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瓶酒已经差不多喝完了,老韩打了一个哈欠,说道:“时间不早了,睡吧。”

  “您继续讲呗。”陈放说。

  “不讲了,都是年轻时候的丑事。”老韩呵呵笑着说。

  “您好长时间没有回家了。”

  “好长时间了,好长时间了。”

  “您一定很想回去吧?”

  “回不去了,自从那一天带着工具出来的一天就回不去了。”

  “您家是哪里?具体的村子?”

  老韩说了一个地方,不是很远。

  “我回去了,有机会到你们的村子去看看,给你的家里人说说,你很想回去。”

  “不用了,没有脸面回去了,睡吧。”老韩催促道。

  老韩真滴是喝多了,往床上一躺,就呼呼的打起了鼾声。

  陈放没有一点睡意,趁出去解手的时候,站在垃圾堆的高处,往隔开的那个院子观察,大黄狗叫了起来,陈放早有预备,把剩下的两根火腿肠扔给它,大黄狗得了贿赂,刁起火腿肠就钻进窝里。

  院子里是低矮的房子,隐隐约约可以见到里面有灯光,“隆隆”的声音就是从那里发出的,看不见人影。

  回到屋里,看见老汉已经睡熟,就悄悄的解下他腰带上的钥匙,带上录像机,绕过垃圾堆,轻轻的就把那一扇门打开了。

  一进门,陈放差一点掉进去,原来,另一个院子的房子一半在地下,就像农村的地窨子,顺着台阶一步一步的下去,拐过一道弯,前面豁然开朗,昏黄的灯泡被灰突突的粉尘包围着,机器隆隆的响,气味难闻,几个带着口罩的人在机器旁忙活。

  陈放就找了一个阴影处,把录像机拿好,对着机器就录,这是一个小型的化工厂,用垃圾生产各种塑料制品,没有任何除尘处理污水设施,里面的气味令人窒息,看到一条粗大的水管子把机器上留下的黑黢黢的废水直接排出去了,这肯定是一条暗管,进入了河底,怪不得陈放在河里一直找不到排污口。

  忍受着难闻的气味,陈放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转动的机器。从几个角度录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放觉得差不多了,就寻找有标志性的东西,准备录上。

  忽然,头上重重的挨了一下,陈放立即发蒙,一下子瘫倒在地。

  醒来,听见隆隆的机器在响。勉强睁开眼睛,看见两个人站在面前,其中一个就是胖子。活动一下,发现手被绑在一个管道上,房间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桌子上放着陈放带来的录像机。

  “说吧,你是干啥的?今天说不好就不要想回去了,看见没有外面就是三湾河,河堤里的淤泥很深,把你埋进去,估计几十年不会有人发现。”胖子说道。

  陈放想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给他说自己的真实,自己一个副乡长,说出去太丢人了。看胖子凶神恶煞的样子,他知道,胖子的心里更害怕,毕竟他在做违法生意,不会因为一个污染企业去杀一个人。

  想到这里,陈放忽然一笑,说道:“大哥,俺是领帮村的,听说你做生意发财了,就想来看看,可是在外面什么都看不到,想跟你说几句好话,学习经验,你肯定不会说,就想到夜里来看看,偷偷的录上几段,回去研究研究,俺也准备买这样的机器。回去生产。”

  “说的是娘希匹,还没有见过这样做生意的,不要胡编,老实交代,不然你可以去打听打听俺胖子的名号,不是好糊弄的主。”胖子说着,上来就找陈放的脸上左右开弓两个耳光,陈放觉得耳鸣目眩,眼前金星乱晃。

  “大哥,真的就是这样的,你不信可以打听一下,俺家是白庙乡的,家里有一个废品收购站,就想着和你一样的做生意发财。”陈放胡乱的编了一个村子,胖子就是去打听也问不出来。

  看陈放坚决的态度,胖子将信将疑。

  “大哥,俺家里很多塑料废品,不行了明天我拉来,都给你,便宜给你,行不行,就算是今天冒昧您的补偿。”

  “说的是真话吗?”

  胖子上来,抓住陈放的头发,突然的就照陈放装瘸的腿上踢了一脚。

  吃点饭故作痛苦的惨叫一声。

  “你要是敢说瞎话。一定将你喂老鳖。”

  胖子打着哈欠出去了,估计是在睡梦中被叫醒来到了这里。

  屋里剩下一个戴口罩的人,看不出面目,估计年龄不会小了。

  陈放一直耷拉着脑袋,样子像昏睡过去,背后,他的手在不停的动作,慢慢的把绳子挣开了,这些土包子,捆人都不会捆。

  过了很久,屋里就“嗡嗡”的机器声响,戴口罩的人昏昏欲睡,估计时间已经到了黎明,到了天亮,机器一停,他们就会腾出人手,专门来对付他了,必须在机器停止以前逃跑。

  看准时机,陈放去掉手上的绳子,一个箭步冲上前,抓起录像机就跑,录像机是琴姐借的,一定很贵,估计要一万多的。肯不能拉在这里,便宜了胖子他们。

  动静惊动了戴口罩的人,他上来就要拉陈放,这时候陈放不能在装作你瘸腿了,就抬起一脚,一下子踢到口罩上,那家伙想不到陈放的手脚这么利落,一手捂嘴,一手就上来拉陈放,陈放挥拳照这家伙的面门就是一拳,这家伙踉踉跄跄就要倒地。嘴里大声的叫唤:“快点来,快点来,人跑了。”

  出来这间屋子,陈放一时没有闹明白方向,往前跑了两步,觉得不对,就又拐了回来。这时候,在机器旁的几个人看见屋里忽然跑出一个人,又听见有人大声的叫喊,就蜂拥着往陈放这边过来。

  陈放怀里抱着录像机,见人上来就是一顿拳脚,只打的这几个人哭爹喊娘。

  一个家伙手里拿着机器上的扳手向陈放扑来,陈放躲过,跳将起来,一脚踢在这家伙的面门上,他踉踉跄跄的后腿几步,一头撞在机器的铁架子上,脸上立即开了花,血顺着脖颈往下流。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