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

  “商量来商量去,没有合适的办法,有的说,回去解救金牙。有的说,金牙这小子灵通说不定早就窜回去了。于是乡长就宣布,这件事回去谁都不允许声张,谁要说出去骂八辈。另外,司机赶快去修车,不要耽误明天早上用车,其他人员的损失乡政府会想办法弥补。”

  “以后呢?”

  “以后的说法就多了,反正那天金牙没有回来,过了好几天回来了,回来以后在家里休息了半月才上班。据说是动用了省里的关系才将金牙弄回来。所有参加这次活动的人对这件事讳莫如深,尤其是金牙,你可不要随便问他,说不定他会给你恼了。”

  “你是说金牙书记被那里的群众劫持拘禁了?”

  “肯定是,反正那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王文成说

  “真是无法无天了。”

  “走吧,陈乡长,回去吧,今天家里有事,我得赶紧回去。”王文成催促道。

  回到乡政府,王文成果然匆匆忙忙的骑上自行车走了。陈放就在院子里转悠,烤虑晋村的事情怎么处理?现在他忽然想起了那个贾记者,像这样的事情,不管真假记者就没有看到,怎么就不去捅他们,让这些污染企业尽快的关闭。

  可是那个污染企业到底在哪里?捉贼捉赃,必须要有证据。万一不是河水的原因怎么办?还是到三湾河的上游去找一找,看能不能找到那些企业,然后再想办法处理。

  想到这里,陈放就又推起摩托车,准备到三湾河的上游去。摩托车没有发动着,就听见一个声音叫到:“陈乡长,你干啥哩?”

  回头见是王小蒙,不知道王小蒙啥时候来到了陈放的后面。

  “出去转转。”

  “往哪里转转?”

  “我就是随便出去转转。”陈放说。

  “我也去。”王小蒙说。

  “你去转转就出去转呗。”

  “我和你一起去。”王小蒙来到了陈放的摩托车前。

  “我出去转转,你想往哪里去转悠就往哪里转,怎么就讹上我了?”

  “你是领导,领导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你是不是不讲理?”陈放不想和王小蒙一起出去,再说去三湾河的上游,路很不好走。

  “我咋不讲理了,你看,今天乡政府里几个人,一看见有人上访,就躲了起来,就我一直在坚守岗位。一会儿,我还要回来,值班的人三三两两,是还充当一个值班人员,想趁你的摩托车出去转悠,你就不答应,你像一个领导吗?”王小蒙不依不饶,好像陈放哪里做了不对。

  “好吧,一起出去,就一起出去。出去把你丢了卖了,你可不能后悔。”陈放说。

  “你舍不得,我是你的好员工。你等一下啊。”王小蒙说完,又跑向屋子。

  不一会儿,王小蒙从屋里出来,高跟鞋,牛仔裤,白衬衣,脸上又蒙了一个蛤蟆镜,刚才还扎起的头发披散开来,袅袅婷婷,性感大方。

  “我说你是不是去约会?你要是约会我可不带你,不当你的电灯泡。”陈放说。

  “就是去约会,你到哪里我就约到哪里。”

  “你这一身打扮,别人见了一位咱俩那个哩,你就不怕嫁不出去?”

  “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你就这样打击你的优秀员工?”

  “你这样的员工就是要好好打击,不打击你就想上天。”陈放说。

  “你还打击我,你看看你自己,都当副乡长了,还是光棍一条,就不怕有损乡政府的形象?”王小蒙伶牙俐齿。

  “好,说不过你,只要你不怕,我这个老光棍条就更不怕。上车吧。”

  王小蒙欢天喜地的上了摩托车。

  出乡政府往北,上了三湾河的河堤,就拐向了西面。到了人少的地方,王小蒙就把身子靠了上来,河堤本来就不平,王小蒙的身体一蹦一跳的贴在陈放的脊背上,热乎乎暖洋洋的。

  “你坐好了,小心把你摔下来。”陈放说。

  “杨柳岸晓风残月。”王小蒙不理,自吟自唱了起来。

  “月黑风高夜······”

  陈放没有说完,背上就挨了王小蒙的一拳。“你就不会浪漫一些?”

  “浪漫什么呀,你看这条河,河水污浊,臭气熏天,苍蝇乱飞,哪有心情浪漫?”陈放说。其实,陈放开着摩托车,就一直看着河里的水,河水一直就是这个颜色,证明这一段河道没有排污口。

  “谁让你把我带到这臭气熏天的地方来的?”

  “别,是你愿意来的,你说是我到哪里,你就来哪里,你不要不认账。”

  “好,今天我看你能把我带到什么地方,你一上河堤,我就知道你不怀好意心怀鬼胎,前面就要出白庙的地盘了,你不会把我带到外省去吧?”

  “当然就是去外省了,你不是不害怕吗?现在后悔了?后悔来得及,现在就下去,顺河堤回家。”陈放说。

  “我就不。”

  “你说我不怀好意心怀鬼胎,怎么就不赶快回去?是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

  “就是,我就是要看看你的丑恶嘴脸,以实际行动亲身实践来证明你是一个伪君子,是一个坏蛋。”王小蒙说。

  “你真的是一个侠女,以自己的清白之身来证明我是一个流氓,是不是?”

  “就是”

  “我要不耍流氓,是不是你的阴谋就破产了。”陈放说。

  “你不耍流氓就进一步证明你是一个大伪君子。”

  “我是耍流氓呢?还是不耍流氓?你难为我了。”

  “你看着办。”王小蒙在后面拧了陈放一下,陈放疼的摩托车晃了一下,王小蒙吓得惊叫了一声,连忙更紧的抱住他。

  “你真的开始耍流氓了。”

  “我不知道该不该耍流氓,干脆你耍流氓得了。”

  王小蒙在陈放的背上捶了一下,说道:“你真坏。”

  河堤越来越窄,几乎只够一辆摩托车通行。两旁的大杨树参差不齐,河堤两边是多年没有收拾的蒿草,蒿草丛里又乱蓬蓬的生出杂乱的植物,看得出,这里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前面是不是就进入外省的地盘了?”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