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丁大憨。弟兄两人顺河堤往回走。

  过了不远,陈光停下车,说道:‘哥,警车你能不能开?’

  “开回去没有问题。”

  “你开车,我骑摩托。”

  “好。”

  回到乡政府,因为是星期天,院子里的人不多。陈放就对陈光说:“刚才路过河堤,不知道你发现没有,河堤附近有一个院子,那个院子里有一个污染企业,是化工企业,污染严重的很,昨天晚上,我就是去那里了,本来想取一些证据,举报他们,不想被发现了,跳墙的时候,胳膊上被划了一下。”

  “我的哥,你做事怎么还是这么激进,剑走偏锋。你不知道,凡是做这种企业的,黑白通吃,你就是举报,举报件没有下来,他们就知道了,轻者不理,照样开工,严重了,关几天,风头过了,照样生产。和他们叫啥劲?”

  “你不知道。下游的几个村庄的庄稼减产严重,和污染有关,不把那个企业关了,下游的污染会越来越严重,时间久了,地下水也会污染。”

  “以后你不要单独行动了,有事就叫上乡里的人。”

  “这事,人多了弄不成。”

  证据取到了没有?”陈光问。

  “本来取到了,准备回来,被发现了,录像带他们取下了。”

  “没有大碍就行。你是万幸,那里的群众不好惹,我知道,那边的一帮人结伙,盗窃抢劫,制假贩假,垄断市场,那里连续发了几起大案,有的虽然也破了,但是内行一看就知道,背后的大家伙根本就没有揪出来,仗着在省级的边缘结合部,胡作非为,几个乡镇被他们搞的乌烟瘴气,有老板在县城开了歌厅,洗浴中心,黄赌毒,藏污纳垢,已经具有黑社会性质。那是外省的地盘,你不要惹他们,你一个副乡长,在他们眼里就不算一个菜。”陈光说道。

  “刚立了一个二等功,就教训开你哥了?你当公安的就不能有这种思想,啥球的黑社会,不就是几个无赖纠集一起,网罗一些劳改释放人员,欺负老百姓,真要有风吹草动,他们比谁都窜得快,他们胆小的很,他们就是抓住老百姓软弱的心里才干那些事情的,你只要有正气,严格执法,他们怕的很。”

  “理论是这样,可是一部分人已经被他们拉下了水,手硬不起来了。”陈光说。

  “好吧,你去吧。今天还要加班?你几个星期就没有回家了,抽时间回去看看。”

  “好,争取下一个星期天回家去。”

  星期一一上班,陈放就找到李力乡长,说道:“李乡长,向你汇报一下晋村上访的事情。”

  “晋村上访?”

  “就是上一周晋村因为庄稼减产的事情来乡政府闹事的事情。”

  “这个晋发根,你给他说,那个张五妮刚稳住没有几个月,这有出现上访的事情,问问他还弄成弄不成了,不要倚老卖老,不行了就换人,整天净他们村里的事情。”李乡长说。

  “不能光愿晋发根的群众工作没有做好,我到他们的地里看了看,确实,庄稼减产严重。”

  “庄稼减产就完全愿乡政府?是不是不会种地?”

  “我看了,主要原因是因为河水污染,村民浇地用了河里的水。”

  “那就不会不用河水浇地?”

  “机井不够用啊。”陈放说。

  “那你说咋办,河水污染,又不光是一个三湾河污染了。你到处看看,那一条河里的水不都是那样,发展工业经济,工厂不冒烟,不排水,会有发展?大气候,你我都阻挡不了,发展就要有牺牲,难道就一个晋村的粮食减产了?”

  “那总得的想办法解决吧,不然,估计这一周群众还会来乡政府,来乡政府不怕,就怕他们到县里,或者到市里,就麻烦了。”

  陈放一说群众要往上面捅,李乡长沉默了。

  “李乡长,你看庄稼就要收了,是不是先想办法把眼前的事解决了,先稳住晋村的群众。”陈放说。

  “说一说你的想法?”

  “我想眼下,是不是筹一笔钱,给群众一点补偿,想平息了群众的情绪,以后在做长远打算。”

  “你是说让我筹钱?”

  “看乡里能不能挤出来一点钱?”

  “乡里哪里会有钱?上一周,在草甸子里,赵书记逼着把乡政府民政上的钱都动用了,为了草甸子的项目尽快开工,民政的钱挪用不是小事,四季度县里如果不能把今年的办公经费发了,把民政所的钱补上,我这个乡长就干到头了。还往那里弄钱?”

  “能不能往县里的部门申请一下,给点补偿,比如县民政局,农业局或者保险公司。”

  “那几个局长都是大爷,没有事了兄弟长兄弟短的,你要是要钱,脸就拉下来了。”李乡长不想去县里协调,往人家兜里要钱的滋味不好受,他们多是笑脸相迎,到了具体的事就相互推诿。

  这时候陈放的电话响了,一看是晋发根的,陈放估计他还是说庄稼减产的事情,就开着免提接了。

  “陈乡长,那个是说的怎么样了?”

  “啥事?’陈放过意装作不清楚的样子。

  “就是上一周群众往乡里问的那个事。”

  “你是说群众上访的事?”

  “不是上访,就是那几个群众反映庄稼减产的事。”晋发根不想承认村里群众上访了,说出去不好听。

  “这不我正在李乡长的办公室汇报这事。”

  “你们赶快商量一下,看咋弄?现在,村里的几个群众又开始纠集,说要到县里去,还说今年秋季的庄稼不收了,收了就没有了证据,今年秋季不收,小麦不种。这村里几千亩地的事,就麻烦了。”

  “你先稳住他们,我给李乡长汇报,看咋办?”陈放说了,挂了电话。

  “李乡长,你看咋办,他们准备到县里上访,这几千亩的庄稼不是小事,我看了,有的地块的庄稼就收不了多少,不够犁地耙地种子化肥钱,他们真滴把地撂这里了,可是大事啊,万一被报纸电视一宣传,咱们就成典型了。”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