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弟兄两个一个获得奖项就不错了,你们领导英明。”

  “那委屈你了,哥。你们啥时候去,县里通知要我提前一个小时到,还有领奖的彩排。要不咱们一起去吧?”

  “好啊,明天早上六点准备出发,可以吧。”

  “可以,不会耽误。”陈光说。

  陈放匆匆回家,到宋南海家里给他报信。宋铁棍正在院子里圪蹴着吃饭。

  “南海哩?”陈放问道。

  “刚出去,一会就回来了。吃饭了没有?陈乡长。”宋铁棍说道。

  “叔,看你,我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叫开陈乡长了,在家里,那会有陈乡长?”

  “你是乡长,到哪里都是乡长,俺是草民,当然要叫你乡长了。”宋铁棍认真的说道。

  “叔,南海要出名了。”

  “他脑袋像一个榆木疙瘩,会出啥名?”

  “明天我们一起到市里参加一个会议,是表彰会议,南海在上一次抓捕那个杀人犯时候立了大功,上面要表彰他哩。说不定是省长给他发奖哩,最低也是市长发奖,南海这不就出名了?”

  “是吗?”宋铁棍木然的说道。

  “以后的技术先进了,再狡猾的杀人犯都逃不脱,你知道一根头发上就可以鉴定出来是谁的。走过的路有摄像头可以找见,吐一口唾沫,吸一支烟就知道你是谁。公安现在厉害了。”

  宋铁棍拿筷子的手抖了几下,一块馒头险些掉到地上。

  “叔,你是不是身体不大好?”

  “好,好着哩。”

  “我看你的手抖,是不是有啥毛病?”

  “你看见我的手抖了?是你看花眼了,我好的很,没有事的,没有事的。”宋铁棍说。

  正说着,宋南海回来了。看见南海回来,宋铁棍连忙端起饭碗进屋了。

  见到陈放,说道:‘你那么忙,今天怎么有空了?’

  “来给你说一个好消息,明天咱们一早到市里,省里领导要给你发奖。”

  “发啥奖?”

  “你忘了,那一次在草甸子里咱们抓住那个小个子,他是一个系列杀人案的讨犯,在几个省都有命案。手段残忍的很,一杀就是全家,要不是咱们及时抓住,恐怕他还会作案。”陈放说。

  “抓那个杀人犯我没有出啥力,都是你和陈光的功劳,给我一个奖不好吧,就是有奖励也应该给你和陈光。”

  “陈光有奖励,立了一个二等功,不得了。”

  “你哩?”宋南海问道。

  “我不要。”

  “那不公平,明天到了会场我得给领导说一说,也得给你发一个奖。”宋南海天真的说道。

  “你可不能乱来,会议都是提前安排好的,是经过领导开会研究过的,不是哪一个人能够改的。”陈放知道,干工作好说,真的到了论功行赏的时候,往往就有矛盾了,哪一个单位都是这样。

  “那也要实事求是吧?”

  “就这样都是实事求是了。”陈放没有说,宋南海的名额不是他专门找过高局长,估计宋南海的奖项不一定会有。

  “上面大领导不知道详细情况,有必要和他们反映一下。”

  “这事就这样定了,你可不能乱讲,好好收拾一下,打扮齐整一点,没有早上六点咱们一起出发,到时候我叫你。”

  “好好。”宋南海说道。

  “我走了。”

  “陈放,只顾说话哩,你吃饭了没有。”南海说。

  “你不要管我吃饭没有,刚才我看见铁棍叔吃饭的时候手抖的厉害,是不是有病了,你领他到医院看看,是不是脑血管的病,不要大意,那病厉害的很,搞不好会偏瘫,你们家就麻烦了。”

  “好好,过了这两天我就带他到县里医院检查一下。”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陈放早早的起来,叫上陈光,然后叫上宋南海,陈放骑上摩托车,带上他们两个,一路到了县城。到县城了就不能带两个人上路了。就把摩托车放到一个看车的地方,坐上公交车往市里赶。

