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巴车来的时候已经近黄昏,先到乡*接住陈放,陈放上车一看,见蔡芬芳和张飞飞在车上,心里就想,这可是一次香艳之旅呀,两个都是如狼似虎,思想解放的少妇,会不会发生一点什么故事呢?

  上了车,陈放说道“张总,你的婚姻介绍所就舍得丢下,陪我们考察去?”

  “你不是说我的婚姻介绍所藏污纳垢,是拉皮条的吗?以后蔡总的生意起来了,我准备给她当办公室主任。”张飞飞说道。

  “办公室主任那有当老总牛啊?”

  “当办公室主任重要任务是怕你小子欺负蔡总,这一次本来我不准备去,是蔡总非要我来,就是来看住你,以防你对蔡总动手。”张飞飞说道。

  “我要是真动手了,你是防不住的,是不是蔡总?”

  蔡芬芳苦笑了一下。

  “我知道你们这些当官的,在家里有纪律约束,出门了,见到外面的花花世界,就把持不住自己了,是不是蔡总?”张飞飞说道。

  “我现在是天下无贼了,大门敞开请人都不来,何况让他做贼?”蔡芬芳说,大概对陈放那一次宾馆逃跑仍然耿耿于怀。

  说着,大巴车就进了彪头村,见一众人已经等候在那里。像娶亲一样的兴奋,叽叽喳喳的。

  车子一停,就蜂拥着上车,陈放看了看大部分是老人和妇女,查一查人数,发现多处三人。张黑子说道:“你们三个组长下去,下一次有好事了你们再去。”

  老马和另外的两个组长不情愿的下车了,上来的人有两个陈放认识,一个是宋娜,一个是马老倔,马老倔不知道是想占便宜出去转一圈,还是思想想通了,想把地租出去。

  “都坐好了,先说一下规矩,这一次咱们出去,得感谢蔡总,是她出钱请咱们的群众出去观光旅游,一切行动听指挥,咱人多,出来要相互照应,不能乱跑,丢了可是不负责任。”张黑子说道。

  “放心吧,这要你这个老家伙不乱跑就行了,不要见了外面的小妮就走不动。”一个老太太说道。

  “我这一张黑脸,哪一个小妮会看得上,倒是想陈乡长小妮看见走不动。”

  陈放笑笑,不言语。这些老头老太太,陈放不敢给他们开玩笑,不知道他们里面都是什么性情的人,万一回去了,把话说变了,就有口难辨。

  车子上了公路,速度慢慢高了,沙沙的,车内也安静了下来。老头老太太不住的向外张望。外面黑漆漆的,其实什么都看不见。

  “张黑子,讲一个笑话,讲故事也行。”有人说道。

  “我讲可以,我先讲,一会儿,每组选一个人讲,讲不出来就学驴叫唤。”张黑子说。

  “好。哪一个猪讲的不好就学驴叫唤。”’

  “好。讲笑话我不会,你们讲的都是裤裆里转的笑话,让人家听了丢人。我先给你们讲一个故事,故事是我小的时候我爷爷讲的。是真是假不知道。”张黑子说道。

  “讲吧,讲吧,不要买关子了,是不是你爷爷讲的,我们也没法找你爷爷问问。”一个男子说道。

  “马勒戈壁的,今天不是看到乡领导和老板都在,这个故事我不会给你们讲。说,我爷爷小的时候,村子里来了几个年轻人,听口音像是南方人。年轻人带着打铁的家伙,以及风箱、煤炭等东西,一看就是走村串巷的铁匠,铁匠打制刀具、锄头等农具,还有补锅等等,凡是铁匠的活都干。这一帮铁匠和别的不一样,他们打制的东西不当场收钱,说是等到土地分到了一家一户的不交粮的时候才来取钱。”张黑子说道。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赊刀人吗?他们不收钱怎么生活?”陈放禁不住问道。

  “他们只收补锅钉锅的小钱,够他们吃饭就行。”

  “哦。”

  “打制刀具锄头的不要钱,这在村里还木有见到过。而且要等到土地一家一户的分了,还不交租子,那是不可能的,古朝万辈子没有听说过种地不交粮的。这刀具锄头啥的等于是白捡来的,因此,铁匠的生意很好,每天天不亮就叮叮当当的开始干活,天晚了,见黑黢黢的街头铁匠铺里还炉火通明。忽一日,听说来了官军,专捉乱民的,老百姓害怕,就纷纷的逃走,铁匠睡在村头,等有人通知他们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铁匠要带很多东西,刚把东西收拾好,没有上路,就被官军捉了,官军抓不到乱民,就把几个铁匠抓了回去,经过审查,没有发现可疑之处。就留在军中打制刀枪箭镞。”

  “爷爷的爷爷要是到现在会有多大年龄?”陈放问道。

  “差不多一百五十多岁吧。”张黑子说道。

  陈放一算,大致在清代中后期了。

  “这几个铁匠不含糊,打制的东西就是好,锋利无比,官军很高兴,就上报了军中最高领导。据说最高领导是正二品的满人都统,都统高兴,亲自看他们打造兵器,忽然说一句,你们能不能打造一把宝剑,一把锋利无比绝世无双的宝剑。带头的铁匠是一个壮实的小伙子,他说道,可以,就怕大人舍不得。都统问道,怎么就舍不得?铁匠说道,要打造一把绝世宝剑,需要战马七匹,经过三七二十一天昼夜不停打造,吸进日月精华方可。都统犹豫一下,说道,可以。”

  “他们要战马干什么?”

  “听我慢慢的说。大战在即,铁匠要战马七匹,都统还是心疼的,可是为了一口绝世宝剑还是值得的。就给了铁匠战马十匹,铁匠就叮叮当当的干活,每三天就宰杀一匹英俊战马,然后把打造的宝剑在马血里冷却猝火,地二十天头上,那天天降大雨,雨水哗哗的浇在炉火上,滋啦啦的响,一道闪电袭来,直击宝剑,宝剑从炉火上跃起,拖着一个火球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立在大帐外面,负责监视的官军连忙报告都统,都统将信将疑,出来,见铁匠手捧宝剑,跪在大帐之外,说道,宝剑已成。都统接过宝剑,寒光闪闪,心想宝剑以成,要你们何用,就举起宝剑准备刺杀铁匠,忽见一个霹雳,顺着宝剑而下,都统当场毙命,烧成一截木炭。”

  “就那么邪乎?”有人不相信的问道。

  “邪乎的给后面。”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