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人有时间就往乡下跑,一过春节,花开了来看花,我们几千亩的花木,一连开几个月,就是沟渠边上种的油菜,就专门搞了一个节会,刚开始以为不一定行,谁知道那几天人满为患。光一年的旅游收入会多少?”村主任说。

  “我们没有见有卖门票的地方啊?”

  “我们这里不卖门票,来到都是客。”

  “哪会挣钱?”

  “挣钱。他们来了都要吃都要住,就得掏钱,现在我们这里家家户户都是家庭旅馆,一会儿你们可以到处参观一下。今天你们来了,把房间定了,要不然今天晚上会有很多城里人在这里住的。好了,你们到处参观一下吧,可以和我们这里的群众交流一下。”村主任说。

  一起来的人都三三两两的转悠,陈放来带了村史馆,看了几年来村里惊人的变化,村史馆的一间屋子陈列着陈家坳有史以来的名人,一旁有一本家谱,陈放随手翻了翻,在第二十三世的时候,发现一个男丁不知所踪,就问一旁的村主任,这个流落出去的家人后来去了哪里?一直没有消息吗?

  村主任在屋子里已经沏好了茶,叫陈放坐下。

  “你是说那个叫陈丙章的先人吧?”村主任问道。

  “是。”

  “那个先人听老人们说是一个迷,他年轻的时候,孔武有力,爱打抱不平,后来跟铁匠学打造农具,听说那时候很乱,遇上天灾,兵荒马乱,老百姓都出去讨生活。先人随着铁匠出去了,这一去就再没有回来,生死不明,听回来的人说,他好像是加入了义军,跟朝廷作对,或许很年轻就死了,或者是不愿连累家人,就一直没有回来。”

  “那个先人也是血性之人啊!”陈放说道。

  “听说在铁匠铺,他打造一手好农具,几十年还锋利无比。不知道陈乡长可有家谱,是哪一个祖系?”

  “说来惭愧,村里有几户姓陈,可是前些年续家谱的时候,说我们不是当地人,是外来户,我看了一下祖坟,我们在当地已经七代了,原来一直认为就是当地人,不想现在才知道先人是漂泊到那里的,这个秘密父亲去世的时候都没有说,大概他也不知道所以然吧?”陈放说道。

  “来,喝茶,喝茶,先人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们现在好好的,以后还请陈乡长多联系。”

  “好,以后常联系,回去后,我吗还要做出规划,需要的时候要请咱们这里的技术人员前去指导的。”

  “好,保证随叫随到。配合好。”

  吃完饭,蔡芬芳叫上陈放,一起到外面走走。

  来到一处小山包,上面有一个停子,两人坐了。“蔡总,今天你看来,感觉怎么样?”

  “这里的确很美,投资的信心更高了,只是以后你要帮助我呀,这里面的事情太多了,不是一两个人能够招呼的了的。”

  “你放心,乡政府和我一定会尽力的,这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需要全身心的投入。”陈放说。

  “哎,现在就是雄心壮志,总感觉少一个人的帮助,心里空空的。”

  “张飞飞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一直在帮你吗?”

  “张飞飞是一直在帮我,可是张飞飞毕竟是一个女的,有闯劲,有热情。但是缺大局的把握,却宏观的思维。”

  “慢慢就好了,事情都是在摸索中发展的,不能求全责备。”

  “这几天的事,我几乎就没有信心了,不知道怎么做。看到你一直在忙活,在协调周旋,我才有了信心,觉得你处理事情那么沉稳老道,值得人信服。”蔡芬芳说。

  “其实没有什么。我一直在农村长大,又赶过年村主任,知道老百姓想的是啥?知道他们中间的曲曲弯弯。没有啥,以后你会了解他们,其实老百姓很可爱,多数都是好的。只是以前有些事乡村干部做的过分,他们有抵触情绪。”

  “这个我知道,就是觉得有些事想找一个人述说,生意上,生活上的。”蔡芬芳幽怨的说道。

  陈放一直都知道蔡芬芳想要说什么,只是他不想挑明。

  “蔡总,你年轻,可以再找一个伴侣的,可以给你帮助,不管是事业还是生活。”陈放说。

  “伤过,不敢找了。愿意的人也有,只是我不敢了,怕受骗。看上的人又不愿。”

  “一切随缘吧,缘来缘去,只要努力做事,坦诚做人,缘分自然到来。”陈放劝慰道。

  “但愿吧。”

  山风很凉,不一会儿陈放就觉得浑身鸡皮疙瘩,蔡芬芳一定也会感到凉的,这是陈放不说话,她是不会回去的。

  “回屋吧,我们凉了,明天要早起。”陈放说。

  两人一路下了小山包,到了酒店门口,看见宋娜站在那里,看见陈放两人,愣愣的盯着。

  “宋娜,咋不回屋里睡觉?”陈放说道。

  “睡不着,想出来转转,没有人陪。”宋娜酸溜溜的说。

  “屋里不是有很多人吗?”

  “都是老头老太太,我才不愿意和他们一起出来哩?万一丢了怎么办?”宋娜说道。

  “那就赶快回去睡觉吧。”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告别村主任,陈放一行上路,车子在山间盘旋,昨天看了陈家坳的发展,有的。还在啧啧称赞,有的沉默不语。

  “要是咱们生在这里就好了,你看,多美。他们的群众又那么富,家家都有小洋楼。”一个老太太说。

  “你干脆嫁到这里了,问问他们这里有没有光棍汉,把你留下。”一个老头回应道。

  “我老了,回家把你闺女叫来,好好看看,或者来这里打工。说不定真的可以嫁到这里的,以后再来这里就有人照应了。”老太太说。

  “你们不要现在看着这里多美,看他们放的片子,以前他们这里不让咱们,不就是一个小伙子挑头办厂,土地流转,才有了今天?”张黑子不忘及时的做思想工作。

  “马老倔,你觉得你的药材今年一亩地能收一万块吗?”见没有人说话,张黑子问道。

  “试一试呗,他们能干的,我们就弄不成。”马老倔不服气的说道。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