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大力的进行招商引资,其他地方也在进行招商引资,举国上下都在进行招商引资,老板们为什么要来你这里进行投资?拼的就是优惠政策,拼的就是土地价格。我们县城里的土地指标紧张,县城附近搞工业有局限,这里就很好啊。把几千亩的荒草地整理出来呢,土地有了,而且会很便宜,我们可以零地价的租给开发商。要多少地又多少地,这个政策估计周边的县市哪一个都不可能做到了,我们做到了,就会异军突起,就能会抢占制高点,就会早日实现工业振兴全面振兴,有了业绩,我们的头儿不就很快得到提拔,你们不是机会就来了吗?看业绩用干部,不是停留在嘴上,一定会落实到行动上,你们就是全县发展的功臣。”

  黄县长滔滔不绝,看一起来的局长主任们已经激昂澎湃,就话题一转。

  “可是,我们这么好的项目,却遇到了不可思议的阻力。一是思想上的,个别干部思想僵化,思想不解放,停留在小农思维上,为了什么草啊,鸟啊。虫啊的,就想阻止县里的重大决策部署。二是行动迟缓,不推不动,推也不动,为难情绪严重,以种种借口阻扰施工,不担当,不愿担当,不敢担当。三是没有形成合力,各部门各自为战,发改委、土地局、环保局、规划局、白庙乡政府你们要多沟通,多汇报,解疑释难,共同发力。四是督导要到位,要划清责任,严格督导,严肃问责,完不成任务就要挨板子,不换思想就换人。最后成立领导组,我任组长,你们几个单位的头头是成员,具体领导这个项目的推进.”

  黄县长讲完,又环视了一周。说道:“你们几个有什么意见。有什么要讲的,有话说到前面,有屁就快放。”

  黄县长已经把话讲到这个份上,没有人敢有不同的意见,就是有不同的意见,也得憋住,就纷纷表态,一定按黄县长的指示办事,尽快落实工作任务。

  陈放想说什么,看见赵书记铁青着脸,眼睛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你有什么要说的?王总。”黄县长望着猪头彪说道。

  “没有什么要说的,感谢领导的关心支持,我们作为施工单位,尽快的复工,尽快的完成县里的工作任务,谢谢大家,谢谢大家。”猪头彪说道。

  “我们什么,今天的现场会到此结束。”

  猪头彪紧跟在后,说道:“黄县长,给一个机会,午饭已经安排好了。”

  你好好请这些部门的大爷吃吧。我有事。”黄县长说道。

  此话一出,每一个陪同人员脸上都是火辣辣的,这和黄县长给每人一耳光一样,那个敢留下来吃饭。耷拉着脑袋,跟着黄县长回城了。

  赵书记李乡长一路无话,赵书记黑着脸,在车上就点上了烟,狭小的空间里烟雾腾腾。

  陈放想这一次完了,不但不能保住草甸子,草甸子里的一切。而且闯了大祸,黄县长生气了,赵书记李乡长的日子难过了,要知道,常务县长安排的工作,就是县委书记县长安排的工作,来白庙督导工作,要么是书记县长安排黄县长来,就是书记县长没有专门安排,黄县长来之前肯定征求了书记县长的意见。这就是全县的中心工作,中心工作跟不上,就说明赵书记李乡长的能力水平问题了,想提拔就不可能,说不定下一次调整干部,两人会调到县城的闲置部门了。

  第二天一早,政府办的常务副主任就来到了黄县长的办公室,昨天他陪黄县长到草甸子里去调研,虽然没有安排电视台的做报道,但是照了几张照片,现在照相技术先进了,昨天的照片今天就洗了出来,常务主任看了一眼照片,以前的类似活动照片挑选几张留存,有的留存都没有。看了几张,本来就要让通讯员拿走,可是他看了一张,发现那里不对劲,又看了几张,感觉怪了,感觉头皮发麻,他没有声张,这就就到了黄县长的办公室,他必须把情况向黄县长汇报,不管黄县长相信不相信。

  “黄县长,昨天的照片洗出来了。”常务主任说。

  “嗯。”黄县长没有抬头。

  他正在看上一个月的财政收入报表,收入虽然有上升,但相比其他县市上升比例排名末尾。上半年已经挨了书记县长的批评,县长在全市的大会上做了检讨,上半年,县里的经济目标排名全市倒数第一名,书记县长很恼火,就把常务县长狠狠的批评了一顿,出了口气,下半年,不能再落后了,可三季度的经济情况不容乐观,黄县长正在发愁,想发火。

  “黄县长你看。”常务主任小心翼翼的把照片递上去。

  “啥照片?”黄县长抬头说。

  “你看看昨天的照片。”

  “不就是昨天的照片吗?拿走拿走。”

  “黄县长你仔细看看。”

  黄县长就拿来两张照片,照片上以自己为中心,其他人员簇拥着,除了自己脸色有点憔悴,比前几年明显的老了一些,没有什么变化,没有什么不同。

  “你让我看啥哩?”黄县长不满意的说道。

  常务主任走到黄县长身后,拿起一张照片。说道:“黄县长,刚开始我也没有发现,你看咱们站的地方,下面。”

  常务主任手指着照片的一角,照片上有一个模糊的影子,影子藏在荒草中,那影子除了没有长长的须,整个就是传说中的龙,瞪着大大的眼睛,闪闪的鳞片清晰可见。

  常务主任有挑出几张照片递给黄县长,几乎多差不多,在照片的一角,露出一个清晰的头部。

  “这是啥东西?”黄县长问道。

  “黄县长,前一段时间。黄帅老板的一个员工失踪了,大半年了没有消息。还有他的一个拖拉机司机晚上在哪里照看机器,晚上就死了,头颅不见了。再有就是没有多久公安局抓逃犯,逃犯逃进了草甸子,警察进去抓捕,一条警犬被瞬间吃掉,一直没有找到你凶手。现在县里一直再传,说哪里有鬼,当然,鬼是不会有的,就怀疑那里有不明生物。”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