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蒙走了,陈放就躺倒床上,想起外省那个污染的企业怎么处置,越想越睡不着。怎么处置呢?污染源找到了,下一步就是寻找证据,证据很充分,就是自己拿不到,那里大门紧锁,院墙很高,陈放那天就注意了,围墙上还有铁丝网。而且院子里有大狼狗。

  怎么固定证据呢?当然最好是有照片或者是录像,录像最好。陈放就想到了琴姐,琴姐在县城开了一家婚纱摄影店,这几天只顾忙,还没有到她那里去,就这么定,往她哪里借一台录像机,最好是小型的,带着方便,想到这里,陈放就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儿。

  醒来,陈放就直奔县城,琴姐没有告诉他具体的地址,县城不大,陈放就骑着摩托车乱逛,果然在县城的一处繁华的地段,见到有一家新开的婚纱摄影店,陈放就走了进去,婚纱摄影的店面是楼下两间,楼上两间。楼下的一个姑娘接待了陈放。

  “先生是照相吗?”

  “照相都什么价钱?”

  “这里有,你看一看。”小姑娘礼貌的递过来一本册子,上面都是婚纱摄影以及写真照片。都很漂亮,很浪漫,一看就一个是出自琴姐之手,细腻、光线适中。

  “先生是拍婚纱照吗?”

  “先看看。”

  “我们这里的摄影师是刚从京城进修回来的,在全国的摄影比赛中获得过大奖,是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全国女摄影家协会会员,先生要结婚,我们这里还可提供全程录像,给您留下一生永恒的美好记忆。”小姑娘介绍道。

  “你们的摄影师在吗?”

  “在,在楼上给客人化妆照相哩。”

  “那我就等她一会儿。”

  “好,先生请用茶。”小姑娘端来一杯热腾腾的茶水。

  小姑娘的服务挺周到,屋内窗明几净,布置温馨浪漫,一进来就有很享受的感觉,琴姐真是一个有心人。

  一会儿,听见楼梯响,一对年轻人高高兴兴的下来了,一看就是来拍婚纱照的。琴姐跟在后面,将这对年轻人送出门。

  “琴姐,这里有一位先生要见你。”小姑娘说道。

  琴姐扭头一看,发现坐在角落里的陈放,就说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见你在忙,就没有打扰你。”

  “要不上来坐吧。”

  到了二楼,一件装修精致的房间,一张床,两张沙发,一个茶几。

  “喝点什么?”

  “随便。”

  “这是你会客的地方?”陈放问。

  “你姐会客会在卧室?”

  陈放笑笑。

  “今天这么想来看看姐姐。”

  “好久没有见了,想你呗。”

  “胡说。”

  “你的店挺时髦温馨浪漫。生意可以吧?”

  “还可以,现在的年轻人都讲究,舍得花钱,终身的一次大事,都想留下永远。你是不是有对象了?准备结婚?”琴姐问道。

  “接黄昏啊!”

  “你是无事不会想起你姐,说吧,要干什么?”琴姐说道。

  “姐,你这里可以录像吗?”

  “当然可以。”

  “能不能让我用一下你的录像机。”

  “可以啊,什么时候用?”

  “最近就用。”

  “用之前你提前给我说一下,一般我上午用的时候多一点,下午一般就没有事了,你放心大胆的用。”

  “好,谢谢姐。我能看一下你的录像机吗?”

  “你等一下。”琴姐出去了一会儿就惦着一台机器进来了。

  “这么大的机器。”琴姐掂上来的事一个肩扛的机器。

  “这机器效果很好。”

  “有没有小一点的,便携式的?越小越好。”

  “你是要干什么的吧?是偷录?”

  “就算是吧。”

  “是干坏事的吧?”琴姐担心的说道。

  “不是,你放心,姐,出格的事我绝对不会做。”

  “那你干啥?”

  “是为民除害。”

  琴姐笑了。“我知道陈乡长不是一个不靠谱的人,不过,我这里暂时没有,我可以向同行借一个。你会录吗?需要姐和你一起去,你只管说,姐见过的多了,录一个东西不拍,只要是正当的事情。”

  “不用,暂时不用。”陈放说道。

  “不要蛮干,有事就向领导汇报,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现在听说有一种很小的机器,可以藏在兜里,不过,市场上见不到。”

  “你尽力吧,越小越好。好了,谢谢姐,我走了,你借来了录像机就给我说一声。”

  “一起吃饭吧?”琴姐说道。

  “不了,你忙,我事挺多的,改天吧。”陈放说了,就赶快走,他怕琴姐热情的邀请,自己真的会留下来,重温美妙缠绵的时刻,自己已经不是当初那一个毛头小伙了。复杂的人际关系,让他变得谨慎。

  琴姐很失望,一直把他送出门,婚纱摄影的霓虹灯牌匾下,久久的矗立。

  没有借来设备,陈放觉得还是要往那个地方去看看,看怎样能够进去,就骑上摩托车转悠,这一次,陈放没有走河堤,而是走大路,绕道进入了那一家污染企业的附近,陈放一直在观察,看有没有可以进去的途径。虽说是一个废品收购站,但是一直就大门紧闭,没有见到来往卖废品放人员。

  毫无所获,陈放就骑上摩托车,沿三湾河一直向上游走,上游的水越来越清澈,但是河堤越来越窄,越来越难走,慢慢就进入了丘陵的地带。人烟稀少,是一座座黄沙的土岗。一座大一点的黄土岗上长满了茂密的荆棘。经过雨水冲刷的黄土壁立陡峭。

  陡峭壁立的岗顶有一间小屋,小屋低矮,在下面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到。骑得摩托车时间久了,陈放就把车子停下,上到黄土岗上面,可以看到周围的风景,秋季了,周围的树木凋零,片片黄叶飘零,凄凉的美。

  背后传来一声狗叫,是小屋方向的,小屋周围堆满了废品垃圾以及柴草。

  大黄狗是拴着的,陈放就慢慢走近,想看一看这是一户怎样的人家为什么在远离村庄的地方独居。

  屋子里出来一个人,胡子拉碴,衣衫褴褛。

  那人看见陈放,。站在那里没有说话,久久的看着陈放。

  陈放觉得那人很怪异,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人好生面熟。那不就是丁大憨吗?只是老得多了。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