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爷,你身体好啊?”

  “好,好着哩,我已经八十了,知足了,八十岁的人,村里就数我身体好。”

  “大爷,家里还有谁呀?”陈放问道。

  “两个儿子在外面打工,两家人都出去了,家里就我一个人。”

  “他们在外打工还可以吧?”

  “可以,可以,都很好。”

  “您这么大的岁数,应该和他们一起住了,相互有一个照应。”

  “两个儿子都要我和他们一起住,我不去,城市里受不了,他们说话我听不惯,听不懂。再说,家里清爽,环境好,空气好。还有就是舍不得我的这一群羊。”老汉幸福的说着。

  “刚才您怎么说以前您领过几百人的队伍?你以前当过兵?”

  “当然了,一个老兵。你是哪个村里的?”老汉问道。

  “不是村里的,是在乡政府里上班。”

  “哦,是乡里当干部啊,那我就说说,我年轻的时候,世道乱啊,家里没有粮食吃,十五岁就跟着当兵了,就是混口饭吃。那时候经常过队伍,也不知道是那一部分的,就稀里糊涂的到了部队,去了才知道,是国民党的队伍,那时候小日本已经进来了,全国抗战,就打日本,把小日本打走了,又和共产党打,打了几年仗了,不想打了,看共产党是穷人的队伍,真的是给群众一心,就投了解放军,听说家乡解放了分了地,老蒋被打到台湾了,就回来种地了。”老汉嘿嘿笑着说道。

  “哦,您身上一定有很多故事。”

  “有故事,打小日本的事,几天几夜说不完。好了,我得回去,羊吃饱了,它们不能走夜路。你不忙了,就和你大爷聊聊,以前不敢说,现在,政策放宽了,我就给你说道说道。”

  老汉说完,挥了一下鞭子,羊群听话的上了河堤,缓缓的向村子的方向走去。

  放羊老汉走了,陈放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好久没有跑步了,刚才跑了一短距离,就觉得以前的能量诱发了出来,就把衣服往腰上一缠,放开脚步跑开来。

  跑着跑着,就觉得回到了学校,回到了和牛素在一起的日子,当然那日子仅限于一个校园里的学校生活,每到晚间,在学校的操场,陈放一抬头,就能够准确的在一片亮灯的宿舍找到牛素的窗户,陈放多么希望牛素能够出现在窗口,哪怕就一个模糊的身影,可是没有,陈放就一直的跑,一直跑到熄灯号响了,才回到宿舍,有冷水冲一下身子。

  那样的日子过了几年,能够在窗口看见牛素的情况屈指可数,但是已经够了。即便在寒冷的冬夜,操场里一直就有一个身影,跑的大汗淋漓,回到宿舍,仍是一盆冷水,浇灭胸中熊熊的火。

  不知道跑了多远,远处看见一个火红色风姿绰约的影子,近了,好熟悉的身材,会是琴姐吗?琴姐不是出去学习了吗?

  那么时髦的衣衫和优雅的身段,不是琴姐还会有谁?

  真的就是琴姐,她正手里端着照相机,一动不动的瞄着树上的一只鸟,陈放不敢近前,生怕惊走了那只不知名的鸟。

  那只鸟在枝头蹦蹦跳跳,好像配合着琴姐的相机摆拍。华丽的身子,头上几只美丽的羽毛骄傲的竖起,悦耳的叫声,仿佛天籁之音。在家乡这么久,陈放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鸟,她应该很怕人吧?可是在琴姐面前就那么的坦然优雅。

  琴姐一动不动,就那么半蹲着端着相机,照相机“咔嚓咔嚓”的响着。

  小鸟终于飞走了。

  琴姐回头,“呀”的叫了一声。

  “我一直就觉得有人在我后面,怎么是你?吓死我了。”琴姐刚才确实吓了一跳,从刚才她惊恐的大眼睛就能够看出,不过瞬间就是惊喜。

  “你个坏小子,怎么不说话,你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没有多长时间,走到这里,看你全神贯注的照相,就不敢打搅你,当然更不放打搅那一只鸟。”陈放说。

  陈放想往前走两步,靠近琴姐。她突然说道:“你不要动。”说着,举起相机,照着陈放“咔咔咔”的照了起来。

  “哇,你是我见过最有魅力的男人,我把这几张照片送到花花公子杂志,一定会迷死好多小姑娘的。”

  “我可要告你侵权啊。”陈放说。

  “放心吧,我说都叫她们看,这是属于我的,我收藏了。”

  陈放走近琴姐,她拍着陈放赤裸的胸膛说道:“真的帅,野性的美,粗狂的美。”

  陈放连忙用衣服将赤裸的上身盖住。

  “琴姐,你啥时候回来的?”

  “回来两天了,今天出来转转,大自然好美呀,今天我拍到了好多以前没有发现的美景,比如,刚才的那一只小鸟,我都不占地方它叫什么名字,以前也没有见过,就不经意的见到了,就把它拍下来,也许以后就永远见不到它了,这就是摄影的魅力。刚才的你,运动之后,那一股野性,淡淡的忧郁还有一丝羞涩,估计以后不容易见了,这就是把瞬间变作永恒。”琴姐说道。

  “去上了几个月的学,就是不一样,一套一套。不仅你的理论水平提高了,看你有了别样的气质。”

  “什么气质?”

  “艺术,浑身上下就是艺术。就像田野忽然长出了玫瑰花。”陈放说道。

  “损你姐的吧,你姐越来越老了,那里会有什么艺术的气质了。”

  两人顺着河堤边走边聊。

  “你这么在这里?”琴姐不解的问道。

  “猜猜。”陈放故意没有明说。

  “来乡里办事?就是办事也该回去了。天就要黑了。”

  “不是,你往好里想。”

  “不会是到学校当老师了吧?看你像要参加运动会一样。”琴姐瞄着陈放结实的胸膛说。

  “不是。”

  “那我就猜不出来了。”

  “姐,我到乡政府上班了。”

  “是吗?祝贺。是不是你们那一批下岗的员工又统一安排了。”

  “哪里,下岗了,就不会那么容易的安排。告诉你,我是凭真功夫考上的,而且是乡长,是副乡长。”陈放骄傲的说道。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