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乡*,李乡长叫住陈放,关切的问了这几天的情况,陈放简单的说了。

  “李乡长,你说,这是啥意思?为什么把我叫走几天,又没有给一个说法,如果当年乡*成立的公司有问题,责任不在我,我只是一个村主任,里面的一切决策经济往来我没有参与,也不知道。若果没有问题,为什么拘禁了几天?这件事我不会放这里,一定要搞清楚。”陈放说。

  “兄弟,你到单位时间短,有些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说不清道不明,清楚不了糊涂结。这次事件,谁也没有料到。你肯定是在哪方面得罪了人,有人举报你了,不然检察院不会直接找你。为了你的事,这两天我和赵*跑前跑后一直协调,甚至找了县里的领导。经过领导的过问,才把你保了出来。”李力说。

  “感谢领导的关心。”陈放轻声说。心里一万个不服,敢情我是因为乡*的事背了黑锅,我没有任何事情,你们跑前跑后,我还要无比感激感谢,凭空还欠你们的人情。你咋不说是你们在给自己协调事?公司和草甸子绝对有猫腻,你们是怕自己露了马脚吧?不过陈放心里也只是想想,没有敢说出来。

  “这件事就这样过了,你不要有心里负担,告状的人就是想恶心恶心你,没有抓住把柄,纯粹无中生有,造谣污蔑。不过,通过这件事也给你一个提醒,以后做事要三思后行,不要鲁莽,毕竟是一个科级干部了,在老百姓的心里就是一个大官了。要尽快成熟起来。不能按一个老百姓的标准要求自己,也不能以一个村主任的标准要求自己,不该说的绝对不说,不该做的绝对不做。”李力乡长谆谆教导。

  “我知道了。”

  “赵*已经给你谈了吧?”李力乡长问道。

  “谈啥?”陈放真的不知道李乡长说的哪一方面。

  “赵*没有给你说?那我就给你说吧,也算是代表组织谈话。作为赵*我们两个也是没有办法,因为你是科级干部,是县管干部,县里过问了你的事情,既然你出了事,就要处理,我们要有积极的态度,我们自己处理了,比领导过问了,严肃追责要好的多。”

  李力乡长的一番话陈放一直听不明白,不过他感觉到肯定对自己不利。

  “你就直说吧,李乡长。”陈放说道。

  “就是暂停你的副乡长职务。”

  “啥意思?”陈放直勾勾的盯着李力说道。

  “刚才给你说了,你不要有思想压力。暂时停了职务,是对你的保护。等过一段时间,风声过去了,你还是副乡长,暂停职务不是免职更不是撤职。”

  “这是玩我哩。”陈放愤怒的说道。

  “你不能这样说,这是多方面权衡的结果,再说一次,是对你的保护。我听说以前你当村主任的时候不是也停止过职务吗?不是什么都没有影响,你还顺顺利利的考上了副乡长。”李乡长说。

  “只怕这是为了保护某些人吧?”陈放毫不客气的说道。

  “兄弟,给你说了这么长时间就白说了?你到乡*以后,确实做了很多工作,大家有目共睹。但是在一些方面,还有欠缺,有不成熟的地方,鲁莽的地方,这次是一个教训,你要好好反思。好吧,最近你回家一段时间,也歇一歇,反思一下。过了风头继续上班。”李力乡长说道。

  “这是有人污蔑陷。这是莫须有的陷害。我要求组织查清事实,还我清白,还我公道。”

  “先回去,过几天我去看你,你冷静一下,到时候有啥话咱们再说。”李力乡长已经下了逐客令。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陈放觉得很恼火,这明明就是有人用卑鄙低级的手段在整自己。陈放不在乎这个副乡长的职位,只是恼火。妈的,回去就回去,回家以后就更用时间对付你们了,尽管陈放不知道这一次整自己的人是谁。

  收拾几件该洗的衣服,陈放背上一个包就下楼。乡*院子里有人,大概听说了陈放的事情,有怜悯同情的看着陈放。有幸灾乐祸的目光。王小蒙站在门口,看见陈放,欲言又止。

  吃晚饭的时候,陈光回到了家。或许是他听到了陈放的事,专门回来的,见陈放面无表情的在帮母亲做饭,打了一个招呼,就进堂屋了。回家后,陈放没有对母亲说乡里的事,说了她也不懂,只增加担心受怕。

  陈光回堂屋换了衣服,回到厨房,兴奋的说:“妈,今天多做几个菜,有好事。”

  “啥好事哦?”

  “我当派出所副所长了。”

  “真的?是不是想骗你妈的鸡子吃?你才上班几天?”母亲不相信,在母亲的心中,派出所副所长是很大的官了。

  “我立了二等功,破格提拔,今天刚宣布的。”陈光说。

  “是真的?”陈放问道。

  “你们怎么都不信?我去抓鸡子去了。”陈光说。

  不一会儿,就听见外面响起了鸡叫声。

  饭做好了,清炖老母鸡。母亲简单的吃了。出去往邻居家里唠嗑去了。餐桌上剩弟兄两个。“哥,喝两杯吧?”陈光说。

  “喝两杯就喝两杯,给你祝贺祝贺。”陈放说。

  打开一瓶酒。

  “哥,这一段时间,你辛苦了,我的二等功是你给的,敬你两杯。”

  “给你哥客气了。”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没有哥哥就没有我的今天。”

  “不要说那些没有用的话,我交代你的事你查的怎么样了?婚纱店的案件有没有进展?”

  “你呀,哥,你就不会休息休息,操这么多的心。”陈光嘟囔道。

  “这件事直接牵涉到你哥的利益安全。”

  “现场因为救火,全部破坏了,几乎没有勘查的价值。目前没有定性,对外宣称是因为线路老化起火,引起的火灾。”

  “你们*就会这样糊弄老百姓。”

  “案件没有侦破之前,这是策略。稳住犯罪分子,避免打草惊蛇,争取办案时间,同时消除社会上的恐惧不安定情绪。”

  “我觉得火灾和琴姐被绑架肯定有联系,是有人报复。”

  “可是没有证据啊?”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