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牙说的不无道理,可是一下子把钱打过来,万一有群众不愿意,或者是不能连片就麻烦了,这是两难的选择。

  “说是十月一,不会到了那么长时间的。”

  “我看,就这样定吧,那么打来多少钱,就给你们多少地,争论来争论去,关键是看行动,现在我们设计的再好,出来几个不讲理的群众,再好的协议也执行不了。”张黑子说。

  “好,先这样定,明天我拟好协议拿来,顺便把钱打过来。”

  “好,还是蔡总爽快。今天就说道这里,饭菜已经准备好,吃饭去。”张黑子说。

  “吃饭就免了,我今天还有事情,你看蔡总是不是在这里吃饭。”陈放说。

  陈放不吃饭,蔡芬芳和张飞飞当然不会留下吃饭。

  和张黑子大牙告别,三人坐上车。陈放心里有点莫名的烦躁,是不是因为看见了大牙,看见大牙就想到了宋娜大腿上的伤。宋娜,东拐的一朵村花,让这小子个猪拱了,他不懂得珍惜,在外仍然寻花问柳,还对宋娜施暴,陈放心里不是滋味。但是,这是他们两口子的事情,陈放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你最好在这里放一个人,对哦土地流转的事全程监督,全程管理,这不是小事情,牵涉的农户太多。即便村委会的人全力以赴,但是农村人,素质参差不齐,很多事情不是按套路出牌,要随时把握,及时解决,紧紧的依靠村委会。其他的地方有过土地流转,里面的事情一言难尽,刚开始,一定要稳扎稳打。”陈放说道。

  “你说的是。我在考虑人选。”蔡芬芳说道。

  “有合适的吗?”

  “有。只怕他不愿意来。”

  “只要合适,就高新聘请,多发几个工资,比起万一有情况,是花小钱解决大问题,避免大损失。说说看,不行了我做他的工作。”陈放说道。

  “那就是你呀。你有农村工作经验,为人正直,和他们有很熟悉。”蔡芬芳说。

  “我恐怕不行,乡里有很多事情,不过我可以经常的来问问。”陈放想不到蔡芬芳会打自己的注意。

  “要我说,你把你的副乡长辞了就行啦,你一个月能拿多少钱?蔡总愿意给你十倍的工资,你愿不愿?中吧,蔡总。”张飞飞说道。

  陈放真有点心动,不光是为了钱的事,还有陈放愿意种树搞绿化,觉得这是很有意义的事。但是她知道蔡芬芳或许就是说说,她知道陈放不会辞职。

  “我也想啊,可是分身无术。”

  “知道你就是一个官迷,舍不得你的副乡长,一个副科级熬上几十年能有多大出息,就你,不会拍不会送,还会给领导顶牛,会有前程,顶多混上一个乡长。”张飞飞继续挖苦陈放道。

  “就这一个副科级,俺家祖坟就冒烟了。”

  “要不这样吧。蔡总,我以后在这里盯着,有什么事情及时给你汇报。”张飞飞毛遂自荐主动请缨。

  “行,以后,这里就是咱姊妹俩的花果山。”蔡芬芳说。

  到了乡政府,陈放下车。看见院里一群人激动的围着信访助理王文成,王文成脸上浸满了汗水,看见陈放过来,连忙叫到:“陈乡长。”

  陈放过去问道:‘这是干什么的?’

  一群人闹哄哄的,听不清讲的什么。

  陈放就对一个年龄大的村民说:‘你们不要这样闹哄哄的,这样解决不了问题,你们选几个人到我办公室里来讲。’

  陈放的话管用,一会儿就上来了几个村民。进了陈放的办公室,陈放又是倒水,又是敬烟。

  “这是陈乡长,你们有什么述求向他说,他是负责环保的。”王文成说道,然后就没有了影子。

  “你是乡长?”一个年龄大的村民说道。

  “副的,副乡长。”陈放纠正道。

  “你一个副乡长能给我们解决了问题?我们要见你们的书记乡长。”

  “你们有什么述求,可以先给我说,我能解决就立即解决,不能解决就像书记乡长汇报。”

  “好吧,我们已经反映多次了,一直没有解决。三湾河的水污染我们庄稼,你可以去看看,用了河里的水浇地,玉米不结棒子,大豆不接豆荚。”

  三湾河是一条不大的河流,发源于西部山区,流经西边两个县到白庙境内,是大鲁河的一条支流,陈放没有注意过这条河流,依稀知道那条河水浑浊。但是庄稼减产有多重因素,不一定就全是河水的原因,就问道:“你们是那个村的?”

  “晋村的。”

  “晋村的村主任是晋发根,是吧?”

  “是,给晋发根反映了多次,他解决不了。”

  “事情总会解决的,但要一个过程,这庄稼减产,要有农业方面的专家来鉴定一下,确实是河水的原因,你们放心,我们一定想办法解决,如果是种子或者化肥的原因,就要及时的调整化肥和种子农药的用法。”陈放说。

  “你说的是扯淡,我们种地的都不知道庄稼为什么减产?你是在糊弄我们。走,去县里找县长,不信今天得不到答复。”一个年轻村民说道。

  “你听我说完,这位老兄,请专家来看看,查一下庄稼减产的原因,一方面可以对症下药,一方面可以向农业部门、民政部门申请补助救济或者农业保险,这样尽可能的减少农户的损失。”陈放说。

  “你说的好听,过了今天,你们谁还会惦记这事,分明就是搪塞、推脱应付我们”年轻村民火气很大。

  “我再说一次,我是白庙的副乡长,分管环保工作,以后你们就直接找我,我叫陈放。”

  年龄较大的村民认真的看陈放,说道:“夏天的时候下大雨,你是不是去了张五妮家里,把张五妮救了出来?又给她修了房子?”

  “是的,我去过张五妮家里,不过修房子是乡政府申请民政部门按危房改造项目修的,不是我个人修的,我没有那个经济实力。”

  “好,就凭你能够对一个神经病老婆子那样的态度,今天我们就相信你一次,我们不是非要来乡政府,好像是来闹事一样,我们确实受到了损失,前几年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当时群众不在意,损失的小,今年尤其严重,不光是庄稼受损失,靠近河堤的农户,家里的压井水都泛黄色,有一股怪味,你们政府应该给群众想想办法,不解决问题,恐怕以后上访的事情就多了,其他沿三湾河的村子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只不过没有我们晋村的严重。”

  年龄较大的村民没有说完,就听见外面传来了咆哮声:“你们这些熊货,都给我赶快滚回去。”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