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怎么这么悠闲?”

  “中午陪人喝了一点酒,没有到乡政府,在家吃饭哩。”

  “你要的录像机给你找来了,你看看行不行?”

  “好,一会儿我就去拿。”

  “你最好现在就来,晚上我要参加一个活动。”

  “好,我马上过去。”

  陈放进到厨房,看见花婶正在和面。就说道:“妈,我有事了,要走。”

  花婶失望的望着陈放说:“一会儿就好了,一会儿就好了,你就不能停一会儿?”

  “人家在等着。”

  “那好吧,是不是去喝酒?”

  “不是,去拿一件东西。”

  “不是喝酒就好,以后不能喝那么多酒了,每一次见你都喝那么多,你骑着摩托车要小心,喝酒了就不能骑。”花婶老唠叨着。

  “我知道,妈,你放心吧。”陈放从兜里掏出二百块钱,兜里就这么多了,给花婶,花婶说什么不要。

  “我有钱,我的钱攒着,没有地方花。等雨生长大了,上大学用钱,就给他上学用,或者等雨生娶媳妇用,雨生像你,以后一定是一个帅小伙,给你领回来一个漂亮的媳妇。”花婶说。

  陈放的眼泪差一点掉下来。

  出了门,花婶一直在后面跟着。

  “你回去吧,妈。”

  “好。”

  陈放骑上摩托车,正要发动,花婶又叫住了他。“你等等,放。”

  陈放不知道花婶干什么,就在在那里。

  花婶回家拿出一个鼓鼓的袋子。

  “这是我今年种的绿豆,就收了这么多,你拿上,喝酒了就熬一点绿豆水,解酒。”

  “你就收了这么多的绿豆,放家里自己吃吧。”

  “我不吃,绿豆有一股气味,我不喜欢。你都带上。”花婶说。

  到了婚纱摄影店,琴姐在等着。

  “你来看一看这个中不中?”琴姐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机器。陈放以前没有见过。

  陈放握了握,说道:“行,没有比这个更小的吧?”

  “有,但是我找不来。那不是一般人用的。”

  “就这个也行。”

  “你会用吗?”

  “不会。”

  “来,我教你。”琴姐说。

  琴姐耐心交了陈放几个机关的用途。

  “会了吗?”

  “会了。”

  “你来录一段我看看。”

  “好,录一段啥哩?”

  “就录你姐。”琴姐说着,就摆出了几个造型。

  陈放在录像机里看着琴姐的造型,琴姐真的美,成熟的美,像一个诱人的水蜜桃。

  “走几步。”陈放说道。

  琴姐就在店里的空间里走猫步,真有范,琴姐学着舞台上的模特,边走便把外衣脱了,丰满诱人,颤颤巍巍的双峰一直顶到录像机的镜头。

  陈放想到了她在河边让自己给她拍的写真,想起白白的汹涌波涛,风情万种的风姿。

  “琴姐,是不是也可以录一个写真?”

  “你小子想的美。”

  琴姐穿好衣服,说道:“好了,我要去那边,今天晚上有一个小活动,摄影协会举办的,非要我去给她们讲课。大概两小时以后回来。”

  “琴姐,你成教授了。你的学员都很文艺吧?”

  “啥教授?放心吧,是女摄影家协会,她们都是一些有钱有闲的主,还有县里的女领导。就讲一些入门知识,讲多了她们也不懂,都是附庸风雅的,现在领导流行摄影,没有几个能坚持的。”

  “那你就快去吧。”陈放说。

  “要不要等我?”琴姐妩媚的问道。

  “嗯,我还是回去吧。你就忙吧。”其实陈放真的想留下来。和她的缠绵交媾经常出现在脑海,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

  她的熠熠生辉的眼睛就像电力不足的灯泡,慢慢的暗淡。

  “知道你当了官,把你姐忘了。”

  “不是,姐。”陈放能说什么呢?

  “好吧,你回去吧,这里还有一盘空白带子,那一盘用完了,就换上,不够了打电话,我这里有。喏,这是电池,电力不足了,你换上,好吧,我也要走了。”

  陈放走出婚纱摄影的,琴姐在后面“哗啦”的拉上了卷闸门。

  第二天就是星期六,陈放依然来到了乡政府,乡政府大院里空空如也,除了看门的,几乎见不到一个人影,陈放把摩托车停好,在院子里吸烟,他在考虑要不要去那个废品收购站,那里面的情况太复杂,陈放又不熟悉,觉得没有一点把握,不去吧,那个收废品的老头已经答应过两天看看,如果不去,就怕以后去会引起怀疑,或者那老头就不会让他在那里呆了。

  院子的大树旁有“哗啦啦”的流水声,陈放望去,见是王小蒙在洗衣服。

  王小蒙也在往这里张望,看见陈放又把脸扭了回去,脸色阴沉。

  这个姑娘肯定是生自己的气了。

  陈放就走过去。

  “洗衣服哩,小蒙。”陈放主动搭讪到。

  王小蒙一直“哗啦啦”的揉搓衣服,不理会陈放。

  陈放故作仰天长叹一声:“哎,难啊,光棍汉的衣服没有人洗。”

  说罢,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陈放回到办公室,吸了两只烟,考虑如何能够把证据取回又能够安全的回来,一时没有完全的把握和信心。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到这里,就关上门,准备走。

  王小蒙到了门前。

  “陈乡长,巴结一下领导,把你要换洗的衣服拿来。”

  陈放抖了抖衣服,说道:“都在身上,还没有来得及换下。”

  王小蒙撇着嘴下去了。

  陈放骑上摩托车,一溜烟的出了乡政府。他怕王小蒙再拉住他,非要去看黄河。

  仍然沿着上一次去的路线,没有走河堤,而是过村庄,到了丁大憨住的地方,丁大憨正准备出去,看见陈放又来了,就把他让进院子里。

  “用你的三轮车,再装一车废品,还往那个地方卖去。”

  陈放换了衣服,穿上丁大憨捡来的衣物,把录像机藏在身上,全身和丁大憨没有多大区别。

  很快装好,这一次,陈放主要捡塑料垃圾,装了满满一车。

  晃晃悠悠陈放和丁大憨又来到了那个废品收购站,敲了门,还是那个老汉,见是陈放他们。老汉打开门。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