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怕,有我哩。”陈放磨砂着她肉肉的肩膀。

  “我是怕你有个三长两短的,你小子几次都差一点把命丢了。”

  “没事,我福大命大。”

  “但愿吧,以后做事小心一点。”琴姐说着,红唇已经上来。

  陈放早就没有过缠绵了,一口噙住。她发出嘤嘤嗡嗡的声音。

  好长时间,陈放觉得天旋地转,身体要爆炸了,他撕扯着她薄薄的衣衫。把她抵在窗户上,大街上人来人往,一片嘈杂。身下一片柔软,她也娇喘吁吁。

  “不行。”她强力挣开他,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红晕满面。

  “不行,下面有照相的,说不定就上来了。你小子今天胆子真大。”琴姐说道。

  “看你这几天憔悴了,是不是还没有走出来那事的阴影,今天来给你压压惊。”陈放不好意思的说道。

  “骗你姐哩,这么长时间,就来找你姐了几次。每次都是有事,没事想不起你姐。”琴姐说道是实话。

  陈放点上一支烟,说:‘这一段时间乡里忙。’

  “白天忙,晚上还忙吗?”

  “晚上没事了来看你。”

  “知道你忙,你忙你的大事好了,我没有事,你不要担心我。”琴姐说道。

  “今天晚上就来看你,你要准备好啊。”陈放说着,拍了拍她圆润的屁股。

  陈放要下楼,琴姐在后面猛地抱住。“让我抱一会儿,我真的好怕,以后你常来看我。”她喃喃的说道。

  猪头彪和麻一凡在屋里一阵密谋。

  “王总,这一次,你放心了吧,今天你看到了,草甸子里有这么一个怪物,你的项目肯定就不会顺利了。”

  “大师真的英明,一眼就看出了问题,这个怪物在这里盘踞这么久,难道一直就没有人发现?”

  “他隐蔽的很深,昼伏夜出,那里会有人发现。如果不是我及时的降服,以后不知道会给你带来多大的麻烦。”麻一凡说道。

  “谢谢大师了。”

  “孽障已经消除,我在这里时间不短了,该走了。”麻大师今天也是吓了一跳,如果不是带来的那只猴子及时的出击,麻一凡的小脑袋说不定已经进了巨蟒的肚子里。他心里真的害怕。今天是侥幸,万一以后再遇见这个怪物,说不定就没有今天这么幸运了,那只猴子只不过是他以前训练出来骗人的道具,靠他防身是不行的。

  “可是那个怪物只是跑了,没有杀死它,以后它会不会回来?”猪头彪担心的说。

  “暂时不会。”

  “大师想办法彻底的消除最好。”

  “它已经逃到河里,不好捉了,以后有事情你联系我,我随时过来杀它。”

  “好吧。”猪头彪忧心忡忡的说道。

  麻大师悄悄的走了,这一次所获不小,猪头彪给了他十几万,不过,找到了草甸子里的怪物,也是收获,他知道,猪头彪会继续宣扬他的业绩,他在这个地方会逐步的扎下根的,那个怪物没有彻底消除,猪头彪会继续找他,到时候还少不了敲他一笔钱。

  陈放怀里揣着录像带,不知道往哪里去,到林业部门,估计他们会一笑了之。那就先通过媒体把它宣传出去,这个地方出现了不明生物,应该是好事,要不为什么那个拍老虎的事件一直没有平息?地方政府是希望有稀有物种的。

  他就联系了牛素,一到关键时刻他就想起了牛素,不找她找谁呢?

  牛素看了带子,很震惊,一个劲的问陈放是不是真的。陈放一个劲的保证,绝对真实,亲眼所见,亲自录像。

  “那我就找媒体给你报道一下。”牛素说道。

  “谢谢。”

  “真要是媒体报道了,你们那里火起来了,说不定会建一个自然保护区哩。”牛素说道。

  “那就好了,建了自然保护区,就不能在那里乱建滥开发了。”

  “你那一次让我去草甸子是不是就是这个意思。”

  “哪一次?”

  “就是遇见鬼的那一次。你是不是经常领着小姑娘去草甸子里?”

  “没有,没有,谁跟我去那一个鬼地方啊?除了你,你说有鬼,其实那是我心中的殿堂,一般人我是不会让她进入的。”陈放说的是实话,时间久了,那里就是他胸中的圣殿,每天的牵挂。

  “你是牵挂那里的狐狸精。”牛素说。

  “是,那里有狐狸精,还有蛇精。都是迷人的东西。”

  “不给你说了,我还有事。录像带放我这里,你回去就等消息吧。”牛素说道。

  她下了逐客令,陈放就恋恋不舍的走了。

  一晃过了几天,乡政府波澜不惊,没有大的任务,就是一些鸡毛蒜皮小事。尤其是环保工作,市里,县里来了几波人进行督导。三湾河自从陈放砸了那个化工厂,河水清澈不少,但是,已经深秋,河水流量很小,多年淤积的河床还是臭气难闻。秸秆禁烧接近尾声,农村建房修路的多了,还有几家零星的小污染企业就像小地鼠一样的不断的冒出,陈放疲于应付。县里点了白庙乡的几次名,通报要限期处理。

  忽然一天,市里来了几个人,直接就进入了赵书记的房间,一阵寒暄后,赵书记才知道是白庙出了一个怪物,似龙非龙,是蛇太大。赵书记一脸懵懂。

  “赵书记,你这里可是宝地呀,虎踞龙盘,看来要出大人物了,你要抓住时机,趁势而上啊。”来的好像是市里的林业局长,对赵书记说道。

  赵书记脸上挂不上住,就叫来了李乡长,李乡长也是说不出所以然,忽然想到,是不是前一段时间,群众的谣言,说是草甸子里出了怪物,以讹传讹,传到了市领导那里?

  就说道:“那是群众胡编的,哪里会有那么邪乎的东西?”

  市林业局长不高兴了,说道:“你是乡长吧?我一个市林业局长是来胡闹的,还是迷信你们这里,捕风捉影来玩的?”

  李乡长一拍脑袋,说道:“陈放应该知道这回事。他家就在东拐村,先前那里出了几档怪事,群众谣传草甸子里有怪物,一直没有证据。请领导不要生气,我们认真核实一下。”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