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这个女人关系不一般。”钦大虎嘲讽的说道。

  “如果她救过我就算不一般的关系,那我就承认我和她不一般关系。”

  “昨天晚上你到底在哪里?”钦大虎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陈放。

  “今天你到底什么意思?是不是把我当做嫌疑人了?”陈放直接了当的问道。

  “是不是嫌疑人你自己清楚。”

  “你说一说我哪里有嫌疑?”陈放愤怒的说道。

  “从你家骑摩托车到县城,我们已经做过实验,就算是你接到电话立即从床上蹦起来,赶到县城至少二十分钟,除非你飞过来。消防队接到的电话直接开车到了现场,你是在消防车去以后,不到五分钟就赶到了现场,说明你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在老家睡觉?是在离现场不远的地方埋伏,一直就盯着现场的火情,看到消防车去了,你就出来冲进了火海,因为你知道消防员在往里面喷水,不会有生命危险。”钦大虎洋洋得意的说道。

  陈放气的胸脯一鼓一鼓,如果不是钦大虎为了琴姐的案件,陈放真想冲过去狠狠的踹上几脚。

  “事实就是这样,信不信由你们,你们的实验不一定正确。你把我当做嫌疑人是对的,我感谢你们的敬业精神和你的缜密的思维。我一定好好配合你们的调查,只是我诚恳的说一句,你们把我当做嫌疑人错了,你们的方向错了,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浪费了破案的大好时机。”陈放十分真挚的说道。

  “我知道,你说的可能对。我们不是打过一次两次交道了。你的智商,行动能力,我佩服。”钦大虎说道。

  “如果我是杀人犯,我杀人的动机是什么?”

  “你年少轻狂,和这个女人好上了,这个女人,因为你离了婚。那时候你是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连饭都快吃不上了,这个女人不但把身子给了你,还利用他多年的积蓄帮助你,就连你喝酒的钱帮你付,你在派出所里待过,是她给你交了取保候审的保证金,把你保了出来。她那时候看你真诚,就想着有一天和你成双成对。女人啊,就是容易被男人的甜言蜜语蒙蔽。”钦大虎感叹的说道。

  陈放气的脸色发白,愣愣的盯着钦大虎,不得不说,这一天钦大虎对陈放进行了深入的调查,就连那一次被王怀根作弄,吃老鳖的事都调查出来了。

  见陈放不说话吗,钦大虎自以为自己的审讯见到了成效。以为陈放的心里防线渐渐的崩溃,得意洋洋,嘲讽的望着陈放。

  “不想,你小子不知道怎么走了狗屎运,竟然一下子就考上了副乡长,你年纪轻轻,就是副科级干部,看一后的趋势,前途不可限量,因此渐渐的想摆脱这个女人,女人一旦认定了你,会死缠烂打的,你为了以后的前途,为了摆脱她,就处心积虑想处理掉她。就在不久前,你就导演了一出绑架案,目的就是吓唬她,让她以后不再纠缠你。”

  钦大虎继续说着,一边观察着陈放的反应。

  “继续说啊。”陈放的拳头已经紧紧的攥在一起。

  “可是你错了,这个女人不但没有退却,而且变本加厉的追逐你,甚至对你进行要挟,于是你就导演了这么一出火灾,还不惜冒着生命危险火海救人,多么可爱的同志,多么高尚的情操?为了一个烂货娘们,值得吗?”钦大虎把脸一直递到陈放的面前,蔑视的笑着。

  “啪”的一声,陈放坐在沙发上,一个上勾拳,结结实实打在钦大虎的下巴上。

  钦大虎想不到陈放会敢打他,这是在刑警队,他是这里的老大,说一不二,多少乖张跋扈的小混混,在这里被他钦大虎收拾的哭爹叫娘,服服帖帖。多少江洋大盗进到这里瑟瑟发抖,多大抢劫犯强奸犯,自以为有种,摆出不服的架势,钦大虎几个耳光就服服帖帖了。在这个屋子里,敢和他目光对视的人不多,只有他打别人放时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和他钦大虎动手。

  钦大虎跌跌撞撞,如果不是有后面的墙壁挡着,他一定会跌倒在地。

  他暴怒了,站直身子,一个飞踹就向陈放的面门踢来。陈放没有躲,也没有站起来。就在钦大虎的脚就要飞到面门的一刻,陈放起脚就照钦大虎的裆部踢来,去你娘的,让你断子绝孙吧。一声沉闷的响声,钦大虎重重的坐在地上,这一次他是彻底的起不来了。

  外面的警察听见动静,连忙跑进屋。

  钦大虎捂着裆部,脸上的汗珠出来了,他指着陈放说道:“快,快,把他烤起来,他,他,他是杀人犯。”

  “我是杀人犯?你的证据哩?你钦大虎就是这样办案的,你污蔑受害人是烂货娘们,你老娘是不是烂货娘们?”陈放说道。

  两个小警察知道钦大虎的为人,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他们两个不愿上前烤陈放。

  痛苦和羞辱使钦大虎恼羞成怒,叫到:“陈放,你会后悔的,我会找到证据把你送到监狱的。”

  “钦大虎,我知道你很会办案,听说你最近获得了一个二等功,不错啊,那个杀人犯是你抓的吗?案件是你侦破的吗?报纸上可是把你吹上了天,你成了英雄了,假的,全部都是假的。要不要给你揭露出来?”

  陈放的一番话,说道了钦大虎的麻点,他装作痛苦的样子,一言不发,其实,那一次表彰会后,宋南海的一句话,全市公安系统已经知道了钦大虎的沽名钓誉。

  陈放从沙发上站起,拍拍身上的土,说道:“钦大虎,我等着你,我哪里都不会去,现在就去找你们的高局长,我要控告你,你等着。”

  陈放说完,大摇大摆的出了刑警队,两个警察看着刚才戏剧性的一幕,没有阻拦。

  高局长在不远处的另外一栋楼上办公,陈放本来想钦大虎不再找事,就算了。想一想这事不是一拳一脚的事,可能是牵涉到一桩命案,就直接上楼,问了办公室的人,说高局长不在,陈放就在高局长的门口等,他要钦大虎知道,这一次,他陈放和你钦大虎飚上了。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