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姐猛地照陈放的胸膛捶了一下。“好,你小子就知道你小子会有出息,没有想到这么快。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好好干,发达了姐享你的福。”

  “当然永远忘不了琴姐。没有你,就没有了我,我早就成荒滩里的一个野鬼。”

  “不说那些不高兴的事了。”

  “琴姐,这次你回来还走吗?”陈放问道。

  “不走了,学习结束了,以后有机会再出去学习。我准备在县城开一家婚纱照相馆,已经选好了房子,你给起一个名字呗?”琴姐说道。

  陈放迟疑了一下,说道:“就叫地久天长婚纱照相馆,怎么样?”

  “好,就照你说的,叫地久天长。”

  “地久天长。”陈放笑着说。

  正走着,琴姐忽然“呀”的叫了一声。

  陈放觉得莫名其妙。

  “你看。”顺着琴姐手指的方向,陈放看见河边上一株老柿树,歪歪扭扭的的躯干,遒劲的枝干上几片红叶,和几个黄腾腾的柿子。

  “那有什么稀奇的。”陈放不解的问道。

  “你看那有多美。走我去照两张相。”

  “以前,这里有很多柿树,柿树是千年树,能活很多年,能结很多年的果子。可惜这些年都砍完了。”琴姐说道。

  “怎么就砍了?”

  “种庄稼呗,柿树老了,又缺乏管理,慢慢的结果子就少了,群众就把树砍了种上了庄稼。”

  “可惜了,这棵树有几十年了吧?”陈放说。

  “几十年都不止,应该有百年了,柿树长得很慢。这树,我小的时候就见到这样,现在不剩几棵了,哎,没有了大树,就没有了记忆的坐标,就没有了乡愁,想念就没处安放。”琴姐出去学习了几个月,倒学会了悲天怜人。

  “是,没有大树,破坏了环境,导致水土流失。”

  来到柿树旁,琴姐举着相机,不同角度的拍照。

  “兄弟,你会照相吗?”

  “没有练过。”

  “一会儿我调好了,你就按一下快门就好了,我想让你给我照几张。”

  “好,没有问题。”陈放爽快的答应。

  “写真。”

  “什么是写真?”陈放忽然想起上学时,寝室里一个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本杂志,就叫写真,全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像动物,赤裸裸的无毛的动物。

  “哈哈,你害怕了,你看天然的红叶,黄色成熟的果实,潺潺流水,再加上一个熟透的女人,是不是很美。”

  陈放紧张的往四周张望。好在,旷野空无一人。

  琴姐摆弄着相机。

  “好了,你一会儿按这里就行了。”她把相机交给陈放,自己怕跑到那棵歪脖柿树前。

  看看左右无人,琴姐就真的把手伸到背后,把裙子的拉链拉开。

  “你过来。”琴姐说道。

  陈放连忙跑了过去。

  “帮我拉开。”

  散开的衣裙,背后的一个吊带,吊带上有一个挂钩。

  “我够不着,你帮我拉开。”

  看着她白皙的背,陈放伸手,颤抖着去了几次,竟没有去开。

  “你真笨。”琴姐说了,自己伸手把带子上的挂钩去了。

  “你自己能打开还叫我?”

  “你是一个傻瓜。”

  带子解开,她胸部就像解放了一样,忽然的就蹦了出来。

  “你看,这上面都是带子勒的痕迹,一会儿照上就不好看了,要不你给我揉揉。”

  看着她的胸,胸前浅红色的勒痕,陈放不敢下手,这可真是光天化日之下,琴姐说的艺术行为让老百姓看见了可是标准的流氓行为。

  “看把你吓得,就是考验你一下,看你有没有胆量。好了,我自己处理一下吧,它太大了,罩杯太小,勒着不舒服。你回到原地。”

  陈放听话的回到刚才的地方,从取景框里,看见琴姐,真的就是风情万种,琴姐把裙子往下拉了一拉,陈放就“咔咔”的赶快按下快门。

  她摆放着不同的姿势,一会儿故作沉思,一会儿又是热情奔放,一会儿靠在树上,一会儿又展翅欲飞状。

  忽然,她把裙子往下一拉,露出上半身。“你快点照。”琴姐叫到。

  陈放脑袋嗡嗡的,端着的相机有点颤抖。只是在取景框里看到这艳丽的一幕,就机械的按动快门。

  “好了,累了吧。”琴姐把裙子拉上,脸色绯红的说道。

  “你好大胆,真累,你看我就出汗了,刚才跑了几公里都没有现在出汗多。”

  “你是心里的火太旺,造一个像就会那么累。”

  “你真疯。”

  “你不懂,这叫留住青春的记忆。过几年,你姐就老了,再不疯就封不起来了。”

  “你去学习就学会了这些东西?”

  “这叫艺术,你不要有邪念的,懂吗?”

  “不懂,就是有邪念,不过我的邪念也是艺术,对吧?”

  “有点想入门,以后有培养前途。以后你就给我拍艺术照,学会了,以后天长地久的艺术照都归你照,小姑娘很爱拍的,你找到了一份美差。”

  “好,以后就向你学习摄影。”

  “傻子,放心吧,你好好干你的乡长,不敢劳你大驾。只是今天河里的水不美,你看都污染了,我小时候这水很清的,你在乡里都管啥?”琴姐问道。

  “环保的事还就是归我管。”

  “你不能当上了领导骑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要干实事,首先把这条河里的水治理好,治理清澈,如果水清澈了,我就在河里拍一组艺术照,到时候你还当我的摄影师,好不好?”琴姐说道。

  “好,遵命。”

  “回去吧,一会儿天就要黑了。别人看见你,会怀疑你勾引良家妇女。”

  “我不怕,你是我表姐哩,前年你就说了,老白的档案里有记录。”陈放想起那天晚上被当做小偷关押的事情,不是琴姐冒充表姐,估计陈放那一次就大麻烦了。

  “你就是嘴上的功夫,走吧。”

  “姐,你的相机晚上能照相吗?”

  “可以呀,你是不是想晚上我给你拍一组写真?”

  “我不敢。不用闪光灯也能拍吗?”

  “可以,不过技术要求高,一般人摆弄不好,效果就不好。你要是想学,就报名,最近县文联举办一个摄影讲座,请我去上课。”

  “哦,你当老师了。”

  “你是不是小看姐,我学习期间的摄影获得过大奖,小有名气了。你学照相到底想干啥?不是附庸风雅吧?”

  “我那里会有那个雅兴。以后再说吧。”陈放心里谋划着,要实施一项复杂艰巨的工作,只是他有点担心。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