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有理先让尹朵花给大师说了想法。

  大师沉吟一番,说道:“不是不可,只是我们找徒弟是有严格规定的,需要有一段时间的考验期。”

  见大师没有拒绝,尹朵花喜出望外,就连忙说道:‘只要大师愿意,你就好好考验。’

  “好。”大师应允,其实在宋有理家里住的这几天,麻大师已经看出来,宋豪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家伙,这货除了听到打架泡妞喝酒提劲之外,其他的活不是懒得干就是不会干,对于八卦阴阳一类,根本就是不可能,一不愿看书,基本入门的知识不会学。二不知道尊重人,没有虚心请教的信心。三没有悟性,就是一个信球,两杯酒下肚,就敢和人拼命。四没有察言观色虚张声势收集信息整理信息的耐心。

  不过,在人屋檐下,有求于人,得一个帮手,何乐不为。但是不能爽快的答应,免得以后他出去冒充自己的名好呢招摇撞骗,坏了自己名声。

  宋豪听说要拜大师为师傅,一百个愿意,更加殷勤的为大师服务。

  既然叫了师傅,就得对师傅言听计从,这天晚上,大师神秘的把宋豪叫到跟前,庄重严肃的说道:“既然你叫我了师傅,我就要为你负责,就要接受考验。不过有两条纪律,一是所有活动不能对任何说,包括自己的父母。二是对师傅必须绝对忠诚,言听计从,不该问的不能问,不该看的不能看,听了只当没有听见,看见只当木有看见。考验结束,就带他到国外正式接受培训。”

  宋豪听了心花怒放,早就听说我们的花花世界,真的出国了,不就可以开开洋荤,玩玩洋妞。

  想到这里。宋豪的哈喇子就要流下来,连连点头。

  既然你答应,今天晚上咱们就出去。

  宋豪跟着麻大师先在村庄里转了一圈,走到街上,看见宋南海领着几个人在巡逻。两人连忙躲到阴暗处。

  宋南海一行过去了,宋豪轻声骂道:“妈的,整天晚上不睡觉,害的老子想弄一只鸡吃就没有办法下手,村东头的小寡妇已经好多天没有在一起快活了,都是这一帮人搞的。”

  大师摆摆手,示意宋豪不要说话。

  看宋南海远去了,大师就领着宋豪进了草甸子里,草甸子黑黢黢的,秋风吹动芦苇荡,“呼呼”的,有风声鹤唳之感,别看宋豪在村里咋咋呼呼,这个不服,那个不尿。其实这家伙是胆小鬼,一到草甸子的边上,宋豪就开始腿打颤。

  “师傅,这里不能去呀,那天,一条警犬就忽的没有了。真有情况,我连狗都跑不过。更不是那怪物的对手。”

  “有师傅在,你就放心好了。”大师说道。

  “师傅,咱们这是干嘛来了?”

  “就是来找那一条怪物。斩杀之。”

  宋豪心里发凉,后悔不该认这个师傅,不要功夫没有学到,倒把小命搭上。但既然来了,就听天由命吧。

  渐渐进入草甸子,有芦苇的叶子不断划过脸庞,像鬼的手抚摸,好在前面就有大师,宋豪几乎踩着大师的脚印前进。

  远处有点点的磷光,忽明忽灭,像鬼的眼睛。

  陈放嘴唇打颤,牙齿咯咯的抖。

  “师傅,回去吧!我害怕。”宋豪终于憋不住,带着哭腔说了出来。

  “不要说话。”大师低声说道。

  宋豪真的害怕,就拉住大师的衣襟前进。

  “要经受住考验。”大师从喉咙里发出变异的声音。

  终于,大师停了。

  “蹲下。”大师说道。

  这是一个相对的高处,站在这里,可以看见远处的草滩。草滩里仍然磷光点点,风不大,却有怪异的呼啸声,草滩、芦苇荡忽高忽低,像一个巨大的怪兽伏在那里。

  真不知道大师来到这个鬼地方干啥?

  宋豪有点后悔拜大师为师父了。

  蹲了一会儿,没有见到任何动静。

  “趴下。”大师有说道。

  大师将耳朵紧贴地面。

  宋豪学大师一样的把耳朵贴地。

  夜很静,地面上不断有小动物爬行,有甲壳虫爬到了宋豪的脸上,“咯吱”咬了一口。宋豪“啪”地照自己脸上一掌。响声干脆清冽,在空旷的夜里很响,宋豪就被吓了一跳。

  大师没有搭理自己,一动不动的趴着。

  宋豪就学着大师,一动不动的趴着。

  奇怪,刚才趴在地上,无声无息,这么过了一阵,就听见地下仿佛有了动静,感觉地层深处有“呼噜呼噜”的声响,像有一条暗河在奔腾。又像有怪物在下面翻滚。

  宋豪越听越觉得有内容,难道自己有了特异功能,或是大师在教自己功力,宋豪又高兴起来。

  趴地时间长了,宋豪抬起头,眼睛直直的盯住远方,远方黑黢黢的黑幕,逐渐有了少许斑点,慢慢的宋豪分辨出来哪里是荒草,哪里是芦苇。模糊的远处是村庄吗?村庄离这里至少十里地,怎么能够看到树木,低矮的房子,啊!大师是不是在教自己练习千里眼?

  宋豪一阵兴奋,看来自己很有天赋,一下子就进入了境界,进步这么快,自己是不是也会成为大师,练成了千里眼,以后远远的来一个姑娘,不就可以看到姑娘的丑俊。还有村里的大姑娘新媳妇在庄稼地,见附近没有人,就一下子褪去裤子,“哗哗”的小解,那以后是不是就可以远远的看见白花花的风景?看见白花花的三角地带里面一撮黑色的茂密。不是就可以知道谁家媳妇的毛毛黑,谁家姑娘毛毛稀,说不定还能看见一只小白虎。想到这里,宋豪差一点笑出来,更加的瞪大眼睛,往更深邃的远处张望。

  黑幕上的几个斑点越来越多,越来越亮,缓缓的流动,不一会儿,就听到有“呕呕”的叫声,奇怪,这草甸子里哪里会有如此奇怪的声音,是不是自己又练成了顺风耳?怎么听道如此清晰的声音。

  斑点越来越亮,绿油油的发着荧光,荧光渐成一个队列,向这边呼啸而来。芦苇与荒草迅速的分开两边,一股腥风袭来。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