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的这么多,我一下子会忙的过来?”

  “聘请职业经理人,但是要懂技术,会管理,有农村工作经验,人要实在,信得过。”陈放说。

  “你说的这个人我往那里找啊?”

  “一时招不到偶就慢慢培养,这么一大摊子事,你一个人招呼不过来。”

  “听着我就发晕。”蔡芬芳说。

  “慢慢就好了,对了,以后还要学会和政府打交道,争取项目资金扶持,同时往花木的下游发展,比如搞绿化工程等等。”

  “那是以后的事情。”

  “慢慢来吧,你一定行。”陈放鼓励道。

  “你以后多来看看,多来指导。”

  “肯定的。”

  乡政府开班子会,会议有赵书记主持,李乡长传到了县里的几个会议精神,尤其安排了今冬明春的农田水利建设和植树造林工作。今年的工作任务重,一个月一督导,一个月一评比。

  周正豪是分管农业的,赵书记就问今年的这两项工作怎样安排。

  “每年的工作都是这样,按照县里的要求,十公里的沟渠,一千亩的林业,加上廊道绿化,没有一百万干不成,就是把去年的沟渠整修一下,把路边的树木补栽一下,也得好几十万,年年栽树不见树,没有解决树木的权属问题,什么时候都栽不好,栽上群众也是拔了,路边上栽树,影响收割机进地,群众会不扒?挖沟挖去,今年挖了,明年收麦群众又平了,影响走路,没有桥梁,没有配套设施,纯粹形式主义。要我说,今年的财政紧张,找一个地方,应付一下就行了,至于排名,多往上协调,只要不倒数第一,不发言就行啦。”周正豪是老牌副乡长,敢于说真话,其实,每年的情况都差不多,就是看怎么应付了,乡政府每年投入十几万,几乎不见效益。

  “你说的是球毛,你去协调,不光排名,关键是要观摩哦,领导们都来了,看什么?”

  “去年的树苗钱还没有给人家哩?我联系的树苗,给人家打的欠条,天天堵住我的门要钱,反正今年的树苗我不管,挖沟找机械你们联系,我只负责质量进度,花钱的事交给财政所吧。”

  “财政所管账还管找机械拉树苗?不要好事往前挤,夹手的事往后缩。”赵书记说道。

  其他的班子成员不说话。会议冷场尴尬。

  “我看这样行不行,今年的水利建设和林业生产都集中到一个地方,彪头村现在已经流转了五百亩地,准备种植果树,林业工作解决了,在流转的土地上挖排水渠,水利工作有解决了,两全其美。”陈放说道。

  “对对对,刚才这么没有想到呢?就这样定,到时候我们组织一个场面,说不定能拿前几名。”陈放说。

  “好,就这样定,企业做,我们可以适当的奖补一些资金。”赵书记说道。

  开完会,陈放夹着笔记本往办公室,今天的会议等于是陈放立了一功,解决乡政府今冬明春的一件大事。赵书记对陈放投了赞许的目光。

  院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辆警车,很是显眼,看车门上喷的是检察两字,知道是检察院的车,警察院的车来乡政府,很敏感,如果是公事,说明乡政府有麻烦了。自己分管政法,他们来的时候怎么没有和自己打招呼呢?陈放心里想着。

  “陈乡长。”车里的一个人叫到。

  “下车呗,走,进屋喝茶。”陈放不认识来人,以为是来谈公事的,就热情的说道。

  “不能进屋了,你上车吧,和你说点事。”

  陈放看车上有位置,就钻了进去。

  “啥事?进屋说吧。”

  “在你办公室不方便,走吧,找个地方说。”来人说道。

  车子出了乡政府,一路就往县城里开。

  “有啥事你们说吧,乡里有好多事要处理。”陈放觉得几个人奇怪,脸上冷冰冰的,没有理睬陈放的话。

  车子停了,一看是检察院。头头模样的人在前面走,后面的两个人把陈放夹在中间,一步不拉的跟着,陈放忽然想到,他们是不是把自己当嫌疑人了?

  过来办公楼,来到后面的一个院在,院子很隐蔽,一般的人不会到这里来。

  进到屋子,屋里陈设简单,一桌一椅。

  头头在桌子后面坐了,两个年轻人就站在陈放的后面。

  “陈乡长,叫你来,有点情况向你了解,我们接到举报,认为你在乡政府有违法的事情,我们要核实一下。”

  “我,违法的事情?我到乡政府才几个月,会有啥违法的情况?”陈放说道。

  “你是副乡长,分管政法,政策我们就不讲了,你清楚的很。当然既然叫你来,就是我们已经掌握了一定的线索,希望你端正态度,主动配合我们的工作,尽快弄清事实。没有事,就还你一个清白,有事情就争取主动,争取从轻处理。”小头头平和的说道。

  “我不知道怎么称呼你?”陈放问道

  “我姓王。”

  “王科长。”陈放想着他最多也就是一个科长。“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检察院管辖的案件我想你应该清楚吧?”王科长说。

  “清楚。”

  “就是这几类案件,你好好考虑。”

  检察院管辖的是职务犯罪以及贪污受贿,陈放仔细想,在乡政府才几个月,和这几件事情根本就不沾边。

  “不可能,你们一定是搞错了。”陈放坚定的说。

  “你慢慢考虑吧,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你要是考虑好了,这里有纸和笔,先写。”王科长说完站起来走了。

  陈放一脸懵逼,感情他们是把自己当做大事来办的。掏出烟,陈放给两个小年轻递过去,两个小年轻不接,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陈放点上,慢慢的抽,想着自己到底哪里出问题了,王科长说是接到群众举报真是这样?会是谁举报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一会儿天就黑了。

  “你们是不是对我采取了强制措施?”陈放问道。

  “这是领导的事,我们只负责你的安全。”小年轻说道。

  “你们是怕我自杀还是怕跑了。”

  “请您理解,我们是按照领导的安排做事,具体的事情我们不清楚。”

  “如果你们对我采取强制措施就拿来法律文书,如果没有采取强制措施,现在已经下班了,我要回家。”陈放强硬的说道。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