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

  过了一会儿,外面进来几个男人,老韩打开废品收购站角落的一个门,几个男人进去了。

  透过窄小的窗棂,陈放一直用录像机照着外面的一切,录像机陈放早就藏在了屋里,外面光线昏暗,勉强能够看出人影,管他哩,先录上再说。

  胖子到了角落里的门。一会儿,又出来了。老韩连忙把门锁上。

  汽车声响起,胖子走了,大门“哐啷”的也锁了。

  老韩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然后关了灯泡,走近屋子。

  陈放收起录像机,藏好。

  “你刚才没有给老板说我要来?”陈放知道老韩肯定没有和胖子说他的事,就故意问道。

  “你不知道,老板脾气怪得很,我得等到老板高兴了才能说。”不知道是不是老韩真的怕胖子,还是想要陈放白白的给他多干几天活。

  “陈放吧?”陈放已经把屋子收拾了一番,一个盆子上放了一个锅牌,上面放上买来的花生米,火腿肠。没有酒杯,就用老韩了两个碗。

  “吃饭。”老韩高兴的说。

  “刚才我看见有几个人过来了,他们不会来吧?他们要来了,酒就不够喝了。”陈放说。

  “他们不回来。他们干活哩,要到天快亮的时候才走。”

  “他们夜里干啥活?”

  “你不要问,看见只当没有看见。知道了吗?老弟。”老韩白天叫他孩子,现在叫老弟,估计是陈放买的两瓶酒的缘故,看来,有钱了辈分也会长。

  “知道,知道。”陈放连忙说。

  两人分别坐在捡来的破沙发上。

  “大爷,谢谢你收留了我,我给您敬一个酒。”陈放说了,给老韩的碗里倒上。

  “说啥谢谢,说都有落难的时候,看你挺精明的,在我这里就屈才了。”

  “哪里,只要有口饭,过了这个卡,以后就找一个好工作,好好过日子。”陈放说。

  老韩抿了一口酒,顿时裂开满是胡须的嘴巴,一排黄牙,不知道多久没有刷了。

  “酒是好东西啊!”咽了一大口酒,老韩说道。

  “看您的身体,年轻的时候,就量一定很好。”

  “不瞒你说,你大爷年轻的时候,不光是酒量好,活儿也干的好,可是现在老了。”老汉说道。

  陈放陪老韩喝了一口。

  这时,忽然响起一阵怪异的震动声。沉闷,像来自地层,“嗡嗡”的,小屋子就感到震动。

  “啥响哩?”陈放问道。

  “不要管,是机器声。机器一响,他们就忙乎开了,咱爷俩就放心的喝吧,他们明天早上才会出来。”

  “这时候啥机器会响?”

  “别问了,来喝酒。”老韩端起碗,主动和陈放碰,半碗酒老韩差不多喝完了,已经渐渐的迷醉,话也多了。

  “大爷,你家是哪里人?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

  “东乡的,离这里一百多里地。”

  “你家里还有谁?你不回家看看?”

  “说来话长,你大爷家里有老婆孩子,都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他们过得都很好。”

  “你这么大年龄,该回家了,外面不方便的,有个小病啥的,跟前得有人照顾啊!”

  “哎,你大爷有家回不去呀,有家不能回呀。”老韩黯然的说道。

  看来,老韩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陈放拿起酒瓶给老韩添上酒。

  “来,大爷,不想那些伤心事。我也是有家不能回的人,男子汉大丈夫,四海为家,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没酒喝凉水,人生苦短,喝死只当驴踢死。”陈放故意装作喝醉的样子说。

  “不能那样说,你叔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后悔呀,不是自己的就不要伸手,是你的终究就是你的,扔都扔不掉。”

  “大爷,看你这么大岁数,腰板挺直,浓眉大眼,年轻的时候,一定有很多人喜欢你吧?”

  “是哩,你大爷年轻的时候,家里穷,不过那时候每一家都差不多,你大爷是一个有心人,十五六岁就跟村上的木匠学活,不到二十岁就是一把好手。你看,这叫啥家具?不就是一个木头壳子,填上烂棉花,外面蒙上一层皮子,就叫沙发,还挺贵的。”老韩拍拍屁股下面的破沙发说道。

  “就是,家具店的沙发,看上去怪好看,其实里面就几根弹簧,塞进去海绵破棉花,就成沙发了,坐不了两年就坏了。”陈放应道。

  “我年轻的时候,做的家具,估计现在有人家还在使用。一把椅子,不用一根钉子,摔都摔不坏。打的架子车棚,拉几千斤的东西,多少年不会坏。我结婚的时候,床是自己打的,桌子是自己做的,桌子上的雕花,美的很,几块老山木,我雕了差不多一根月,现在还应该在老家里。”

  “大爷,要是现在你就是工艺大师了。”陈放恭维道。

  “不行了,现在都是花花的东西,好看,不耐用,搬一次家就废了。我们以前的老手艺不行了,年轻人不认。”

  “一看大爷就是一个有本事的人。”

  “你大爷年轻的时候,三里五村很有名,那一家修房建屋,结婚娶媳妇,讲究的人家的家具都是我打的,那时候你大爷吃香喝辣,也是风光的很。”老韩像是回到了曾经美好的岁月,慢慢端起酒碗喝了。

  “那,大爷您,不知道我该问不该问,你现在······”

  “我知道你要问啥?是不是要问你大爷我现在怎么沦落到这种地步?我就跟你说了吧,你不要笑话,还不是因为年轻时候的一段风流债。”

  “大爷年轻的时候,按现在说就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你小子怪会拽洋词哩,不瞒你说,你大爷那时候说媳妇的踢烂门槛,不久就和邻村的一个漂亮姑娘结婚了,几年,就给我生了两男两女,小日子过得美,要是一直这样下去,你大爷就不会到这一步了。”

  “那是咋回事?”

  “那一年我堂叔结婚了,说是堂叔,其实他比我还小几岁,但他是长辈,没有出五服的长辈。堂叔高大帅气有力气,可是有力气就是不用,懒,脾气还大,和别人打架一人能打三四个。结婚了,堂婶是几十里外的一户人家,算是远嫁到我们这里,之所以远嫁,一是堂叔远近闻名,一般的姑娘不敢嫁给他,二是堂婶家成分高,长得漂亮,也不怕你笑话了,现在知道她在娘家的时候和村里的一个小伙有点事,那小伙父母嫌堂婶家成分高,不愿意,但是名声坏了,有人就跟堂叔说媒,堂叔仪表堂堂,就愿意了。”

  341幸亏不是潘金莲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