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了几下,警犬就是不动,只是将身子更加贴近地面。小伙子没有办法,抱起警犬就走,此处非久留之地。要尽快脱离危险。

  刚才还有说有笑,现在就像做了一个噩梦。黑洞洞的四野,沙沙的响动,好像每一处都藏着一个怪物,每一步就可能被吞噬。

  远处的警车的灯光依旧,只是他们不知道这里刚才的惊心动魄的一幕,不,连一幕都没有,悄无声息的就发生了。

  离车灯越来越近,陈放禁不住回头,草甸子依旧黑黢黢的沙沙的晃动。只是在远处,偶尔有了荧光流动,一跃一跃的,荧光渐渐聚集,

  “南海,你看,那是什么?”陈放指着远处说道。

  宋南海回头,看见远处的荧光,宋南海应该清楚,有一段时间,陈放不在草甸子的时候,宋南海就顶替他的角色。

  “是一群狐狸。”

  “那里一定有情况。”陈放说道。

  “会不会是·····”

  “我怀疑那里有人,这时候谁会去哪里?说不定就是那个小个子逃犯。”陈放说道。

  “这么远的距离。只要他没有逃出去就好。”陈光说道。

  “现在里天亮还有好长时间,谁知道这么长时间里,会出现什么情况?要不,咱们去看看。”陈放说道。

  “你是不要命了吧,哥,刚才一条警犬就忽然的没有了踪影,警犬啊,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它嗅觉灵敏,动作敏捷,还逃不出那个怪物的大口,更何况人呢?”陈光说道。

  “你不清楚,那里有狐狸,说明没有怪物,走吧,现在就过去,一会儿说不定他就逃走了。”陈放催促道。

  宋南海和陈光不大情愿的跟着陈放又拐了回来。

  深一脚浅一脚的慢慢接近目标,远远的就看见一群荧光跳动,何以看清楚那就是一群敏捷放动物,看见陈放三人的到来,没有退却,像是欢迎陈放几人一样,更加的欢快、兴奋。

  那就是狐狸,不知道他心爱的那一只红狐是不是也在里面,陈放真的想它们,它们一定也想陈放了,这时候还是草长莺飞的时候,草甸子聊不缺食物,看它们的群落,应该今年又添了不少小家伙,小狐狸在这时候正是顽皮的时候。应道也是和父母在一起玩耍吧。

  越来越接近目标。

  陈放叫住两人,分了一下工,三人从不同的方向分别向哪里包抄,如果那个乔柱子真的就在那里,他插翅难逃。

  逐渐进了狐狸们跳动的包围圈,陈放感到有小狐狸亲昵的在自己面前跳来跳去,不过,陈放任务在身,不敢同它们嬉戏停留。

  陈光和宋南海打着手电筒从不同的方向过来。

  包围圈就在眼前,陈放用棍子拨开茂密的青草芦苇。一步一步的寻找。

  他们两个也是一样,慢慢的拨开草丛前进。

  “哥,这里······”对面的陈光叫了一声,话没有说完,陈光的手电筒灭了。

  陈放连忙把手电筒照向那里,不见了陈光的人影,只见草丛里一片翻腾。陈光被什么东西捉到了,或者陈光捉到了什么东西。

  宋南海离陈光较近,连忙扑过去。

  “陈放,快来,这里有人。”宋南海叫到。

  宋南海投入了战斗,开着的手电筒掉落一旁,翻滚的草丛里的动静更大。

  陈放顾不得脚下的泥泞不平,分开草丛,向那一片翻动的草丛奔去。

  陈放还没有跑到跟前,就见听到“呀”的一声,然后就见一个黑影从草丛里窜起,快速的逃向黑暗。

  从板凳手电筒光亮一直照着这家伙的脊背,看身高身材以及跑动的身姿,一定就是乔柱子,这家伙果然就潜伏在这里。

  陈光和宋南海捡起地上的手电筒,一起向乔柱子追去。

  陈光跑在最前面,眼看就要抓住那家伙,忽然,乔柱子一回身,一道黑色的东西想陈光劈来,陈光正一直向前跑,来不及收脚。眼看那东西就迎面劈在陈光的面门。

  陈放看的真切,手电筒一直照着乔柱子,乔柱子的眼睛充血,红红的眼睛露出寒冷的杀机,这是一个标准的杀手的一面,冷酷、冷静,毫不手软,陈放看到的那个黑色的东西,应该是一段钢筋,陈放在精神病院的窗户上就觉得窗户上少了一根钢筋,不想被乔柱子一直带在身上。

  这一段钢筋如果迎面劈到陈光脸上,陈光一定会立即脑浆崩裂。陈放恨不得能过像一颗子弹飞过去。可手里就一根棍子。

  千钧一发之际,像一道火红色的闪电,从草丛里一跃而起,直接扑向乔柱子,乔柱子根本就没有看清楚什么东西,就觉得自己的面门、眼睛重重的被挠了一下。那是一只红狐,同样的一幕再次上演。

  就在乔柱子一晃神的功夫,陈光一个猛扑,将乔柱子压在身下。宋南海赶到,三人又滚在了一起,乔柱子就像一条泥鳅一样,翻滚腾挪,两人硬是不能将他抓住。

  这家伙真的练过,凭着矫健的身材,和两个人肉搏。

  陈放一时无法下手,看准了乔柱子的身体,陈放一个猛踹,狠狠的踢在这家伙的裆部,这家伙当时就像昏死过去,奶奶的,现在不是给你讲究比赛规则的时候。

  乔柱子被押上了警车,陈放三人一身泥水,陈光和宋南海的身上挂了彩,有血慢慢的渗出。

  经过检查,陈光的脸上挂了一道伤口,宋南海脖子上被抓伤了一道,没有大碍。

  一连多日,没有乔柱子的消息,陈光被抽调到专案组,老白几天不见,不知道是不是也去了专案组,陈放就不方便继续打听乔柱子的案件,既然他们一直在忙活,那么乔柱子真的就是一条大鱼,否则不会这么静悄悄的,只见警察人来人往,面色凝重。

  陈放一直放着乔柱子的那一根铁丝,看见屋里的铁丝,陈放就想起了王小蒙,想起王小蒙白花花的臀,乔柱子落网了,陈放才慢慢的品味着,想起那一晚上的巡逻,感谢那一晚,感谢王小蒙的被伤害,要不乔柱子就不可能落网,偶遇吗?偶然中的必然。

  不过,陈放心里一直惦记着的那件事一直没有眉目。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