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回到婚纱摄影店,见装修的工人还在忙碌,屋里亮着灯,陈放走了进去,琴姐和那个小姑娘在里面收拾东西,散落的照片,海报重新进行了规整,屋子里又恢复了温馨淡雅。

  两个人的脸上都渗出细密的汗珠。

  “你们吃饭了没有?”陈放问道。

  “还没有。”

  “你们吃饭去吧,我在这里招呼着。”

  “你吃过了?吃的挺快,没有和你女朋友多聊一会?”琴姐说道。

  “我哪里有女朋友?”

  琴姐笑笑,应该是今天的第一次笑容吧。

  “你回去吧,我们就好了,一会儿橱窗卷闸门都修好了,放心吧,没事。”琴姐说道。

  看看自己帮不上什么忙,陈放就说道:“你们有事就随时打我的电话。”说着,在面前的一张纸上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交给那个小姑娘。

  “琴姐不是有你的电话吗?”

  “你也留一个,不管琴姐在不在,有事都打我的电话。”

  “好。”小姑娘答应着。

  星期二,早上点了名以后,李乡长安排今天的工作,三秋生产已经进入高潮,玉米花生大豆开始大量的收割,秸秆禁烧工作进入实质性的阶段。

  秋季的秸秆禁烧工作虽然没有三夏期间紧张,但是时间长,火点多,尤其是犁地耙地的时候,群众会把耙出来的庄稼叶子野草树叶到一起点燃,虽然不会引起大面积的火灾,但是这样一堆一堆的火情此起彼伏,狼烟四起,空气污染严重,防范难度大。

  除了要看好田间,还要招呼着市县的督导组,市里县里组织了若干督导组,被督导组发现了火情,一旦上报,全市全县通报了就麻烦了,挨批评写检查,接受罚款,因此,李乡长就要求,凡是见到督导组,必须在第一时间向书记乡长汇报。

  不是有了火情就汇报,火情年年有,处处,防不胜防,关键的就是要和督导组搞好关系,就是他们没有发现问题,也要及时的赶到,送几瓶水,几包烟,到了饭时要安排吃饭。如果没有招呼好这些大爷,你就倒霉了,他们会不断的到你的辖区转悠,直到发现了火情为止,到时候你再殷勤,晚了,等着挨收拾吧,一个秋季叫你不得安生,写检查,做汇报,做整改。

  乡里的干部有的坐车,开着秸秆禁烧的大喇叭。有的骑着摩托车,插着小红旗,穿着迷彩服走了。

  李乡长会办公室,陈放随机跟了过去。

  “你咋不进村?”李乡长问道。

  “给你汇报一下昨天的情况。”

  “哦,是不是昨天上午在晋村遇见了一点麻烦?”

  “不是一点麻烦,是差一点回不来,老百姓就要把我和王文成拘禁了。”

  “他们敢,这个老晋,这几年真的老了,直不起腰、狠不住手了,不就村里几个捣蛋货吗?刚好,借住这一次的事,好好收拾几个家伙,不信他们还到处闹事。”

  “不光怨老晋,老晋也尽力了,群众确实受了损失,老晋不是软,这次是没有硬到点子上,说话硬了点,叫群众抓住了把柄,不依不饶。”

  “最后咋说的?”李乡长问。

  “不是说要给群众一点补偿吗?”

  “以后这样的事你不要乱表态了,给晋村了补偿,其他村怎么办?今年补偿了,明年怎么办?今年河水污染了补偿,明年小麦着火了,怎么补偿,地里水淹了,庄稼旱死了,怎么办?事情多的很,都往我李力要钱,我往哪里弄钱?”

  “总得想办法补一点吧群众真的受灾严重,他们意见很大,不光是对这件事,晋村了群众已经把矛头对住了晋发根,要清算他这么多年来的事情,计划生育,村里的集体财产等,搞不好,这个村子会乱。”陈放说。

  “村里的账就是一本糊涂账,算不清,钱哪里去了?大部分都是吃了。这也给晋发根敲一个警钟,群众工作做不好就会有人给他算账。”李力气呼呼的说道。

  “昨天中午你不是请县里几个部门的头头吃饭了吗?”

  “吃是吃了,酒桌上说的很好,谁知道能不能兑现?”李乡长说。

  “李乡长,还有一件事要向你汇报,以前给你说过,就是彪头村引进了一个项目,一个老板愿意出资,流转土地两千亩,用于种植花卉苗木,现在,玉米就要收了,正式土地流转的好时机,一下子流转两千亩,这在我县还是第一例,彪头的张黑子主任虽然德高望重,有几十年的工作经验,毕竟任务量太大,牵涉的群众太多,里面的事情方方面面,时间又紧,我想,您是不是多过问一下这件事。”

  “土地流转是好事,上面也要求试点,可是这事弄不好后遗症大啊,新生事物,老百姓一时难以接受,情理之中。农业的风险很大,种树种花,要多少年才有税收啊?就没有税收吧?我们是出力不讨好,何必呢?”

  “李乡长,你没有算一算账,你想,种两千亩的花卉苗木,如果效益好了,还可以扩大面积,三年以后是一个啥概念,一片平原林海,景色宜人,不说企业的效益,就是我们乡政府的效益就不得了。”陈放说。

  “乡政府会有啥效益?”

  “绿色是效益吧,环境好,空气好。可以发展旅游,乡村游,种一些果蔬,搞采摘游,搞农家乐,进一步发展,可以搞温泉,搞特色小镇,这是一条新型农村发展之路,上面在要求试点,你想一想,那时候你就是书记了,咱们先行一步,到时候你不就会在仕途上先行一步了?”

  李力乡长沉思了一阵。

  “要不,咱们去彪头村一趟,您就当是秸秆禁烧督导的,听听情况。”

  “好。”李力乡长估计是被陈放打动了。

  “要是觉得可行,您的表态就重一些,严厉一些,把歪风邪气压下去。”

  李力乡长斜眼看了陈放一眼,陈放连忙把话打住,陈放觉得自己的话多了。

  “你这个熊货到乡政府没有几天,会给你哥上课了。”李力乡长说道。

  陈放嘿嘿笑着,连忙说道:“那里敢?以后在您手下,您得多多指导,多批评,多批评。”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