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乡长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说道:“这样,你一会儿就到晋村去,稳住群众,绝对不能到县里去,我这就给县里的领导,给赵书记汇报,中午叫上县里的几个部门头头吃顿饭,让他们想想办法,民政局有救灾款。县里财险公司每年乡里交几千块的农业保险,今年说什么要拧回来一部分。好吧,你现在到晋村,我安排其他的事。”李乡长说道。

  “好,我现在就去。”

  下楼,叫上王文成,还是陈光说的对,以后不能单打独斗,叫上乡里的干部,王文成是信访助理,不能让这小子耍滑了。

  王文成听说到晋村去,心里不大乐意。

  陈放骑上摩托车,王文成坐上。

  “你给晋发根打电话,让群众打村委会去,就说咱们马上就到了,不能让上访的群众出村。”

  “好。”

  到了晋村,陈放问王文成,村委会在哪里?陈放虽然来过晋村多次,连一次村委会都没有去过。

  “过了前面放大街一拐就到了。咱们这是要到村委会去?”王文成说。

  刚一拐过大街,就见前面几十名群众聚集在前面。

  “前面就是村委会。叫我说,咱不能去那里。”王文成说。

  “不去村委会去哪里?”群众在那里等着。

  “庄稼减产的事能解决吗?”

  “李乡长正想办法。”

  “那不就是还没有解决的办法?”王文成说。

  “正在解决。”

  “正在解决就是没有解决,咱们到那里说什么?你就是说的天花乱坠,老百姓不认,白搭。要是遇见有人找事,轻者挨骂,重者挨打,有一个地方村里闹事,把一个副乡长拘禁了三天,咱不能大意。不能一下子就进去,先找一个地方问问晋发根再说。”王文成是一个老信访助理了,遇事就先找退路。

  “不会那么严重吧,你是不是害怕了?村里群众多数都是通情达理的,不是你想像的那么坏。”

  “就怕个别群众捣乱。”王文成嘟囔着。

  说着就到了村委会。

  说是村委会,其实还不如一处民房,院子蒿草丛生,三间瓦房,墙体斑驳,两个窗户没有窗扇,几个锈迹斑斑的钢筋支撑着。

  院子里站满了人,老人妇女居多。一圈子人围着晋发根,像开批斗会一样的围着他。见陈放两人进来,晋发根像见到了救星一样。

  “你们看。乡里的陈乡长和王助理来了,有啥话,咱慢慢说,行不?”

  众人扭头,见到了陈放,呼啦一下就把陈放和王文成包围了。

  “乡政府有没有一点诚意,说是一星期就解决,这一星期就过去了,没有一点动静,说白了就是糊弄我们,你说,乡政府到底能不能解决,不能解决就不要大包大揽,我们到县里去,让县长解决。”一个妇女快言快语的说道。

  陈放还没有开口说话,又一个卷头发的男孩说道:‘乡政府搭球了,他们不是吃粮食长大的,他们会管咱们死活?’

  陈放立时就想发火。

  晋发根一见群众激动,就说道:“大家有事说事,有话慢慢说,不能侮辱人,不能骂人,陈乡长王助理专程跑来就是来给咱们解决问题的。”

  “好,让他说。”

  “搭球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河水变清了,他不用来,啥问题都没有了,到时候给你们送锦旗。”

  人群里七嘴八舌,乱哄哄的。

  “叫他们选几个人进来,我们到屋里说,这样解决不了问题。”陈放对晋发根说道。

  陈放和王文成进屋,屋里一张老式的办公桌,两张连椅,灰突突的,肯定是好久就没有人来过了。

  “大家静静,听我说,这样闹哄哄的,说不清楚,大家选几个代表,进屋里说。”晋发根在外面嚷到。

  “让我们选几个代表,你们要记住我们,是解决不了,你们会秋后算账,到时候会来抓我们,知道你们的把戏,我们都是代表,让那个毛孩子说吧,啥屌乡长,不知道是巴结上谁了,一个屌孩子会当上副乡长?”人群里有人嚷到。

  “看看,陈乡长,我说不让你过来,你非来,这里的局势不好把控了。”王文成说道。

  “没事,我们是诚心诚意的来解决问题的,一会儿群众发泄够了,好好给他们解释一下就行啦。”陈放说道。

  “恐怕不会那么简单。”王文成忧心忡忡。

  见晋发根的话没有作用,陈放就走出屋子,站在屋檐下的台阶上,说道:“乡亲们,我叫陈放,是乡里的副乡长,老家是东拐村的,大家可以打听一下,我家一直都是种地的,俺爹种地,俺爷种地,俺太爷也是种地,再往上我就不知道了。”

  人群稍微安静了一下,大概是被陈放朴实的话吸引了。

  “对了,俺爹地种的不好,不大会种地,他是赶狼猪的,就是十来年前走街串巷赶狼猪的那个,叫陈三,年龄大的肯定会认识他。”

  一提到赶狼猪的陈三,有人笑了,说道:“原来是赶狼猪的陈三家的小子,那些年俺家的母猪都是他配的种。”

  “你媳妇是不是也让他配种了,要是那样,你就有一个小子亲戚了。”

  人群发出一阵哄笑。

  “我今天来,就是来来告诉乡亲们,我们已经查到了污染源,就是里外面这里不远的河的上游,我们已经采取了办法,只是那里不归我们这里管,严格的说,不归我们省里管,因此处理起来就要费一些周折,不过请大家放心,那个污染企业一定会被治理的。”

  “说来说去不还是啥球问题没有解决。”卷发的那个男孩说道。

  “但是来的时候,我已经把情况给书记乡长汇报了,今年乡亲们的损失,我们争取最大努力,给大伙一点补偿,减少损失。”陈放说道。

  “补多少?”有人质问道。

  “这个问题,书记乡长正给县里领导汇报,最大努力争取。”陈放说道。

  “大家都回去吧,陈乡长已经给大家解释了了,玉米大豆该收了,上地干活吧。”晋发根说道。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