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发根渐渐平静下来。说道:‘陈乡长,你回去给赵书记李乡长汇报一下,这个村主任我是干不了了,这几年少干活了吗?少为群众办事了吗?刚才你都看到了,咱们一门心思的来解决问题,他娘的哪一个理解,还他妈的找事。’

  “晋主任,你消消气,刚才你也有不对的地方,说他们两句回家陈放就得了,你咋嘴里骂人哩?现在的年轻人自尊心强,你又接他们的疤,你知道他们就不想找一个媳妇?哪一个村里不是有几个二十多的男孩没有人提亲?他们会不着急?你偏偏就这样的说他们。”陈放说。

  “说他们怎么了,我说的不是事实?不要说他们几个毛孩子,就是他们的爹,我骂他们几句他们也不敢吭声。”

  “那是以前,以前的干部都是这样,群众习惯了,不骂几句,手腕硬一点,工作开展不下去,那时候是搞计划生育统筹提留,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就是搞好服务。”

  晋发根的气慢慢消了,胸脯不再一起一伏的,说道:“走吧,回去吃饭,经这几个熊货一捣乱,这就过饭时了,回我家里吃饭。”晋发根说道,

  “好吧。”陈放和王文成就站起来。

  晋发根一拉门,门被从外面锁上了。晋发根气的又要骂人。

  “别骂了,一会儿看看是谁把门锁了,叫村委的其他干部打开就行了。”陈放对晋发根说道。

  这一次晋发根很听话,没有骂人。

  等了一阵,不见有村委其他干部过来。陈放看看屋门能不能从里面打开。忽然院子的大门咣的一声打开。

  “刚才谁打人了?出来,给老子来过两招,啥鸡巴干部,就会吃老百姓喝老百姓的,不敢干一点正事,今天的事咋说?到底是补偿不补?说清楚?”外面的人叫到,透过窗棂,可以看到不是刚才的小年轻,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男孩脸色猪肝一样,很显然他是今天中午喝酒了。

  男人后面还跟了几个人,估计是今天他们一起喝酒的,一个个都是面色绯红。

  “这几个人是谁?”王文成问。

  “村里的,早就想把我赶下去,他们好接班。”晋发根说道。

  “晋发根,你怎么装老鳖了,有种出来,你打俺侄子干啥?今天说清楚?”外面的那个男人说道。

  晋发根忽的站起,要往外冲,陈放连忙拉住,看来,形势的发展逐渐变味了,不能再由晋发根任性了,搞不好会出大乱子。

  外面的人越聚越多,听到吵闹声,吃过午饭的妇女老人不断的往村委会里涌来,院子里已经塞得满满的。

  “陈乡长,你看,我不让你过来,你非要过来,现在的局面有点麻烦了。”王文成忧心忡忡的说道。

  “没事,不就是几个酒鬼吗?我们没有恶意,他们不会怎么咱们的。”陈放宽慰道。

  “谁打俺儿了,让他出来。”外面一个妇女叫到,想来一个是卷发男孩的娘了。

  “让他出来,看他这些年都干了啥?问问他晋发根。”

  “晋发根,你说说那一年河堤上的树你卖哪里了?”

  “晋发根,你说一下罚我的计划生育钱弄哪去了?”

  “晋发根,前年交粮,晋村的为什么一人比其他村的多十斤?”

  外面的责问声越来越多,责问渐渐的变成了谩骂,有人隔着窗户往里面扔砖头。王文成一看势头不对,连忙站起来把屋门从里面栓上。

  晋发根由刚才的愤怒逐渐变成了恐惧,他不知道这么多年,一直在村里面说一不二,威风八面的人物,怎么就忽然变成了众人讨伐的对象。

  “外面都是啥样的人?”陈放问道。

  “是姓吴的那一大家子,早就想把我弄下去,他们家族的人好上来接替村主任。”晋发根说道。

  “他们家族有多少人?”

  “我们的村子叫晋村,其实姓吴的人家要占大部分,原来他们家族勾心斗角的厉害,没有一个人能够撑住台面,姓吴的就没有干部,这几年年轻人外出的多了,剩下的一部分就开始嘀咕事,统筹提留扛着不交,计划生育的罚款不交,几个家族不成器的家伙在村里为非作歹,因为他们弟兄们多,拳头硬,其他的村民不敢惹,我当村主任的,管了他们的几档子事,他们认为我没有给他们面子,没有偏向他们,就记恨我,今天是找到岔口了,故意拌我的难看,陈乡长,村里工作难啊。”晋发根说道。

  三人坐在靠墙的位置,一个个吸着烟,愁眉苦脸。

  “陈乡长,要不,报警吧,让派出所快点来,抓他们几个。”王文成说。

  “等一会吧,一会儿他们不闹了,咱就回去,不能因为几个人说了几句难听话就把他们抓了。咱们的工作没有做好,庄稼减产了,群众心里有气,他们出出气就散了。”陈放说。

  “咣”的一声,门上挨了一砖头。有人开始砸门了。

  “晋发根出来,还有乡里的两个家伙,你们都出来,当着群众,你们说一说你们这些年都为群众办了那些事情,今天说不好,一个都不能走。”外面一个声音传来。

  “马勒戈壁的,都出来,老子今天一个一个的收拾,凭啥那一年派出所抓我?”一个醉汉的声音。

  “这是谁在骂?”陈放问。

  “不要理他,一个醉汉,整天醉醺醺的,老婆跟人家跑了,一个人在家地也不种了,偷鸡摸狗,还有脸说派出所抓他的事。”

  “出来,出来。”外面的叫嚣越来越猖狂。

  “咣,咣。”这一次,不是砖头砸门,而是木棍撞门,年久失修的村委会的房子晃动着,屋顶的尘土“哗啦啦”的往下掉。

  “赶快报警吧,陈乡长,要不,一会儿,门被撞开了,咱们就麻烦了。”王文成再次的请求到,王文成没有手机,三人就陈放拿着手机。

  “你先等一会儿,我和他们说。”陈放说着,就来到了窗户前,王文成连忙拉陈放,可是陈放顽固的就站到了窗户前,他不怕有砖头会飞过来。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