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找你儿子,昨天晚上答应的好好地,今天就会变?”张黑子生气的说。

  “你谁都不用找,天王老子来了,我还是也不愿意。”老太太倔强的说道。

  张黑子没有办法,一挥手:“把她家的地隔过去,往北边继续耙。”

  将近中午,另一辆旋耕机被堵住了,这次是一个老汉,见旋耕机进了自家的地,老汉破口大骂:“张黑子,你要干啥?你要把全村的地都卖完,是不是乡里给了你好处?还是老板给了你金钱。”

  “你咋骂人?你这个老东西。”张黑子接茬道。

  “我的地不经过允许,谁敢进,我打断他的狗腿。”

  “你就是一个老顽固,不是你儿子娶不下媳妇?你这样的倔根,谁会给你家儿子说媒?”张黑子说。

  “我家儿子娶不上媳妇就怨你。”

  “咋会怨我?”

  “我三个儿子就两处宅基地,没有房子,儿子往哪里结婚?你不给我宅基地就休想动我地里一棵草。”老汉说道。

  得了,还是老问题。

  到了中午,才耙了不到一百亩地,其中里面还有几处不愿流转的。像这样的速度,要想在种麦子之前流转两千亩地,根本就是不可能,就是流转出来一部分,里面有不愿意的群众,土地不能连片,以后的浇地犁地种树就麻烦,必定会和群众产生纠纷。比如到了旱季,都要浇地,会和群众产生挣水井的情况,蔡芬芳种的是树,树长高了,就会遮挡两边群众地里的庄稼,群众肯定不会愿意。

  这么大的一片林子,以后栽树,出树必须得有路,修路了修到了没有流转的土地,总不能把路架起来吧。看来这样不行。

  陈放给蔡芬芳打电话,蔡芬芳听了情况,也是一筹莫展。

  事情远不是陈放想的那么简单,他想亲自摸摸情况,张黑子几个村干部像以前的工作那样,调门高,表态硬,真到了实盘,问题一大堆。

  个别群众的说法,有发泄情绪出风头的成分。必须找一个托底的人了解一下,看里面到底有多大困难,找谁呢?村子里就宋娜比较熟悉,可是他看见大牙就想吐。

  在街上晃悠着,不知不觉的来到了宋娜的家门口,高大的门楼,朱红的大铁门敞开着。陈放往里面瞄了一眼,刚好看见宋娜在院子里。

  宋娜也看见了陈放,就赶快出来,叫到:‘陈放,走到家门口了咋不进来?是不是当上乡长了,看不见俺平民百姓了。’

  “哪里?吃了饭出来转转。”

  “进来喝杯水。”

  陈放进到院子,问道:‘耀宗哩?’他想起了大牙的大名叫耀宗。

  “谁知道死哪里了,可能去喝酒去了吧,反正他去哪里,回来不回来也不给我说。”

  “进屋呗。”宋娜说道。

  “不进屋了吧,就在院子里,院子里凉快。”宋娜家的院子里水泥抹了,宋娜收拾的干干净净,就坐到了院子里一把椅子上。上一次来,宋娜穿了一个睡裙,让他看大腿上的伤,陈放心里五味杂陈,这一次他怕宋娜再有出格的动作,大牙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孤男寡女在屋子里不方便。

  宋娜从屋里拿出一瓶饮料递给陈放。

  “我从来不喝饮料。”陈放说。

  “当官了,注意养生了。一会儿茶水都烧开了。”

  “哪里是养生?是小时候没有喝过这东西,对那种气味不习惯。”

  宋娜在陈放的前面坐了,初为人妇,宋娜更加的白皙圆润,好像胖了一点,衬托的更成熟妩媚。

  宋娜的一双狐媚的大眼睛盯着陈放,忽然的笑了。

  “你笑啥哩?”

  “看见你就觉得想笑,小时候你傻乎乎的,现在怎么就成了乡长。”

  “乡长又不是小时候就能看出来的。我小时候那里想过当乡长?就是看见你爹就害怕,有时候就想,啥时候能当上生产队长就好了,不用干活,每天早上敲敲铃上工,多美,那时候最大的心愿就是这样的。”陈放说的是实话。

  “现在当上乡长了不是更美。”

  “不是那回事,当这个副乡长不爽,天天作难。”

  “你是想的多了,你看其他干部,。天天小酒喝着,小烟叼着,小妮泡着。是不是啊?”

  “哪里会有小妮泡着?都是群众编排的我们乡干部的。”

  “给你一个小妮你也不会泡,我知道你的成色。”宋娜笑着说。

  陈放脸一红。

  “我们来你们村进行土地流转你知道不知道?”陈放岔开话题,怕宋娜扯远了。

  “知道,听说了,广播上不是吆喝了?”

  “昨天在村委会咋没有见到你?”陈放一道彪头就想起宋娜,不知道为什么骨子里陈放就是想她,昨天就一直留意着,但是一直没有看见她,觉得有点遗憾。

  “听说是去领洗理粉的,我不好意思去。”

  “不光是领洗衣粉,是开群众会的,人员召集不齐,就吆喝着发东西。”

  “你们也挺难的,现在的群众不是以前,广播上一吆喝就去了,现在你就是到他家里,他们都是爱理不理的。”

  “现在的群众都忙着打工挣钱,没有闲工夫闲聊,参加闲扯的会。你觉得我们会成功吗?”陈放说。

  “不好说,现在种地的都是五六十以上的人,他们小时候挨过饿,对土地感情深,不愿撒手几亩地。离开几亩地,他们不知道做什么,心里就不踏实了。”宋娜说。

  “其实把地交出来,我们负责管理,地还是他们种地,我们需要大量的劳动力,他们以后就是我们的工人了,会比一家一户种地划算。”

  “说是这样说,谁就见到过?老百姓不相信干部,说的天花乱坠,不是亲眼所见他们,他们不会信的。他们怕政策有变,到时候他们就做不了主了。”

  “他的政策不是哪一个人说变就变的,签的有协议,他们怕啥?”

  “协议是给有诚信的人签的,他们不了解你们的公司,以为是乡政府让这样做的,都有抵触情绪。”宋娜说。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