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第一。第二,我们这里交通便利,马上就有一条高速公路通过,离这里不到十公里就是下路口,据说还有高铁正在规划。要致富先修路,路网形成,你们的物流就便利了。第三,我们这里人口稠密,劳动力成本低,现在都去南方打工,家门口就可以打工,谁愿意背井离乡,把老婆孩子老爹老娘撂家里。第四,现在改革开放十来年了,你们那里富了,但是领导说的好,你们那里是窗口,是大门,不是正堂屋。最终的富裕还是我们中部富了才是真的富,得中原者得天下,这是迟早的事,所以,佩服你们的眼光,提前布局,放眼中原,放眼全国,然后放眼全世界。”

  金牙讲的兴奋讲的精彩,猪头彪带头鼓掌,屋子里一时想起稀稀拉拉的掌声。

  “金书记讲的到位,讲的精彩,讲的有理。你们乡干部的理论水平我是佩服,颠覆了我对你们乡干部的看法。我们一定会认真考虑这里的投资的。”陈默语说道。

  “好,为我们的愉快合作干杯。”金牙说道。

  酒宴终于开始。菜很丰盛,除了平时的家常菜,还有野鸡野兔等野味。方茹不喝酒,麻一凡不喝酒,陈默语象征性的喝了一点。

  就过三巡。金牙端起酒杯,和陈默语干杯,低声说道:“陈总,刚才我没有说我们这里的一大优势,其实我知道你们那里现在的生产成本越来越高,除了人工、土地,还有就是污染的治理,现在你们那里的环保是不是查的很严?”

  陈默语点点头。

  “你上午肯定看了,这个草甸子就是一个天然的污水处理池,有多少的水会存不下?谁真的多了,就直接进河道。这里的水量还可以,你们的企业会有多少水,一稀释,谁都看不出来。只要企业入驻,墙里的事你们负责,墙外的事情有我们负责。”

  “好好,谢谢。”陈默语仍然文质彬彬的。

  各自敬了酒,陈放也端起酒杯,走到陈默语面前。“陈先生,咱们是本家,今天你来到我们这里,就是到家了,我代表东拐村的本家敬你一杯。”

  “谢谢,谢谢。”陈默语还是那样的一副低调谦虚的面色,其他的几个人已经差不多喝晕了。

  “快看,快看,你们看看陈乡长和陈总是不是长得很像?”有人说道。

  “像,就是有点像。”

  陈放和陈默语一起喝了,想想刚才谁的话,别说,就是和陈默语有点像,一样的浓眉大眼,高个子。

  一席酒吃了两个多小时,酒足饭饱,金牙晕晕乎乎的领着几个人要走,猪头彪一个劲的感谢。

  金牙拉住陈默语的手,说道:“欢迎,欢迎,再次欢迎陈总一行到我们这里考察,欢迎到此投资兴业,我们一定会做好服务的,看陈总还有什么要求。”

  “没有,没有。下午我和王总一起到县里去,见见有关领导,就有关的土地,税收问题谈一谈,刚才你说了,这些是要县长才能做主,我们就见一见县长,谢谢你们今天的到来,回去我们就开董事会,研究这里投资的问题。”

  “好,好,我们期待。”

  出了院子的门,见村子里的几个人在外面,其中有陈思远,陈思远不认识其他领导,看见陈放,就说道:“陈乡长今天吃饱了吧?”声音怪怪的。

  “你们在这里干啥的?”陈放问道。

  “我们来看看这里能够种点啥?收了玉米,是不是也来考虑种藕或者种稻子?到时候你来指导啊!”陈思远说道。

  看来,和项目部捣乱的要来了。陈思远早不了晚不来,偏偏就在项目部建好,准备施工的时候来种庄稼,明显就是和猪头彪对着干。

  人多,陈放没有搭理陈思远,看金牙一行上了车,自己就骑摩托车回东拐,反正金牙他们回去后也是睡觉,乡政府下午办公的人不多。

  回家睡了一觉,起来,想起母亲的话,就骑上摩托车往化家庄去。到了花婶家,花婶不在家,院子里养了几只羊,看着陈放“咩咩”的叫。家里的两头狼猪已经卖了,一是家里喂母猪的人越来越少,二是现在多是人工授精。用狼猪的人家越来越少,花婶年龄大了,照顾两头狼猪很费力。

  家里有羊,花婶肯定不会去远,就在院子里等。

  不一会儿,花婶背着一捆青草回来了,看见陈放,很是惊喜。

  “放,你啥时候来了?”

  “刚来。”

  花婶放下青草,连忙打开屋门。“快进屋。”

  屋子里依然如旧,没有什么变化。

  “妈,你怎么喂这么多羊?你一个人能照顾得了”

  “能,比起狼猪,这些羊很好招呼,今年过了年的时候就两只母羊,你看,现在已经八只羊了,有一只快要生小羊羔了,到了年底,就卖几只,留下四只母羊,明年就可以繁殖到二十多只。”花婶说道。

  “妈,你不要这么辛苦了,今天来就是想把你接到东拐去,你的孙子想你了。这两天把羊全部卖了吧,以后就住在东拐的家里。”

  “小雨生好吧?”

  “好,就是调皮,我妈就看不住他。”

  “男孩小时候都是调皮,不要紧,过了年就能送他到幼儿园去。”

  “幼儿园是幼儿园,大人不得照顾?”

  “明天我就去,看看我的外孙子。”花婶高兴的说。

  “明天你把羊全部卖了吧。”

  “不行,我好好的,在家里没有事,就喂几只羊,累不着。小雨生你不能娇生惯养,你妈的身体招呼他可以。再说,家里还有几亩地,今年的玉米长得好,丰收了,卖一点,剩下的给羊做饲料。”花婶高兴的规划着。

  见花婶固执的坚持,陈放不好再说什么。

  “放,你今天来了,我给你烙油馍,你等一下。”花婶说了,就能进屋去了,这时候,电话响了,是琴姐的电话。

  “你小子在哪里?”

  “在老家哩。”陈放没有说在花婶家,可能琴姐听了要一番解释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