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尸蜡的出现,一节节的骨头挖出,骨头上沾着一层腐肉,甚至可以看到青紫色里的一抹鲜红,几个颅骨被挖出,可以看到颅骨上面的牙齿洁白整齐,他们是一群年轻的人,正值壮年,从牙齿上就能够看出。

  陈放把这些骨头一节一节的收集起来,准备在合适的时候,找一个地方把他们埋掉。常默雨不解的看着陈放。

  一块泥土成青绿色,陈放一捏,发现里面是一个硬硬的东西,就把他揣进了衣兜。

  忽然,挖掘机冒出了浓重的黑烟,下面不知道挖住了什么东西,硬硬的,挖掘机几次想把他弄出来,几便挖掘机笨重的身子就要翘起,也不能撼动。

  “下面有大石头。”挖掘机司机大声的说道。

  “挖,从一边挖。”麻一凡说道。

  挖掘机掉了一下头,准备往一旁的崖壁上挖。就在挖掘机刚刚掉头的时候,就见泥水里忽然冒出一个巨大的水泡,一条青褐色的脑袋探出,陈放急忙拿出录像机。

  一抬头,就见那个青褐色的头颅猛的跃起,身下竟然紧随起来十多米长的身子。巨蟒!

  就见巨蟒竖起身子,张开血盆大口,猛地向下一扑,奔着麻一凡的小脑袋而来。麻一凡吓得几乎瘫倒,慌乱之中,就摸身上的宝剑。之一切来的突然,哪里有拔剑时间?眼看麻一凡就成巨蟒的腹中之物。

  正这时候,麻一凡身边的猴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扑到巨蟒的头上,巨蟒一摆头,猴子跌落。

  麻一凡已经拔出宝剑,阳光下熠熠生辉。猛地向巨蟒刺来。巨蟒俯身摆尾,胳膊粗的尾巴向麻一凡劈来,麻一凡挥剑迎上,只听“咔嚓”一声,巨蟒的一截尾巴断下。

  巨蟒受了伤害,几个翻滚,草甸子立刻腾起黄色的雾,黄雾消散,只见远处草丛晃动,巨蟒已经逃出数百米远,向北,瞬间不见。

  北边是滚滚的大鲁河。

  再看那一截蟒尾巴,掉在地上上下弹跳,就像壁虎的断尾,一下就能弹出两米多高,几个人骇然,面露土色,不敢近前,不知道这是不是巨蟒的又一杀器。

  猴子也惊惧的看着这一切,忽然,瞄准蟒尾巴,一跃而起,扑住那一截尾巴,“咔嚓咔嚓”的就是一顿咀嚼。

  陈放看到这一切,想要上去从猴子口中夺下,怎奈猴子动作迅速,半尺长的蟒尾巴,立时不见踪影。

  猴子吃完,抹了一抹嘴巴,对着陈放龇牙一笑,像是挑衅。

  呆呆的静了一阵。麻一凡说:‘回去吧,它已经受了伤,不会再回来了。’

  陈放回到住处,打来录像机,仔细的看录上来的东西。由于紧张,也由于事发突然,录的效果很差,画面上就见到一条青色的家伙,一晃就不见了,看不到它的脸,看不到长度。不过这里有不知名的巨大动物,这一点已经证实,至于到底是啥?就由动物专家说了。

  想想这一段录像来之不易,陈放就把录像带子取下,放进衣兜,然后换上一盘空白带子,带子是琴姐给的,怕一盘带子不够用。

  做好这一切,听见明月婶叫他:‘陈放,老板喊你吃饭哩。’

  “好的,马上就去。”

  来到餐厅,见麻一凡常默雨还有方茹已经在座。

  “来,来,陈乡长,你今天也很辛苦,王总的意思是今天中午我们庆贺一下,这几天的努力没有白费,终于见到了那个害人的家伙,这家伙已经受了重伤,不久河面上就会飘上来它的尸体。”麻一凡说道。

  “还是麻大师慧眼,一下子就猜到了,那个家伙的藏身之处。”常默雨说道。

  这时,猪头彪拿来一瓶酒。

  几个人寒暄了一阵,一瓶酒没有了,陈放几乎没有说话。他注意到麻一凡的那一只猴子一直就在他的身后,忽而警惕的张望,忽而龇牙咧嘴的笑。难道这真是一只有灵性的猴子?

  方茹就坐在自己的对面,若有所思。

  吃完饭,陈放回到屋里,心里一直记着刚才草甸子里画面,忍不住打开录像机,发现里面的录像带没有了,陈放喝了几杯酒,这时候却脑袋一激灵,幸亏刚才换了带子。

  此地不宜久留。

  想到这里,陈放就悄悄的出门。匆忙回家。

  在家里左思右想,觉得不踏实,就骑上摩托车来到了县城,到了琴姐的婚纱摄影店。琴姐在店里,看见陈放,连忙上楼,陈放跟着就上楼了。

  “这一段没有来,是不是很忙?”琴姐问道。

  “忙,出去了几天,考察一个项目。”

  “你是无事不来,说吧,有啥事?”

  “今天录了一段视频,你能不能给我翻录一下,存在你这里,我怕一个录像带不保险,怕弄丢了。”陈放说。

  “好吧,拿来,一会儿就成。”琴姐说道。

  陈放把录像带交给琴姐。

  “你这是录的啥东西?看不清楚啊!”琴姐打开录像机,里面是模糊的画面。

  “太匆忙,没有调整好机器。”

  “呀,这是什么?”看到了巨蟒一闪而过,琴姐禁不住叫了一声。

  “是草甸子里的不明生物,今天挖掘机挖出的,又跑了。”

  “草甸子里会有那东西,怪了,是不是一只千年修炼的蛇精?”

  “肯定是年数久了,但不会成精。”陈放说道。

  不一会儿,翻录的带子好了。

  “你把原来的带子给我,翻录的就放你这里。记住,不要对人家说,如果有人问,就说不知道。”陈放交代到。

  “你是不是又搞一些邪门歪道的东西?”

  “怎么会是邪门歪道?这是一个重大发现,这一只动物在很多年前我们这里有过,至少是在一万年前,那时候我们这里是茂密的森林,有大象,有大老虎。这个物种好像很久以前就消失了,当然这是我的猜测,要有专家考证。”陈放神秘兮兮的说道。

  “你这不是不务正业吗?你一个副乡长管它是啥东西哩?上好班就行。”琴姐不放心的说道。

  “是,以后就好好上班,不给琴姐添麻烦。”

  “你添的麻烦少吗?”

  “对了,琴姐,最近有没有人来找麻烦?”

  “最近倒是没有?不过经过了那次事件,心里老是害怕。晚上睡觉有时候做噩梦。”琴姐说道,看得出,那一次被绑架的事对她影响很大。陈放走过去,将她轻轻的拥入怀。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