  到了市政府的大礼堂,大礼堂还没有开门。三人就到门口的一个早餐店里吃了饭。回来才有人打开了门,陈放三人做了登记,就让在一个房间里等着。陈放觉得无趣,就说“以后就没有我什么事了,你们在这里等着,听会务上的安排,我出去转一转。”

  “你不要你们长时间啊,八点半的会,你要参加会议,这是我们的骄傲,你一定要见证这一刻。”

  “好的,一会儿就回来,一定给你们好好鼓掌。”

  出来市政府,陈放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街上“咱弟兄两个一个获得奖项就不错了,你们领导英明。”

  “那委屈你了,哥。你们啥时候去,县里通知要我提前一个小时到,还有领奖的彩排。要不咱们一起去吧?”

  “好啊,明天早上六点准备出发,可以吧。”

  “可以,不会耽误。”陈光说。

  陈放匆匆回家,到宋南海家里给他报信。宋铁棍正在院子里圪蹴着吃饭。

  “南海哩?”陈放问道。

  “刚出去,一会就回来了。吃饭了没有?陈乡长。”宋铁棍说道。

  “叔,看你,我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叫开陈乡长了,在家里,那会有陈乡长?”

  “你是乡长,到哪里都是乡长,俺是草民,当然要叫你乡长了。”宋铁棍认真的说道。

  “叔,南海要出名了。”

  “他脑袋像一个榆木疙瘩,会出啥名?”

  “明天我们一起到市里参加一个会议,是表彰会议,南海在上一次抓捕那个杀人犯时候立了大功,上面要表彰他哩。说不定是省长给他发奖哩,最低也是市长发奖,南海这不就出名了?”

  “是吗?”宋铁棍木然的说道。

  “以后的技术先进了,再狡猾的杀人犯都逃不脱,你知道一根头发上就可以鉴定出来是谁的。走过的路有摄像头可以找见,吐一口唾沫,吸一支烟就知道你是谁。公安现在厉害了。”

  宋铁棍拿筷子的手抖了几下,一块馒头险些掉到地上。

  “叔,你是不是身体不大好?”

  “好,好着哩。”

  “我看你的手抖,是不是有啥毛病?”

  “你看见我的手抖了?是你看花眼了,我好的很,没有事的,没有事的。”宋铁棍说。

  正说着,宋南海回来了。看见南海回来,宋铁棍连忙端起饭碗进屋了。

  见到陈放,说道:‘你那么忙,今天怎么有空了?’

  “来给你说一个好消息,明天咱们一早到市里,省里领导要给你发奖。”

  “发啥奖?”

  “你忘了,那一次在草甸子里咱们抓住那个小个子,他是一个系列杀人案的讨犯,在几个省都有命案。手段残忍的很,一杀就是全家,要不是咱们及时抓住,恐怕他还会作案。”陈放说。

  “抓那个杀人犯我没有出啥力,都是你和陈光的功劳,给我一个奖不好吧,就是有奖励也应该给你和陈光。”

  “陈光有奖励,立了一个二等功,不得了。”

  “你哩?”宋南海问道。

  “我不要。”

  “那不公平,明天到了会场我得给领导说一说,也得给你发一个奖。”宋南海天真的说道。

  “你可不能乱来,会议都是提前安排好的,是经过领导开会研究过的,不是哪一个人能够改的。”陈放知道,干工作好说,真的到了论功行赏的时候,往往就有矛盾了,哪一个单位都是这样。

  “那也要实事求是吧?”

