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捡垃圾挺快的,这才几天你们又捡了一车。”

  “俺爷俩的。”陈放说道。

  进了院子,这一次,老汉用称称了一下,总共是六十三块钱。老汉给了六十。老汉认真的要再拿钱。陈放说:“不要了,大爷,你买烟吧。”

  陈放故意装作腿脚不便,慢吞吞的卸垃圾,一边和老汉聊着:“大爷,你给老板说了没有?”

  “啥事?”老汉估计把上次陈放说的是都忘了。

  “就是我想在这里干活,看能不能留下。”

  老汉这一次认真的看了陈放。

  “看模样你不是干这个的啊?”老汉说。

  坏了,尽管换了丁大憨捡来的衣物,脸上装了垃圾也没有洗,估计还是难以掩盖一身的英气,长得帅也是毛病啊!陈放心里想。

  “大爷,不瞒你说,家里有事,落难了。”

  “是不是你和人家的媳妇好上了,叫逮住了?”

  陈放嘿嘿笑着,故意不解释,随他怎么想。

  “这条腿是不是因为这个叫人家给废了?”老汉用扒拉垃圾的棍子敲了一下陈放故意装瘸的腿。

  “嘿嘿嘿”陈放还是不语。

  “看你身强力壮,眉清目秀的,一看这一辈子就是命犯桃花。年轻人,要记住这一次教训,大爷我当年在村里也是混的抖啊,还不是因为女人?”老汉像自言自语的说道。

  “大爷,我一定记住您的教诲,过了这个坎,家里的事处理好了,以后就会经常来看你。”陈放顺着老汉的话说道。

  “你大爷老了,一辈子就得了一个教训,一个道理,就是花花的女人靠不住。”

  “是,大爷,这一次我也是这样的教训,一定会牢记教训。”陈放笨嘴笨舌的说道。

  丁大憨拿了钱,呆呆的等着陈放。

  陈放拿起一根棍子往三轮车上重重的敲了一下:“你还不滚?”

  丁大憨恼怒的看着陈放。

  “他是哪里的?”老汉问道。

  “一个傻子,路边上碰见的,不知道是哪里的。”陈放说道。

  “你不能那样对待他,你们一起来的。”

  “我一分钱不要,这两天捡废品的钱都给他。不给他一块了,傻屌。”陈放又敲了一下丁大憨的三轮车。

  “快滚。”陈放高声叫到。

  丁大憨终于慢吞吞的走了。

  “你不回去?”老汉奇怪的问。

  “不是说让我留在这里的吗?”

  “你这个孩子,我还没有给老板说哩。”

  “不要紧,大爷,我在这里先干着,老板来了你再给他说不耽误。”

  “老板要是不愿意怎么办?”

  “不愿意我就走呗。”陈放故作轻松的说道。

  看着陈放一瘸一拐的在整理垃圾,老汉满意的笑了,管他哩,老板不愿意他走,最起码他帮我干了这些活。老汉心里美美想着。就点上一支劣质的烟,靠在院子里的一个捡来的破沙发上大口的吸烟。

  “老板给的钱不多啊!”老汉说道。

  “多少无所谓,我就是在这里留一段时间,家里的事说好了就回去。”

  “晚上你住哪里?”

  “随便,那里就行。”看看院子里搭了一个棚子,估计是老汉晚上住的地方,就说:“要不,晚上我和你做个伴,先和你一起对付几晚上,你看行不?”

  “好,也行。不过,老板这两年挣了钱,脾气大,我瞅机会给他说,老板没有答应之前你不要见他,他来了你就先躲在棚子里再说。”

  “好好。”陈放巴不得先躲起来,万一见了老板,被那个胖子认出来,就前功尽弃了。

  老汉把大门锁了,院子里就陈放和老汉两个人,老汉坐着吸烟,陈放装作瘸腿,别扭的分拣垃圾。

  一直干到天将黑了。老汉很满意,就说道:‘歇一会吧,孩子。’

  “不累。”

  “你这是何苦哩,都是女人惹的祸啊!”老汉又感慨道。

  “大爷,你咋吃饭?”陈放问道,忙活了这么长时间,陈放也是饿了。

  “就在这里做。”老汉指了指棚子。

  “大爷,你今天帮我了忙,我要好好谢谢你,我兜里还有钱,一会儿我去买瓶酒,我请你喝酒行不行?”陈放已经把录像机藏在一个角落里。

  老汉“嘿嘿”笑了,说道:“一会儿说不定老板就要来了,还有工人要上班,等到他安顿好了,再喝酒。”

  ‘好,要不,我先去买酒?’

  “你看看外面有人没有,不要叫老板看见了。”

  “好。”

  老汉打开大门,陈放探头往外看了看,昏暗的夜色,不见一个人影,就拍拍身上的土尘,骑上老汉的破自行车,往村子里骑去。

  陈放知道村头有一家小商店,就径直过去,十块钱买了两瓶高粱酒,两袋花生米,几根火腿肠,两包两毛钱一包的烟。卖东西的女人多看了陈放两眼,说道:“你是在这里干活的?”

  “是,是。”陈放胡乱的答应。

  慌慌张张的回来,老汉已经在门口接应,估计老汉好久没有喝酒了或者老汉就是爱喝酒,看见陈放手里的酒瓶,浑浊的眼里放出了光彩。

  “进屋歇一会吧,一会儿他们都进来了,我把大门锁了,咱就开始喝酒。”

  “好的。”

  进了老汉的屋子,里面和外面差不多,一样的乱糟糟的,一样的气味难闻。一个黑黢黢的小锅用三块砖头支着,一张床,床上是分不出颜色的破被子,

  陈放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倒在床上,累,装着瘸了一条腿,更累。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了,外面静悄悄的,整个河岸两侧没有一丝动静,只有靠近院子的几棵大树上偶尔的鸟叫,像是大鸟在训斥不听话的小鸟。

  忽然,外面响起了汽车上,听声音就是前天那个胖子开的小车。

  院子里的一个灯泡亮了,老汉一颠一颠的提着钥匙去开门。

  大门打开,进来一个壮汉,正是胖子。

  “老韩,今天不少干活,废品捡了不少。”胖子说道。估计是看到院子里清爽了很多。

  “是,是,老板,今天天气好,多干了一会儿。”

  “不错。”

  “老韩,这几天招呼紧一点,钱不好挣啊!最近好像有人盯上咱们这里了,无关人员不要让他进来。”胖子说道。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