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是表彰决定,公检法司都有份,都有人员立功,就宋南海是一个农民,获得了见义勇为奖,还领到了一个五千元的奖金,奖金不是当场发的,只发了一个上面写着五千元的牌子。

  接下来是获奖代表发言,钦大虎雄赳赳气昂昂的上台,先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接着编慷慨陈词,,如何如何的发现线索,穷追不舍,奋不顾身的追捕,完全都是作为他刑警队长的功劳。陈放觉得别扭,就走出了会议室。

  来到会议室外面,点上了一支烟,远远的看见一个妙龄少女过来,陈放禁不住多看了两眼,咦,这不是牛素吗?

  牛素匆匆的往这边来,骄傲矜持,目不斜视,袅袅婷婷,一双半高跟皮鞋“噔噔”的敲打着地面,她一定是在忙什么。

  陈放不知道是不是要叫住她,就一直的盯着她看,他觉得就这样就够了,只要能够看上她一眼,也不白来一趟。

  也许是陈放的目不转睛的凝视,牛素有了感觉,忽然的往这边看,一件事陈放站在那里,惊了一下,笑道:“你怎么在这里?”

  “开会。”

  “这是政法上的一个会,你怎么来了?”牛素说。

  “我的一个村民获得了见义勇为奖,我是带着他来的。”

  “在乡里还是负责政法?”

  “是啊,要不咋会让我来。”

  “你一会儿不走吧?”

  “走,一会会议结束了就走。我们几个人哩。”

  “中午一块吃个饭吧?”

  “你忙哩,改天吧,我们人多。”陈放忽然想逃避,和牛素在一起总有压抑感,尽管他每每的梦到这一刻。

  “难得来一次,我请客”牛素笑着说。

  “改天你到我们那里去吧,下乡体验一下,接地气。”

  “好吧,你还是那样,怎么说你呢?那我就不管你了,我要招呼一下新闻单位的人。”

  “好,你去吧。”

  牛素“噔噔”的走了,陈放一直盯着他到会议室的门口。牛素就要进会议室了,忽然回头,看见陈放一直看她,嫣然一笑,陈放晕。

  本来陈放想着吸一支烟就进会议室,牛素的嫣然一笑,陈放禁不住又点上了烟。他已无心再回到会议室,好像这样呆呆的站着,就能留住牛素的嫣然一笑,就能慢慢的品味那种风情,就像这一支香烟,醇香、苦涩。

  不知道吸了几只烟,礼堂里忽然乱哄哄的,参加会议的人鱼贯而出,会议结束了。

  陈放就在人群里找陈光他们两个。

  人员快出来完的时候,见到陈光他们两个出来。陈放看到陈光和宋南海都黑着脸。陈放没有问为什么。

  “你们两个还有事没有?”陈放问。

  “没有事。”

  “你哩南海,要不要在市里转一圈,难得来一趟。”

  “回去吧,回去。”宋南海说道。

  “回去就回去,你们不要后悔。走吧。”

  三人出来政府大院,就向汽车站的方向走。

  手机忽然响了,一看是牛素打来的。

  “你在哪里?”牛素问道。

  “正准备回去。”

  “你们不能走。”牛素的话像命令。

  “我们都走了好远了。”

  “说不能走就是不能走。”牛素重复道。

  “你忙吧,不打扰你了。”陈放以为牛素要请他们吃饭,就说道。

  “我说你站住,你现在就去招待所217房间,我一会儿过去,听到没有?”牛素在电话里呵斥道。

  “好好。”陈放只得连连答应。

  “谁的电话?”宋南海问道。

  “一个同学,非要请咱们吃饭。”

  “那好啊,你怎么还吞吞吐吐的,我听见是不是一个女的?”

  “是,女同学。”

  “这么好的事,你还犹豫啥?”宋南海说道。

  “人家忙着哩。”

  “你是不是先陈光俺两个碍事,要不,陈光咱两个先回去,你哥和女同学一起吃饭哩,咱俩在那里就是电灯泡,不要坏了你哥的好事。”宋南海又说道。

  “咋了,今天你们两个成了英雄,就把我撂一边了,好事坏事都在一起。咱们去吃他娘的,估计是公款,省里的领导都来了,中午会不安排饭?你们两个是英雄,必须在这里吃饭,走吧,政府招待所,市长吃饭的地方,放开肚皮吃。”陈放说道。

  “好,那就放开肚皮吃。”

  到了房间,踩在毛绒绒的红地毯上,三人都不适应,觉得脚下不踏实,心里发虚。

  “要是咱家铺上这么好的地毯就好了。”陈光说。

  “家里铺上红地毯,那农具,梨子耙牲口粮食放哪里?”宋南海说。

  “到那时候自然都有放的地方。”

  “农民一辈子不要想,这里的地上比俺家的床上都干净,厕所比家里的厨房干净,怪不得都想当城里人。”宋南海说道。

  “今天你真信球。”陈光说。

  “我哪里信球了?我就是说了一句实话。咋了,就领了一个奖,发了五千块钱,就不让说实话了?”

  “说实话你也不能在那时候说,你知道你嚎了一嗓子,整个会议就乱了,领导肯定很生气,估计这时候有领导正在作检讨。”陈光说。

  陈放觉得陈光说的有情况,不是一件小事,就问道:“咋回事?”

  “你不是在会场上吗?”陈光不解的问道。

  “会议中间我出来了。到底咋回事?”

  “你不知,哥。钦大虎正慷慨陈词的发言,南海哥忽然叫了一声:不是那回事,当时他们还没有去。会务上的人赶紧制止了南海哥。”

  陈放觉得脑袋一蒙,怎么会这样?平时好好的宋南海,怎么会在这样隆重的场合出洋相?

  “我说的不是实际情况?你说,那个坏家伙刚开始不是你们两个从医院里撵出来的吗?好多群众都见了,怎么变成了他钦大虎一直从医院里追了出来,根本就没有提到陈放,这不符合实际情况。”

  “那你也不能在会场里叫啊?”

  “我不在那里叫,我去哪里叫,难道让我会东拐村的草甸子里叫,谁会听得到,谁会理睬你?”

  陈放听出了端倪,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这样吧。自己不是听到钦大虎的发言就出来了吗?给钦大虎一个难看也行,这家伙整天趾高气昂,眼里没有别人。把功劳都揽到自己头上,敲他一下也行。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