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啥事,你怎么吞吞吐吐的,当了官,就变得唯唯诺诺。”

  “不是,我看看吧,到时候给你联系。”

  “好吧,我就恭候乡长的召唤。”

  回到乡里,陈放就考虑下一步怎样对付猪头彪以及草甸子规划的问题,如果按照县里的规划,草甸子不久以后愧疚变成了一片烟囱林立的工厂,再不会见到草木茂盛的绿野,再见不到可爱的小动物,红狐,还有不知名的生灵,甚至那个怪物。

  王小蒙跑进了屋,叫到:“陈乡长,是不是咱们抓到的那个家伙是一个杀人犯?”

  “你听谁说的?”

  “现在乡里的群众都在传,说你就是一个英雄,有火眼金睛,能够草上飞,有夜视眼。是不是啊?陈乡长,你是啥时候练得这样的功夫,能不能教一教我?”

  “老百姓的传言你也信?”

  ‘我不信你那么神,但是你跑的就是快,我是见到了。你是不是经常锻炼?下次你锻炼的时候叫上我,我和你一起锻炼,好不好?’

  “不好,我出去带一个小姑娘,别人会说闲话的,你就嫁不出去了。”

  “嫁不出去就不嫁。”

  “那就是资源浪费。”

  “那我就嫁给你。”

  “不要开玩笑了,大姑娘要学会稳重,学会矜持,懂不懂,以后不要疯疯癫癫的,我不分管办公室,以后你就少往我屋里跑。”陈放笑着说。

  “你当副乡长就这么官僚,我这是像你汇报工作,你不要忘了,不要得意忘形,抓住杀人犯有我的功劳,我功劳最大,不是我引蛇出洞,你抓一个屁。记功,得有我一份,不然,不然,我就告你利用工作之便猥亵妇女。”王小蒙不依不饶。

  “我的祖奶奶,你能不能小点声,别人听见了,还以为我真的做了下三赖的事,我就是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说不清就不说。”

  “那我不就冤枉死了。”

  “你想不冤枉也可以啊,为什么非要手冤枉哩?”

  “咋能不冤枉?”

  “你做了就不冤枉了。”

  陈放苦笑了一下。不再回答王小蒙的话,越扯越远,指不定这个疯丫头会说出啥话。

  “群众都说草甸子里有怪兽?是不是?”王小蒙有问道?

  “不要瞎说。”

  “还说我瞎说哩?全乡都知道,警察带的警犬,一进到草甸子里就被一个怪物吃掉了。有没有这回事?”

  “没有查清事实的时候不要乱下结论。”

  “你不跟我说,我就自己去调查。”王小蒙嘟着嘴说道。

  “你怎么去调查?”

  “你不要管。”

  “你是疯了。”陈放真的好怕王小蒙再卷进草甸子的事情。

  “我就是一个疯子。谁叫你不给我说。”

  “好了,草甸子的事情可不是闹着玩哩,听话,以后我会慢慢的给你说。”

  “好吧,以后有行动就带上我,如果我发现你不带我,我就单独行动,把事情搞个水落石出。”

  “好好,你去吧,以后有事了就叫你。”

  好不容易把王小蒙打发走了。陈放觉得脑袋突突的跳。不知道是不是又有棘手的事情到来。陈放觉得回老家去,经过了乔柱子的事情,陈放觉得村里的事情有点担心,不知道槐花是不是真的带人巡逻了,真的巡逻了,遇见了情况怎么处理。那一个影子老在自己的眼前晃动,就是那天槐花尿裤子的晚上,可以确定的事那个人确实就在自己前面埋伏他怎么就无声无息的走了,自己就没有一点察觉。高手,绝对的高手。

  麻大师这今天很焦虑,在这里已经好几天了,本来,他想在这里一段时间,干一番圈子里震惊的事,可是,一连好多天,事情好像越来越糟,没有向他想象的路子走,反而情况越来越复杂,以至于他现在感到束手无策,没有了思路,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

  猪头彪也是急了,没有像以前那样恭敬的对待麻大师了,自从麻大师来了以后,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工程进展不顺利,传言对他很不利,小六子的事,拖拉机司机的事,越往后,家属的情绪越难控制,他们扬言要到上面去,要一个说法,生要见人死要见鬼,猪头彪知道里面的内情,因此,急切的想早日处理掉草甸子里的事情。

  另外,对于草甸子的规划,不光是在规委会上陈放的质疑,县里的老干部也有了不同的意见,要知道,这规划是猪头彪花了大价钱请人做的,上下打点,花了不少钱,同时,猪头彪还有进一步的考虑,就是草甸子平了,他想进一步的把这些土地一下子拿了,办好了各种证件,他就可以化整为零,一块一块的出售或出租,给人办厂或其他用途,至于是不是环保,是不是合法,管他娘的,只要自己能收了租金,卖了土地,快进快出,自己的腰包填满,就赶快收手。再另觅其他发财的路子。留下一部分土地,建成别墅,慢慢的出售,今生就实现财务自由,以后就可以吃香喝辣,高枕无忧了。

  猪头彪进到麻大师的房间,房间里烟雾缭绕,麻大师在这里久了,看事情没有进展,就燃起来香烛,供奉起来大神,每日早起、晚上不见人不接客,在房间里咕咕哝哝的念叨。神秘莫测。

  猪头彪不管麻大师是不是在做功课,就不客气的说道:‘老麻,事情到底能不能弄成,真弄不成就算了。’

  “王总,这事你不能急,你没有听说,前天晚上,警察抓逃犯,进到了草甸子里,一条警犬就没有反映过来,就没有了踪影,一只狗的反应能力你知道,一条经过训练有素的警犬就来不及反应,你可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物件。还有,东拐的村民已经发现了什么,明天晚上都到那里巡逻,我没有办法进去了,就是进去也不能做法。”麻大师说道。

  “真不行了,我带人,掂两支双管猎枪,崩他们。”猪头彪的爆裂脾气上来了。

  “真的是这样,你的好运就此结束了,刚好符合你卦上的运势,灾。”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