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乡长,请你理解,你也是领导干部,不要为难我们。”

  陈放不管,站起来就走,出来屋门,发现外面的一道门锁了。陈放悻悻而回。

  一夜几乎未眠,看看时间,已经到了上班的时间,陈放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就猛力的踹门。声音惊动了王科长,王科长怒气冲冲的进来。

  “你干啥?”

  “我要回去,你们这是干啥?”陈放质问道。

  “叫你来就是你有事,没事不会叫你。”

  “你说我有啥事?”

  “啥事你清楚?”

  “我不清楚。”

  “不清楚不是你慢慢考虑。”王科长说道。

  “你们这是非法拘禁。”

  “你可以告我。我们拘禁你了吗?你有证据吗?谁给你作证?我们这是叫你来谈话,给你戴手铐了吗?”

  “不戴手铐就不是非法拘禁了?你们限制我的自由,就是非法拘禁。”

  “你不要猖狂,有你后悔的时候。”

  “我做事从来不后悔。只是你们这样办案我想不通。”

  “想不通慢慢想。”王科长说完扭头出去了。

  “陈乡长,你是何必呢?你以前肯定听说过我们办案,我们这么对你客气,可是不多见的,王科长算是对你好的,你不知道,有的很大的领导,到我们这里以后就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恨不得就要跪下,你这样的态度少见。没有多大的事,你说完就回去上班,该干啥还干啥。”小年轻说道。

  “哼。”陈放知道和这两个年轻人说不出什么道理,就气哼哼的不说话。

  一直挨到下午,王科长有来了。

  “陈乡长,考虑好了没有?”

  “没有什么要考虑的,你们看着办吧。”陈放说,一天一夜了,陈放觉得很累。

  “你在乡里分管什么工作?”

  “信访稳定环保畜牧。”

  “我给你提示一下,你兼没有兼职?”

  “没有。”

  “不对吧?”

  “我在乡里的情况你们可以调查,这是明明白白的事,不需要隐瞒,也不是隐瞒得了的事。”陈放说。

  “对,你说的很对。你再好好考虑。”

  “真的没有。”

  “说话要负责的。”

  “我完全负责。”

  “你们白庙乡政府有没有一个什么公司?”王科长说道。

  陈放忽然想起,在自己当村主任的时候,周正豪让自己签过一个字,说是成立一个公司,还让当董事长,不过当时拒绝了,有让当董事长,难道是这个公司出的事情?

  “我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一个公司,不过那是在我当村主任的时候,我只签过一个字,至于这个公司是干啥的,都干了啥,我一概不知道。”

  “你是总经理,你会不知道?”

  “我确实不知道。”

  “不会吧,根据我们掌握的线索,你应该知道。我只给你提示这么多,你慢慢考虑吧。”王科长说了,又出去了。

  又是一夜,第三天上午,王科长进来。

  “考虑的怎么样?陈乡长。”这一次王科长不再那么严肃。

  “我确实不知道有什么隐瞒的事情。如果有你们尽管处理。我屁都不放一个。”

  “好吧,你把你知道的情况,写一下,若果隐瞒情况要负法律责任。”

  陈放就在面前的稿子上龙飞凤舞的写了,不到五分钟就写完。

  “就这么些?写完了?你是应付我们的吧?”王科长说道。

  “就这些,你们看着办吧,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我保留控告你们的权利,你们这样的非法拘禁我是要副法律责任的。”陈放不卑不亢的说道。

  “好,我们等着。签字画押吧。”王科长扔到陈放面前一盒印油。

  按了指印。王科长又认真的看了,说道:“你小子不要嚣张的那么很,举报你的内容很多,不光是经济上的问题,还有作风问题。”

  “那么还管辖负责作风问题吗?”

  “我只是告诉你,做人不要那么嚣张,我们有证据可以把你的副乡长捋了。”

  “那你们就捋了啊。”

  “好吧,今天不和你抬杠,你出来。”

  陈放终于走出了这个破败的院子,随着王科长来到了办公楼上,进了一个房间,迎面见赵书记坐在那里。

  “赵书记,你怎么来了。”陈放见到赵书记,没有激动,他早就想到,这么做,虽然是把他陈放弄了进来,如果那个空壳公司有问题,也是赵书记和李乡长或者是周副乡长的事,或者是他们几个人共同的事,为什么就把他陈放弄进来,他想不明白。

  赵书记笑眯眯的说:“为了你的事,我奔波了几天,给领导很多解释,领导终于理解了,这里面有误会,有人故意捣乱,你不要太在意,要想的开。”

  “我想不开,这究竟是因为什么。”陈放说。

  “走吧,回去吧。回去再说。”赵书记说。

  “我不回去,我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在这里待几天,就这样算了,我要一个说法。”陈放倔强的说道。

  “怎么就不听话了,我是代表组织来的,有啥话有啥事,会单位再说。不要命在这里胡搅蛮缠。”赵书记严肃的说。

  “回去吧,兄弟,不是赵书记替你求情,你麻烦大了。”王科长在一旁说。

  “你们是怕我给你们找麻烦吧?”陈放不屑的对王科长说道。

  “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清楚,不管是有意或者是无意,你签了字就要负责任的,你以为你冤枉?过失也是犯罪,不知道是失职渎职,你懂不懂,还鸡巴扭哩,我们随时都可以把你弄过来,把你弄到一个你想去的地方,信不信?”王科长大声的叫道。

  “走走。”赵书记拉住陈放就出门,回头对王科长说道:‘王科长你不要生气,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我们工作失误,责任在我。责任在我。你消消气,改天我请你喝酒。’

  陈放一直被赵书记拉到车上。“你逞啥鸡巴能,这是哪里?不是我这几天到处协调,你得几天出来哩。你的脾气要改一改,不然,以后你吃亏的在后面。”

  “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就算了?”

  “要想干事,就不要怕人告状,就得受得了委屈。经得住各种风浪。”赵书记说。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