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等一会儿,我们马上就去。”蔡芬芳说完就挂了电话。

  “是不是那个富婆要来了?”王小蒙酸溜溜的说道。

  “人家是老板,是投资商,不要富婆富婆的叫,人家听了会不高兴的。”陈放说。

  “要不我先回去吧,你和富婆约会哩,我在这里当电灯泡不合适。”王小蒙说。

  “好,你回去吧。”陈放故意说道

  “咋回去?三轮车走了”

  “给钥匙。”陈放把刚从饭店老板那里取出的钥匙递给王小蒙。

  “我你会骑摩托车。”

  “你啥都不会,还那么多理由。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吧。”

  王小蒙气咻咻的坐在椅子上,不再说话。

  不一会儿,外面进来一辆宝马,蔡芬芳和张飞飞从车上下来。如农家院子的饭店顿时生辉,两个容容华贵的少妇进来,吓了饭店老板一跳,小饭店还从来没有来过如此高雅大方的人物,以为来了贵宾,连忙迎上。

  “你忙吧,我们说一会话。”陈放对饭店老板说道。

  “好哩,什么时候上饭,您吆喝一声。”

  “好的。”

  蔡芬芳和张飞飞进屋,还没有坐定,王小蒙就出去了。

  陈放不今天上午的情况给两人说了。

  张飞飞气的一拍桌子,骂道:‘娘那蛋,我在县里找几个半大孩打他个鳖孙。’

  “那你不就成黑社会了?”

  “现在对付不讲理的家伙就得用不正常的手段,要不他们不害怕。”

  “那解决不了问题,我们是来投资的,不是来打架的,再说出了事,有了麻烦,还是陈乡长的事,真的不行了,我看算了,不难为你么了。”蔡芬芳说道。

  “其实老百姓的事不是多大的事,都是鸡毛蒜皮的事,你要是认真了,就没法办。你要是生气了,那能气死你。别的地方能弄成的,我们这里一定能够弄成。我想了。蔡总,咱们第一年不要跨那么大的步子,淤积两千亩,今年不行了就想搞五百亩,或者再多一点。让老百姓看看,是他们自己种地划算还是流转了划算。今年做好了,明年就容易了。”陈放说道。

  “那今天上午的事咋处理?”蔡芬芳问道。

  “你不要管了,大不了就是花几个冤枉钱。有的群众就是目光短,只看眼前利益,好占一点小便宜。我一会儿给张黑子打电话,一千块钱让他摆平。私下里摆平,不能让其他群众知道了,否则会影响极坏,其他群众会效仿。”

  “你试一试,张黑子要摆平了,就继续做,摆不平就算了,不弄了。”蔡芬芳泄气的说道。

  陈放就给张黑子打电话。把意思说了。

  “一千块钱能够摆平了?”张黑子说道。

  “我说你能够摆平就能摆平,你张主任的能力水平我会不知道?多少*乡长不能处理的事,你一伸头就立马平息。*杀人的事你都敢调和,全国的村主任超过你的没有。”陈放给张黑子拢龙帽子,恭维了几句。

  “一码是一码,这牵涉到几百户群众,以前没有弄过这样的事,老百姓待土地亲,谁都知道,一下子不让他们种地了,地要收回,群众不理解。还有群众说这是乡*的阴谋,地收了就不会给了,前两年发钱,以后就不好说了,给钱不给钱群众就不当家了。”

  “纯粹胡扯八道,乡*会无偿占你们的地。”

  “老百姓就是素质差,没有见过世面,你能堵了他们的嘴。”张黑子说道。

  “我不管你想啥办法,今天您就把事抹平了。那个马老倔,三棵小树,最多二百块钱,地里旋耕机过了一趟,不会影响收成,补他一百块足够了。那个开旋耕机的孩,一分钱没有补偿,本来这事就是他引起的,给他说,以后继续用他的机器。还有,你买点礼物看看马组长,他挨了两巴掌个,受了委屈,是你的伙计,你慰问一下。这总共花不了五百块,剩下的,你买两条烟,继续做群众的工作。”陈放说道。

  “陈乡长,你年纪轻轻,安排老家伙的井井有条,你刚才在村里咋不这样说,你试一试,看能不能摆平了。”张黑子继续讨价还价。

  “张主任,实话给你说,本来派出所老白那里我已经给他说了,老白就要去抓人,考虑到你在村子里德高望重,就和谐处理,如果你处理不了,以后的事我就说了不算了。老板要撤资,我无所谓,没有能力,水平欠缺,副乡长给我免不了。你张主任可给赵*李乡长交不了差,现在县里招商引资是中心工作,商招来了,摆到了彪头村,你张主任给弄飞了。只怕赵*李乡长给县委*县长也交不了差,是轻是重你看着办。”

  “我老张玩人玩了一辈子,今天是你小子把我玩住了,你拧了一个套子把我老张套死了,不干也不行了。好吧,就按你说的办,钱不够了我自己垫上,一千块钱包圆。”张黑子终于爽快的答应。

  挂了电话。张飞飞说道:‘兄弟,看你是一个老实人,怎么也是一个大忽悠?’

  “不是大忽悠,这些村干部都是老油条,你不忽悠住他们,以后你就当傻子被他们忽悠吧。当乡长没有这一点忽悠功夫,以后就不要在乡*混了。”陈放说。

  “搞,实在是高。”

  “不过,今天的问题解决了,不等于以后的问题解决了,这才开始,以后类似的问题多了,忽悠一次两次可以,时间长了,就忽悠不下去了。”

  “那咋办?”张飞飞问道。

  “现在少部分人在捣乱,大部分人对项目不理解,不看好,没有亲眼见过这样的模式。”

  “那里有这样的模式,咱们去看看。”

  “我从资料上见过南方有这样的流转模式,而且很成功。”

  “要不,咱们去看看。”

  “咱们去看可以,关键要让群众看到。”陈放说。

  “那就让他们去看看。蔡芬芳说。”

  “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组织村民代表到南方去考察,选三个组的代表,三个组差不多五百多亩地,今年流转成功,明年继续流转。”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