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你坐好了,我就让你知道有没有劲。”陈放说了,就挂挡加油门,摩托车一声怒吼,在坑洼不平的河堤上狂奔起来,遇见了沟沟坎坎就是一阵颠簸,王小蒙吓得紧紧抱住陈放,嘴里“哇哇”大叫。

  “你慢一点。慢一点。”王小蒙在后面怕打着陈放。

  “你不是要来劲的吗?”

  “你真是一个信球,这是河堤上,你要把我弄到河里了,我这一辈子就讹上你了,你要对我下半辈子负责。”王小蒙说。

  “真的是难以伺候,慢了不行,快了不行。下一次不会带你出来了。”

  “好,由你,随便。”

  “女孩不能说随便。”

  “对你就说随便,叫你说随便你也不敢随便。”王小蒙说。

  陈放心里清楚,不能和她讨论这些问题了,男女之间的事,说多了一会儿就下路了,会往那方面想。

  “我一个大美女,今天又拾掇了一番,和你溜达了这么长时间,今晚,你是不是绅士一下,请我吃顿饭?”

  “好,你想吃啥?”

  “随便,谅你不敢。”

  往哪里吃饭呢?再往前,就到了白庙的地盘,陈放不想让人看到一个副乡长领着女干部单独吃饭,就说道:“既然来到这里了,就尝一尝外省的饭菜,中不中?”

  “好吧。”

  陈放就把摩托车骑下河堤,拐到了村子的方向。村子里没有路灯,路面一样的坑洼不平,转悠了一阵,看见村口一个院子里几间房子亮着灯,近了,是一个饭店,饭店里很是热闹,和一般的村子感觉不一样。

  进了院子,做饭的厨师正在院子里的一个水池里抓鱼,看见王小蒙,禁不住多看了两眼,手里的大鲤鱼“噗通”又掉进了水池。

  “两位请进,请进。”估计厨师也是老板,热情的招呼二人。

  进了院子里的一个房间,厨师跟了过来,说道:“看两位吃点啥?”

  “你院子里的鱼是哪里的鱼?是前面河里的鱼吗?”陈放问道。

  “黄河大鲤鱼,正宗的黄河大鲤鱼,今天刚拉来的,不信你们尝一尝,包您满意。”厨师兴奋的介绍。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你们这里紧邻河道,咋不吃你们这里的鱼,野生鱼好吃。”陈放说。

  “没法说,你要是三年前来,保证能够吃得到,那时候河里的花鲢鱼有二十斤重,戈雅鱼一斤多,麻虾一天能逮半麻袋,现在没有了。”厨师遗憾的说道。

  “河里的水不是挺多的吗?怎么就没有鱼了?”陈放说

  “没法说,老板,就是河里有鱼也不能给你吃。你来我的饭店,保证吃上放心食物,以后还望老板多多捧场,要不就来一条黄河大鲤鱼?”

  “好。”

  “清蒸还是红烧?”

  陈放看看王小蒙,问道:“你喜欢咋吃?”

  “随便。”在外人面前,王小蒙装的矜持高傲,冷冰冰的说。

  “那就红烧。”

  “好哩。”

  又点了两个菜,老板高高兴兴的出去了。

  “今天怎么这么破费,请我吃黄河大鲤鱼?”王小蒙说。

  “你陪我了这么长时间,当然要请客,听说现在饭店里专门有陪酒的,管吃管喝还要给小费,你又不要小费,我不是赚了?”

  “滚你的头,你把我当啥了,当成坐台小姐了?你是副乡长,就这样龌龊的心理,明天我报告赵书记,让你在全乡大会上作检讨,否则,饶不了你。”王小蒙伸手就打陈放。

  “好了,好了,对不起,说错了,说错了。”陈放边躲边连忙道歉。

  “陈乡长,今天你把我当坐台小姐,今天我就当坐台小姐,不是,是坐台奶奶,我要好好的杀你一下,然后你得给我小费。”王小蒙发狠了。

  “对不起,对不起。”

  “晚了,光道歉不行。”

  “那你看咋办?”陈放故作诚惶诚恐的说道。

  王小蒙忽然“噗嗤”一笑。说道:“你真傻。”

  傻就傻吧,不傻也得装傻,陈放知道王小蒙心里想啥。

  老板端来了两个菜,就要出门,王小蒙忽然叫住了他:‘老板,你们这里还有啥好吃的?’

  “有土鸡,有元鱼,两位再要点啥?”

  “你们的元鱼怎么卖?”

  “88一斤。”

  “拿来我看看。”王小蒙说道。

  老板见今天来了大客户,估计是一对野鸳鸯,几屁颠屁颠的出去,一会儿就手里卡着一个老鳖过来。

  “两位看看,二斤多一点,两位刚好。”

  陈放仔细的看那一只老鳖,老鳖像没有睡醒一样,把头缩进肚里,眼睛微睁,四条腿无力的弹腾着。鳖盖子黑黢黢的,像粪池里泡了好久。

  “你这是哪里来的老鳖?”

  老板“嘿嘿”笑了,小声说:“黄河里的野生老鳖,他们抽沙子捞上来的。”

  “老板不实在哦,这会是黄河里的野生老鳖,怕是你自家粪池里养的吧?”陈放说。

  “一看老板就是高人,吃得多,今天到小店是我们的幸运,你看着给钱,今天就算是给老板交一个朋友,以后常来指导光顾。”饭店老板说道。

  “你说你这一只老鳖是从哪里来的?”

  “不瞒两位,我原来是养鱼的,在村子里有一个鱼塘,前几年可以,这今年河水污染了,就开了饭店,这老鳖是原来鱼塘里的,几年了,就是不长,而且里面的鱼鳖越来越少,前今天清理鱼塘,清理出几个这家伙,样子不好看,不过长得时间长,营养价值高。”

  “你这东西不是长得时间长了,营养价值就会高,我看着东西已经没有法吃了,重金属超标。”

  “老板不吃就算了,不能说东西有问题。”饭店老板气咻咻的出去了。

  “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吃,就说人家的东西不好?”王小蒙不高兴的说。

  “不是不让你吃,是真的不能吃了,今天不算,改天我带你去看黄河,专门去吃老鳖。”陈放说。

  “你说话要算数啊!”王小蒙高兴的说。

  “算数。”

  “你得给我说一个时间,哪一天?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说吧,是今天明天?还是一周?一个月?一年?一辈子?”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