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的落到地面,陈放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地势,虽然上一次来过但是那一次太紧张,没有好好的看一下这个院子。院子里十几棵大树几座低矮的房子紧紧的罩住,在外面几乎看不到房子,以为这就是废品收购站的院子。

  院子的一角是进出的门,透过房门可见里面射出的昏黄的光亮。

  陈放来到光亮处,见房门紧锁,就用钳子用力一拧,锁开了。进到里面,一股浓重的难闻的气息扑面而来,越往下走,气味越重,隆隆的声音也越响。

  下到车间,见一个电闸就在身边,陈放伸手就拉下电闸,正在飞速转动的机器忽然停了,正在里面忙碌的几个戴口罩的工人抬起头,往这边围拢过来,陈放不管不顾,用扳手照身边的机器上一阵猛砸。

  那几个戴口罩的人一见陈放如此,就分别操起几乎扑过来,有的手里拿着拨拉废品塑料的钢钎,有的拿着扳手,一拥而上。

  这几个人哪里会是陈放的对手,陈放三下五除二就将这几个家伙一一放倒,哭爹叫娘。

  捡起地上的钢钎,这家伙用起来真的得劲,陈放“噼里啪啦”就把机器砸的面门全非。去她娘的,这一次争取把这些机器砸的永远开不了工。,看他以后还会有污染?

  陈放越砸越兴奋,越砸越畅快。

  忽然,意见屋子的门打开了。

  “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一个男人瓮声瓮气的说道。

  正是胖子。

  “放下。”胖子嚎叫了一声。

  看见胖子,陈放的眼睛红了,手里攥着钢钎,恨不得一下子就掷过去,最好能给他来一个一箭穿心。

  “好,你不放下?你看看这是谁?”说着,从身后拉出一个人。那人披头散发,五花大绑

  是琴姐?真的就是琴姐,只见她无力的抬起头,无助的望了一眼陈放,想不到平时高傲矜持,时髦艳丽的琴姐会被他们折磨成这样,脸上布满了灰尘,衣服已经看不出颜色。

  “说,你是谁?哪里的?为什么要给我过不去?我胖子啥时候对不住了?是那条路上的爷请你来的?”胖子一连串的问道。

  显然,胖子把琴姐掳就是打听陈放的底细的,琴姐一定没有给他们说,要不,胖子不会这么问。

  “把手里的东西放下。”胖子咆哮了,忽然亮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匕首就划在琴姐的脸上。

  “要不要我给她开花?”胖子说道,匕首已经嵌入到琴姐的脸上,一滴鲜血渗出。

  陈放赶紧“哗啦”的把钢钎扔到地上。

  “把钢钎踢过来。”胖子命令道。

  陈放伸脚把钢钎踢到胖子面前。

  “把他给我绑了。”胖子命令地下躺着的一个家伙。

  那家伙痛苦的爬起来,从塑料堆里检出一条绳子,就往陈放身边靠近。

  不能让他们绑了,这是一群不要命的家伙,什么事都干得出来,陈放心里说道。今晚必须给他们拼了。

  就在那家伙靠近陈放,把绳索就要套在陈放脖子上的一刻,胖子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匕首离开了琴姐的脸部。

  陈放猛地下蹲,一个地躺,冲到胖子吗面前,胖子没有明白怎么回事,手里的匕首已经被陈放击落在地。

  胖子反应过来,照还没有完全起身的陈放就是一脚,陈放踉跄的后腿几步,胖子弯腰就捡地上的匕首。琴姐一摆头,就咬住了胖子的一只手,胖子“嗷”的一声叫,顾不得捡匕首,回手就照琴姐的脸上头上几拳。然后紧紧的掐住琴姐的脖子。

  琴姐立时眼睛翻白,满脸通红,张开嘴想叫,又叫不出来。

  “臭婊子,我掐死你。”胖子恶狠狠的叫道。

  “杀了他。”陈放脑海里涌出这样的念头,他猛地冲上去,一拳就结结实实的打在胖子的面门上,胖子手一松,琴姐立即瘫软在地,昏死过去。

  胖子重重的挨了一拳,像是清醒了很多,上前就抱住了陈放,胖子身材高大,膂力过人,这一抱,陈放施展不开手脚,挣了几下,竟然没有摆脱胖子。

  “你们几个家伙,赶快起来,打他,打死他。”胖子叫道。

  刚才倒地的几个家伙忽然都精神的站了起来,刚才虽然受到了打击,其实陈放都没有照他们的要害部位击打,几个家伙也是雇工,没有玩命的和陈放干仗,现在见老板的召唤,不得不赶快起来,他们要在老板面前表现一下,表一表忠心,因此一个个的凶神恶煞的扑过来。

  见不能摆脱胖子,陈放情急之中就使出阴招,猛一提膝盖,顶向胖子的裆部,胖子“嗷”的一声下蹲,陈放岂容他缓气,看准他的胖脸,挥拳猛砸,噼里啪啦几下,胖子的脸就开了花。

  刚刚围过来的几个人知道陈放的厉害,就愣愣的不敢上来,陈放看到冲在前面的一个壮汉跃跃欲试,猛地跳起,一个劈挂腿,这家伙噔噔后腿几步瘫倒在地。

  此地不宜久留,看看昏死在地的琴姐,陈放抱起她就走。

  出了门,外面的空气清新凉爽,琴姐丰满的身体很沉,翻墙出去是不可能的,就走出那一道小门,进到满是废品垃圾的院子。

  院子里静悄悄的,那只大狼狗一定是闻见了陈放的气息,竟然蜷在狗窝里,“呜呜”的低吼,不敢出来狂吠,那天晚上的一砖头估计它记忆犹新。

  抱着琴姐往前冲,险些撞到了一个人身上,细看,是老韩,老韩木木站在那里,大概他认出了陈放,正不知所措。

  陈放犹豫了一下,走近老韩说道:“明天,你沿河堤一直往西,大概五里路,那里有一道土岗,岗上有一间房子,一个老汉姓丁,你先在那里住下,这两天我去找你。”

  不等老韩说话,陈放径直往前走,到了大门口,从腰里拔出钳子,几下就拧开了锁。

  黑暗里,一口气跑出几百米,河堤就在前面,陈放才松了一口气,把琴姐放下,活动一下胳膊,扛起琴姐跑向河堤。

  来到放摩托车的地方,陈放将琴姐抱在怀里,掐了几下她的人中。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