  “就这样都是实事求是了。”陈放没有说,宋南海的名额不是他专门找过高局长,估计宋南海的奖项不一定会有。

  “上面大领导不知道详细情况,有必要和他们反映一下。”

  “这事就这样定了,你可不能乱讲,好好收拾一下,打扮齐整一点,没有早上六点咱们一起出发,到时候我叫你。”

  “好好。”宋南海说道。

  “我走了。”

  “陈放,只顾说话哩,你吃饭了没有。”南海说。

  “你不要管我吃饭没有,刚才我看见铁棍叔吃饭的时候手抖的厉害,是不是有病了,你领他到医院看看,是不是脑血管的病,不要大意,那病厉害的很,搞不好会偏瘫,你们家就麻烦了。”

  “好好,过了这两天我就带他到县里医院检查一下。”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陈放早早的起来,叫上陈光,然后叫上宋南海,陈放骑上摩托车,带上他们两个,一路到了县城。到县城了就不能带两个人上路了。就把摩托车放到一个看车的地方,坐上公交车往市里赶。

  到了市政府的大礼堂,大礼堂还没有开门。三人就到门口的一个早餐店里吃了饭。回来才有人打开了门,陈放三人做了登记,就让在一个房间里等着。陈放觉得无趣,就说“以后就没有我什么事了,你们在这里等着,听会务上的安排,我出去转一转。”

  “你不要你们长时间啊,八点半的会,你要参加会议,这是我们的骄傲,你一定要见证这一刻。”

  “好的,一会儿就回来,一定给你们好好鼓掌。”

  出来市政府,陈放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街上是成排的自行车,都是赶着去上班的,在自行车的洪流中,陈放望着一个个紧张焦急的面孔,希望里面会有一个熟悉的脸,希望是谁呢?自己在市里不认识几个人。

  转了几道街,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匆匆的回到大礼堂,一进去,好家伙,里面坐满了戴大盖帽的人,公检法司的人几乎坐满了整个礼堂,只有前面的几排不是大盖帽,第一排大部分也是大盖帽,胸前戴了大红花,肯定是接受表彰的政法人员,里面就宋南海一个不是大盖帽,第二第三排应该是市里县里的领导,不是大盖帽。

  礼堂的后面是新闻单位,一个个长枪短炮瞄向主席台。陈放就在记者的后面坐了。

  不一会,领导们依次入场。陈放注意到省公安厅来了领导,市里主要领导在主席台上。这是案件的新闻发布会也是表彰会。

  会议有市里领导主持,省里的领导通报案情,宣读表彰决定,颁奖,获奖代表发言,省领导讲话。

  会议进行的第一项是案情通报,陈放注意到,案情的通报,几乎没有陈放以及派出所的事情,通篇都是市县公安如何加强巡逻,不放过蛛丝马迹,以高度的责任感使命感为民服务意识认真对待案件,终于从一个细节处发现线索,锁定案犯,然后及时抓捕。制定科学审讯方案,一举侦破。检察机关如何快捕快诉,审判机关如何及时发现漏罪等等。

  都是一群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

  是成排的自行车,都是赶着去上班的,在自行车的洪流中,陈放望着一个个紧张焦急的面孔,希望里面会有一个熟悉的脸,希望是谁呢?自己在市里不认识几个人。

  转了几道街,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匆匆的回到大礼堂,一进去,好家伙,里面坐满了戴大盖帽的人,公检法司的人几乎坐满了整个礼堂,只有前面的几排不是大盖帽,第一排大部分也是大盖帽,胸前戴了大红花,肯定是接受表彰的政法人员,里面就宋南海一个不是大盖帽,第二第三排应该是市里县里的领导,不是大盖帽。

  礼堂的后面是新闻单位,一个个长枪短炮瞄向主席台。陈放就在记者的后面坐了。

  不一会,领导们依次入场。陈放注意到省公安厅来了领导,市里主要领导在主席台上。这是案件的新闻发布会也是表彰会。

  会议有市里领导主持,省里的领导通报案情,宣读表彰决定,颁奖,获奖代表发言,省领导讲话。

  会议进行的第一项是案情通报,陈放注意到,案情的通报,几乎没有陈放以及派出所的事情,通篇都是市县公安如何加强巡逻,不放过蛛丝马迹,以高度的责任感使命感为民服务意识认真对待案件,终于从一个细节处发现线索,锁定案犯,然后及时抓捕。制定科学审讯方案,一举侦破。检察机关如何快捕快诉,审判机关如何及时发现漏罪等等。

  都是一群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