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老年人的想法,年轻人应该愿意吧?”

  “年轻人大部分人愿意,一部分不愿意。”

  “为啥?”

  “不是为了非要种地,是有其他想法。”

  “都啥想法?”

  “多了,有想和村里说事的,有想和张黑子说事的,有想和老板说事谈条件的。形形色色。我看你就不要操那么多的心了。你就是全心全意的跟他们办事,为了群众好,个别人不会感谢你,不会说你好,甚至会造谣污蔑你。”

  “开弓没有回头箭,肯定不会半途而废的,一定要做成。”陈放说道。

  “那你们就得先拿下村里的几个头面人物。”

  “谁是村里的头面人物?张黑子一直很支持土地流转的。”

  “张黑子表面上是头面人物,老了,年轻人不大摆他,村里各组有小组长,小组长们的思想统一了,就好办一些,不过这些小组长也是心怀鬼胎,给张黑子不一定一心。除了小组长,还有街头的几个赖货,他们也是有想法,想在这里捞一把。不说远的,就说大牙的兄弟,就不是一个好家伙,到处惹是生非,他就扬言了,土地流转不经过他弄不成。你可不要说是我说的,大牙的兄弟知道了不愿意我。”

  “怎么会呢?你给我透露的真实情况,我不会说出去的,这两天我也看出来一些问题,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多,这么复杂。”陈放说。看来宋娜说的是实际情况,她连大牙的兄弟都拱出来了,一定不会给陈放胡扯的。

  “好吧,我给老板商量一下,看她啥意思?”

  “那老板是女的吧?上一次她们来,喝酒把大牙差一点喝死,大牙给我说了,说你傍上了一个富婆,给她很一心。”宋娜说道。

  “啥叫我傍上了一个富婆?她就是想来咱们这里投资,我是代表乡政府来给她们服务的。”

  “服务的挺上心,挺卖力,挺周到。”宋娜酸溜溜的说。

  “你不知道,现在县里号召招商引资,落后了轻者全县大会上检讨,连续两次就免职。上半年白庙坐了红板凳,赵书记李乡长都急了,这下半年的主要任务就是招商引资,要求对待客商像亲人,招得来稳得住,实行全方位保姆是服务。”

  “你的全方位服务是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服务,不论白天晚上,不论工作生活,不论床上床下?”宋娜红着脸说道。

  “你又胡扯哩?哪能服务到床上?”

  “招得来稳得住吗?女人,你把她服务好了,肯定会稳得住,打都打不走。那个富婆肯定相中你的服务了,是不是?”

  “不给你说了,净胡扯。”陈放说着就站起身。

  “其实,你也该找一个人了,要是那个富婆有意思,就娶了得了,少奋斗很多年。”

  “我走哩。”陈放说着就真的走到了门外。

  见陈放真的要走,宋娜说:‘你不忙了,就经常来坐坐,村里的情况我帮你打听打听。’

  “好。”

  陈放头也不回的出了宋娜的家门,他害怕宋娜继续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事。

  下午的情况更糟,耙了二三十亩地,还不是连片的。张黑子气的在地头骂:‘都是啥东西,说的比鳖蛋都光,到了实盘上推三阻四,是要你们的命哩?楼住几亩地,看你们啥时候能发财?没有了几亩地,你们就饿死了?’

  几个老头老太太不理张黑子,只是看着自家的地,说什么不让旋耕机进去。

  陈放拍拍张黑子说:‘不要骂了,解决不了问题。’他怕张黑子把几个老头老太太骂急了,和张黑子交上了火,就麻烦了。

  “这些老家伙就应该是一辈子穷命。”张黑子咕哝道。

  “好了,不要说了,哪一个老太太来了,抓你的老脸,你就丢人了。”

  “他们不敢,我一辈子没有干过亏心的事,年轻的时候没有爬过他们家的院墙。我不怕。”

  “这样,张主任,今天晚上你叫一下你们几个村民组的组长,咱们吃一个饭,有些事说一说,你再鼓鼓士气。”

  陈放知道,乡村工作,有时候就是一个义气,一个面子。为什么乡村的酒风那么盛,就是很多事很多话要在酒桌上解决,要在酒桌上说。乡村干部酒量大?错了,被逼的,不喝不行。长期喝酒也不行,高血压是乡干部的标配,四十岁以后就会显现出来。走路画圈挎篮的比比皆是,甚至心脑血管瞬间崩裂,一命呜呼的大有人在。

  “也行,现在的干部不听话,不弄二两就不办事。你看今天耙地,来了几个村干部,都他娘的看笑话。”张黑子还是骂骂咧咧。

  “我一会儿到西边,那里新开了一家农家乐,先定一个房间。让旋耕机回去吧,今天就到此为止。我们几个先过去,到哪里等你们,不能在你们村喝酒,老百姓会骂。”

  “好。”

  村里彪头村,来到里乡政府有五六里地的地方,在田间行盖了一处院子,是一个饭店,没有路人,位置偏僻,环境优雅。

  老板很热情,就定了一个最大的房间,可以坐十五六个人。陈放算算,彪头村九个村民组,要是都来了,加上刘宝王小蒙几个,就需要这么一个大房间。

  陈放把摩托车钥匙交给饭店老板,说明天过来骑摩托。今天晚上你安排一个三轮车,吃完饭以后把他们几个送到乡政府。

  “陈乡长,你怎么像临终遗言一样,这么悲壮凛冽。不就是吃一顿饭吗?”王小蒙说。

  “你没有算一算,他们十来个人,既然是村里的头面人物,那一个都能喝七八两。咱们几个对付不了他们。必须豁出去,来一场决战,要不咱们在彪头打不开局面。”陈放说。

  “我也要喝吗?”王小蒙问。

  “你不能喝,你负责后勤,负责倒酒,负责我们几个的安全。负责把我们几个安全的送到乡政府。”

  “好,这吃一个饭想打仗一样。”王小蒙说。

  “现在就是打仗,打赢打不赢,今天晚上很重要。”陈放说。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