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远,你是不是今天中午喝酒了?怎么瞎胡扯开了?”槐花也生气了。

  “我陈思远会像乡长村长一样天天有人请喝酒?我中午饭还没有吃哩。我今天就是来给陈放通一个气,我陈思远不服,这一辈子当不了好人了,我就做一个赖种,我就是准备告状,一直的告,我就是要看看那些人有多么的牛逼,会把我陈思远的头拧了,会把我陈思远勒死到坟头上。明人不做暗事,这里也给你陈放捎一句话,告状,把你陈放也捎带上了,我陈思远还要告你陈放,与不法分子一个鼻孔出气,出卖集体利益,贪污受贿。”陈思远说完,站起就走。

  “陈思远,你有本事去草甸子里撒野,找他们理论去,在这里放啥你娘的狗屁。”槐花真的气急了,追到陈放后面叫到。

  “你也不是一个良家妇女。”陈思远边走边咕哝道。

  “你站住,陈思远,今天你非得给我说说啥叫良家妇女?说不好,扇你的脸。”槐花追上陈思远就要抓陈思远的脸。

  母亲听到院子里的火药味,赶紧从屋里出来,拉住了槐花。陈思远趁机脱逃,他知道槐花的厉害,真的脸上被抓几下,恐怕这一次就没有上访的那次光彩了。

  槐花丰满的胸脯一起一伏,好久才说道:“这个陈思远快成一条疯狗了,见谁都咬。”

  “槐花,陈放难得回家一次,他的村主任不干了,村里的事就不要他参与了,要是乡里的事你们就去乡里找他,那里有更大的官。”母亲说道。

  “大娘,今天我就是见陈放回来了,给他说说话,谁知道跑进来一个陈思远。这个陈思远不是一个好家伙,你不要听他口口声声的说是给群众争取利益,他一是想报私仇,二是想当官。你没有听他把宋有理的老根子接了,把陈放说成了贪污犯,说我不是一个良家妇女,好像东拐村就他陈思远一个好人。”

  “村里的事你们都少操心吧,上面大领导定了,就让他们干吧,咱惹不起。”母亲说。

  “大娘,有些事你不知道,那个猪头彪不是好东西,不能任由他们胡作非为。”

  “哎。”母亲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村里的情况你见了,陈思远可是敢说到做到,这家伙上一次被吊到坟头,老实了几天,现在是疯了。”槐花说,

  “槐花,都晌午了,给这里陈放吧。”母亲有插嘴道。

  “不了,家里有孩子,我回去了。村里的事你好好考虑一下。”槐花说了,就站起走了。

  “放,以后你少管那么多事,村里的事不归你管,乡里的事有大领导,你就上好你的班就行了,遇见合适的人再找一个,你不能老是这样,你出去妈就不放心,得有人管管你。”母亲说道。

  听到母亲又催他的婚姻,陈放没有说话,站起来进屋了。

  打开电视,把所有的节目轮换的看了一遍,一个新闻吸引他,电视上讲一个地方的老农看见了一只老虎,就把他拍了下来,就老虎的真假争论不休,陈放忽然灵机一动,草甸子里那么多的野生动物,自己何不把他们拍下来,万一里面有频危物种,国家重视了,以后这里就是自然保护区,猪头彪的项目自然的就停止了。想到这里,陈放就决定这两天就向琴姐好好学一学照相和录像的技术,不能像在那个污染企业里出现低级错误了。

  张黑子打来了电话,问陈放能不能这两天到彪头村一趟,陈放说当然可以。

  “是不是土地流转的事有问题了?”陈放预感到什么,就问道。

  “有点小问题,不过问题不大。”张黑子说道。

  “是不是个别群众的思想有问题?”陈放问。

  “是有一部分群众有不理解,不过不完全是不理解。这几天我跑了好多家,不很理想。”

  “你的意思下一步怎么做?”

  “我看是不是乡里来几个人,开一个群众代表会,进一步统一思想。”张黑子提议到。

  “好,你现在就通知,明天一早我就去。”

  “好,我等着你。”

  挂了电话,陈放意识到张黑子是遇到麻烦了,不然他不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张黑子的个性他清楚,一般的事不希望乡里插手,影响他的思路,干扰他的工作,这个老村干部,一直很自信或者是自负。

  既然张黑子都摆不平的事,陈放估计也难以摆平,这一次陈放不能单打独斗了,面对的事众多群众,必须团队作战,就给李乡长打电话,把刚才张黑子说的情况给李乡长说了。

  “你的意思怎么办?”李乡长问道。

  “我的意思是能不能增加人手,这大量的群众工作,不是一个人做的,要让群众看到乡政府的信心和老板的决心,你看乡政府能不能多拍过来几个人,当然要精兵强将。”

  “好,让刘宝去,刘宝本来就是那里的区长,王文成算一个吧,年龄大一点,做了多年的信访助理,做群众思想工作有一套,你们对口,是你的兵。”

  “好,能不能派两个女干部?村里妇女儿童多,女干部做群众方便。”陈放要求到。

  “要不让程乡长去?”

  “程乡长来也行,只是她分管计划生育,群众见了她有抵触情绪。”陈放知道村里好多家庭都超生,对分管计划生育的干部意见很大,同时,程乡长和陈放都是副乡长,程乡长年龄大,资历深,到了具体工作的时候,谁领导谁呀?

  “你说还要谁?你看办公室的王小蒙怎么样?她一直要求要到工作区去,想到村子里锻炼锻炼,这个小妮工作积极性有,工作方法慢慢的教。”李乡长说。

  提到王小蒙,陈放是真的不想让她和自己一起工作,这姑娘有时候说话缺心眼,该说不该说的就往外捅,同时她对自己黏黏糊糊,陈放怕一不留神走火了,人家一个姑娘。心智发育不知道成熟了没有,耽误人家终身大事可是罪过。

  “行不行啊?”李乡长催促道。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