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亚萍走到吧台买单的时候,那个服务生一脸谄媚,点头哈腰地地大献殷勤,连他的小伙伴们都有点看不过去,虽然顾客是上帝,但他做的确实有点过分。

  最让范建明无法容忍的是,他向周亚萍大显殷勤没错,却时不时地朝自己头来不屑一顾的目光。

  旁边几个服务生并没有瞧不起范建明的意思,只是多少受到那个服务生的影响,纷纷都朝范建明投去好奇的目光。

  收银台的几个女孩子,也有意无意地瞟了范建明几眼,让范建明非常的不自在。

  周亚萍买完单,又挽起范建明的手臂,直接朝外面走去,范建明甚至还能听见那个服务生在背后发出的冷笑。

  范建明能感觉到的事情,当然也逃不过周亚萍的眼睛,只是她佯装充耳未闻。

  她很清楚,越是路人羡慕的目光,越能证明她出众的美貌和气质,她相信来自路人的羡慕嫉妒恨,会加深范建明对自己的印象,这正是她所期待的。

  两人来到车边之后,周亚萍打开轿车,从里面拿出她替范建明买的衣服和鞋。

  “小明,到公司上班之后,这套行头得换一下。”周亚萍还解释了一句:“朴素一点倒是可以,但至少大小要合身,你看你现在穿的衣服,好像是偷来的似的。”

  “谢谢!”

  周亚萍又看了一下他骑的那辆电瓶车,美目一挑,故意燎了一句:“谈女朋友了?”

  范建明未可置否地笑了笑。

  “什么时候把她带回家,让我替你参考一下?”

  “再说吧!”

  周亚萍又显得极其关爱地用手拍了拍他肩膀上的灰尘,接着说道:“现在的女孩子复杂的很,你可要看准了,咱们家的儿媳妇一定要漂亮,但更重要的是人好。把话说回来,你打扮成这样,别人还喜欢你的话,那个女孩子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范建明把衣服和鞋放在电瓶车上,然后对周亚萍说道:“你先走吧,有空的时候,我会打电话给你的。”

  “好的。”

  周亚萍驱车离开之后,立即对着内视镜自我欣赏起来,甚至洋洋得意地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说道:“宝贝儿,你太优秀,太有魅力了,只要你愿意,天下的男人,谁能逃出你的手掌心?”

  她越发觉得今天的选择是对的,对于她来说,这次迎难而上,可以说是化解了自己人生最大的一次危机。

  不仅如此,她还收获了来自范建明的好感,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如何把范建明牢牢地控制住。

  她开车跑到一家超市,买了许多营养补品,一份是给范建明外婆的,一份是给范红生的。

  当她准备朝医院驶去的时候,忽然想到还有一件大事没办,立即掏出手机,给楚昭南打了个电话:“楚老板,你现在还在开中介吗?”

  “是呀,你谁呀?”

  “你的店在什么地方?”

  “盛世明珠小区这边,不过正在装潢。”

  “好的,我马上过去。”

  周亚萍离开之后,范建明立即返回加州咖啡馆,那个服务生依然在义愤填膺地,向同伴们诉说着自己对范建明的不屑与不满,好像范建明抢了他的蛋糕似的。

  他背对着门,范建明进来时他完全没注意,小伙伴们不停地用眼神示意,他也没看见。

  范建明一声不吭地站在了他的身,他才反应过来。

  片刻的尴尬之后,他居然阴沉着脸,问了一句:“有事吗?”更新最快~电脑端:https:///

  换成别人,那个服务生早就忙不迭地赔礼道歉了,可看到范建明这身农民工的打扮,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心想:就算他听到自己在他背后说的那些话,又能把老子怎么样?

  范建明不动声色地问道:“你们老板呢?”

  哟呵,泡上个富婆就以为自己了不起,还找我们老板,你当你是谁呀?

  那个服务生怼了范建明一句:“不知道你要找的是我们国外的老板,还是国内的老板?国外的老板现在在国外,至于国内的老板,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

  “那你们这里谁是主管?”

  “我呀!”

  范建明二话不说,立即掏出手机拨通了约翰逊的电话:“你在哪儿?”

  “哦,老板,我在你的家乡江城呀!”

  “我问你现在在江城什么地方?”

  “在咖啡馆的办公室里呀。”

  “赶紧给我下来。”

  “OK。”

  在场的人都不知道他给谁打电话,一会儿约翰逊从楼上下来时,在场所有的人立即肃穆而立,不约而同地朝他一鞠躬:“先生好!”

  约翰逊看到范建明之后,几乎是一路小跑过来:“老板,你回国怎么也不打声招呼?我好到机场去接你呀!”

  约翰逊是个四十出头的白种人,这家加州咖啡馆,就是以他的名义投资经营的,所有人都以为这是外资企业,没想到他却称呼范建明为老板,在场的人全都懵了。

  尤其是那个服务生,差不多被吓傻了。

  因为加州咖啡馆是范建明在家乡投资的,所以他指示过约翰逊,所使用员工的工资,必须比同行要高出百分之五十。

  换句话说,在这里工作的人员,绝对是本市同行中工资收入最高的,谁都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那个服务生已经感觉到,自己恐怕即将要被扫地出门。

  范建明没好气地对约翰逊说:“我让你付出高出同行百分之五十的工资,你就请来这样素质的服务生主管?”

  约翰逊虽然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清楚范建明的为人,不是把他惹急了,他是不会当着自己下属的面,让自己难堪的。

  约翰逊立即对那个服务生说道:“现在就去结账,我会多给你一个月的薪水的!”

  这也是范建明规定的,只要是家乡的员工,不管是正常辞职还是被开除,都必须多支付一个月的薪水。

  从中不能看出,范建明其实对家乡,满满都是挥之不去的乡情。

  那个服务生哭丧着脸,想要求情却无从开口。

  范建明对他说道:“记住,年轻人可以无知,但必须为物质付出代价,否则你这一辈子都成功不了。”

  “对不起,对不起……”

  “说对不起没用,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那个服务生一脸蒙圈地看着范建明,心想:你穿成这个样子,哪能怪我狗眼看人低呀?

  范建明接着说道:“不要以为你一直对我不屑一顾,所以我才向你实施报复。你要搞清楚,我们这是服务行业,永远不能在背后议论客人是一条铁律,而且我们这里只有客人,没有富人和穷人之分。同样一杯咖啡,富人和穷人付的钱都是一样多的,你为什么讨好富人而极力鄙夷穷人呢?”

  那个服务生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作声不得。

  “奉劝你一句,你还年轻,未来的人生路还很漫长,你怎么就能肯定天上的哪天会下雨?如果你依然用这种无知的心态,去审视所有出现在你生活中的人,也许会错过许多能够帮助你的贵人,而让你的一生变得碌碌无为,无比平庸起来。”

  说完,范建明转身离开。

  等他出门之后,那个服务生哭丧着脸喊了一句:“先生……”

  约翰逊一晃脑袋:“Sorry(对不起),你要留下的话,我就会被他给开除。”

  在场其他的人惊出了一身冷汗,个个在心里庆幸道:幸亏刚才我没搭腔,否则……

章节目录

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