,掠过头顶,在不远处迅速的消失,你就怀疑这些东西到底真的出现过没有,是幻觉,还是他们的动作太迅速。

  脚下也是窸窸窣窣的,你会觉得脚面上有什么东西在上面爬过,奋力一登,生怕它会顺着裤腿爬进来。

  草甸子的蚊虫特别多,等到你觉得脸上有东西,猛地一疼的时候,用力一拍,一直黑色的大蚊子已经喝饱了鲜血,半个手掌都是红红的。

  警犬没有了刚进入草甸子时的兴奋,不时的“呕”的叫一声,声音里充满了恐惧颤抖。

  一行五人,两只警犬,陈放走在最前面,其次是两只警犬,然后是陈光和宋南海,逐步的深入,远处有点点磷火。

  “你们这里真是瘆得慌。想不到我们这里有这么荒凉偏僻的所在。”牵警犬的一个小伙说道,大概他被眼前的情景吓住了。

  “我们就像当年的红军过草地哩。前面就是陕北,就是胜利。”陈放给他们打气到。

  “你们领导也真是,这三更半夜不让人休息,不就是一个神经病人吗?值得这么劳师动众?”宋南海说道,

  “领导让实战演练,刚好碰见这一个人,就是锻炼一下,演戏一下,最近在作风整顿,一部分警察懒散惯了,就是要治理一下,这也是省里要求,每年要搞一两次这样的活动,不这样做,上级要追究责任的。”陈光说道,显然,陈光故意把事情说的轻飘飘的,如果乔柱子就在附近,也好消除他的戒备之心,不至于负隅顽抗。

  “哎,你们警察也不好当啊!”

  “可不是,你看今天的形势,屁一点的事情,就这么兴师动众,活活折腾人。”陈光说道,

  “听说这里有怪物?是不是真的?”牵警犬的小伙又问道。

  “哪里有什么怪物,不要自己吓自己了。”陈放说道,在这样的环境里,就是不提怪物,已经够瘆人的,陈放就这样的宽慰大家。

  往前又走了一段时间,没有任何人活动的迹象,渐渐的都平静了下来,就连两只警犬好像放松了下来。

  陈放仔细的辨别这路径,用棍子拨开茂密的芦苇。

  “你的这两只狗有用吗?看样子和胡大发家里养的狼狗差不多。”宋南海对牵警犬的小伙说道。

  “你说这两只警犬,给你说吧,今天晚上就是俺两个回不去,只要警犬安全回去,领导就不觉得心疼,这是领导的命根子,全市就这两只警犬,关键时刻,一只警犬顶一群警察,那一年,抓一个携枪支的逃犯,他和我们警察对射,那时候,防爆体系没有建立,各警种没有统一指挥,现场乱糟糟的,我们有一个警察受了伤,关键的时候,这一只警犬悄悄的来到犯罪分子藏身的一个土窑洞里,一下子就咬住了犯罪分子的胳膊,警察们一拥而上,活捉了那小子。”

  “看电影上演过警犬,真的就这么神?”宋南海不相信的说道。

  “给你说吧,这一只警犬,一只一只叫宝宝,一只叫贝贝,他们有灵性,以后我有了儿子,估计不会有待这一只警犬亲了,他们现在就是我们的儿子,比儿子要亲。”牵警犬的小伙子摸摸警犬的头,警犬好像听懂了话,仰起头骄傲的向四周望去。

  “这一只警犬要好多钱吧?”宋南海问道。

  “给你说吧,拿一辆小汽车不给叫你换。”

  “这是公的还是母的?”

  “公的。”’

  “俺家有一只小母狗,过几个月,我去找你吧,给俺母狗配一次,以后俺家那条母狗不就会下小狼狗了?”宋南海说。

  “你想的美吧?你是不想让俺俩干了,这警犬一交配就废了,以后就不好训练了。”

  “就那么邪乎,就是人,结了婚还不是该干啥干啥?”

  “一样的,不信,你瞧一瞧村里寡妇的门,说不定一敲就开了。你敢敲一下你村里女孩的门,轻者挨打,重者住监狱。”

  “看来你不少敲村里寡妇的门呀?”宋南海说道。

  一行人一起哄笑。

  宋南海还打起了呼哨,旷野里不再那么静谧萧杀,倒有了暧昧和喧闹。

  心情放松了,脚下也就利落了,已经进入了草甸子的深处。

  忽然,陈放觉得身边一股腥风,扑来,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听见一声警犬的惨叫。随即,就听见身边的一个水洼里“呼通”一声响。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那么迅速,好像是瞬间的幻觉。

  陈放忙回头,往身边的水洼里用手电筒一照,只见水面上一圈涟漪飘荡,涟漪中,几片抖落的青草叶子打着旋。

  “我的贝贝。”刚才有说有笑的牵狼狗的小伙子脸色煞白,呆呆的站在那里。

  “警犬哩?”陈放问道。他看见小伙子手里空空如也。

  “贝贝不见了。”小伙子瑟瑟发抖的说道。

  “跑哪里了?”

  “没有跑,刚才,刚才噗通一声,贝贝就不见了。”

  “警犬会游泳?”

  “哪是游泳啊?是一个怪物一闪,警犬就不见了。”小伙子惊惧的说道。

  陈放头皮发炸,感觉头发就要立起来了。

  “大家不要慌,不要乱。我们沿刚才的路慢慢回去,不要乱,不要掉队,手牵手,南海,你打前面走,我在后面殿后。”陈放高声的叫道。

  “好好。”他们几个答应着。

  可是那个叫宝宝的警犬,怎么也拉不起来,夹着尾巴,伏在地上,浑身筛糠一样的抖动。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