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勒个去!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范建明的三观碎了一地。

  他做梦都没想到,离开江城七年之后,这里的一切都变了。

  楼,高了。

  路,窄了。

  车,对了。

  人,尤其是女人,让他无语了……

  那小伙子眼角的余光,看到门被推开,口站着一个大活人,吓得尖叫了一声,赶紧起身背过去。

  “怎么了?”七·八·中·文ω·ω·ω.柒捌zω.còм

  方雅丹似乎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先是回头看了小伙子一眼,再转过头来,看到站在门口的范建明。

  “卧槽!”

  方雅丹立即站起身来,好在她穿的是连衣裙,而且真空,一会儿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对着范建明耸了耸肩。

  那个年轻人系好皮带之后,转过身来阴沉着脸,对着范建明吼了一句:“你谁呀,怎么连门都不敲一下?”

  范建明这才看清楚他的脸,白白净净的,既稚嫩又英俊,感觉像个中学生似的。

  在范建明的想象当中,男女之间这种事情,一般都是男人玩女人。

  但这次,他觉得是方雅丹在玩这个小白脸。

  方雅丹对小白脸笑了:“你去吧,他是我同学。”

  “哦。”

  小白脸勉强地笑了笑,迈步朝门口走去,与范建明擦肩而过的时候,低着头不敢正视。

  方雅丹从老板台旁边走了过来,示意范建明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她走到食品柜前,回头问了一声范建明:“喝咖啡还是茶?”

  范建明问道:“有矿泉水吗?”

  “当然。”

  方雅丹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要从柜子下面拿出一瓶矿泉水,走到沙发边上坐下,把矿泉水递给范建明,不屑道:“出国几年,还挺有大款的范,现在真正的土豪,一般都只喝矿泉水。”

  范建明打开矿泉水喝了一口,才笑道:“你想多了,非洲缺的就是水,在非洲最初的几年,我在暗无天日的工地上搬砖,那叫一个热呀,渴呀,想喝一瓶矿泉水,真比见到亲爹还难。从那时起,我对矿泉水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情。”

  刚刚弄了一半,方雅丹身上很不舒服,她只好靠在沙发上架起了二郎腿,以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对了,最近不忙吗,怎么有空想到跑我这儿来?”

  范建明一时语塞。

  他原本过来是想跟方雅丹聊聊张国栋和李倩倩的事情,还准备邀请方雅丹,找一个浪漫而温馨的地方共聚晚餐,可刚才的一幕,让他肃然无味,索然无味,甚至一刻都不想多待。

  可毕竟已经来了,总不能一声不吭转身就走吧?

  范建明只好微微一笑:“刚才那小伙子是谁,该不会是哪个中学的学生吧?跟未成年人在一起发生那种事情,男的要被判刑,女的恐怕也要承担法律责任吧?”

  “切,又犯贱了是吧?把我当星期天过呢!”方雅丹白了他一眼嗯:“什么破眼神?人家大三了,今年在我们公司实习,我让他做我的秘书,既可以参加社会实践,又可以体验真正的人生,他可赚大发了。”

  “那倒是,你这是在替祖国培养未来的接班人呀。”

  方雅丹抛了一个眉眼:“怎么样,要不要我也培养培养你呀?”

  狂汗!

  在过去的七年里,不管是方雅丹还是李倩倩,都不止一次地出现在范建明的臆想中。

  他想过各种情况下,方雅丹或者李倩倩被他的真诚所打动,放下女神的身段和架子,欲语还休,欲拒还迎,半推半就地导入自己的怀中。

  然而梦醒之后,曾经的女神,居然如此直截了当,一个眉眼之后,居然就想张开天使的翅膀,貌似还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钱,方雅丹不缺。

  情,和李倩倩一样,方雅丹已心属张国栋。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刚才的那一幕,范建明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但现在……

  范建明微微一笑,顾左右而言他:“有件事我不明白,既然你身边不缺男人,为什么要抓住张国栋不放呢?”

  方雅丹瞟了范建明一眼:“不忘初心呀!”

  噗!

  这么充满褒义的词汇,居然被她用在来这里,范建明不仅大摇其头。

  “在我面前装什么逼,难道你不是一样吗?如果你不是也一直追逐着曾经的梦想,为什么刚下火车,我让你和李倩倩领证,你丫的连半秒钟都没犹豫,也不问问她是否恋爱,甚至是不是在夜场里做过小姐?可惜没有镜子,当时若是给你照照,你就知道你当时有多馋!”

  范建明无语了。

  不错,方雅丹和李倩倩都是他的初心,这七年的海外生涯,几乎是他脱胎换骨,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但却始终不忘初心。

  “那么你的意思是说,你还想嫁给张国栋?”

  方雅丹凄惨地一笑:“当你知道李倩倩和张国栋好了几年之后,是不是有种喝汤喝出了只苍蝇的感觉?”

  范建明点了点头。

  “我也一样,我一直暗恋着张国栋,想想他读书时候的高大帅和霸气,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久久在我身体里翻涌、激荡。可转而一想,我带着父亲积攒下的五个亿的资产,再加上自己这副漂亮的皮囊,换来的居然是被李倩倩玩剩下的张国栋,你觉得我有多憋屈吗?”

  真是日了驴了!

  方雅丹居然用“被李倩倩玩剩下的”去形容张国栋,无意中却伤害了范建明。

  一想到李倩倩很有可能像方雅丹刚才那样,趴在桌子上让张国栋玩,范建明恨不得找个墙角一头撞死算了。

  “所以我想开了,老娘现在有的是钱,而且又这么漂亮,只要愿意,天下男人恐怕趋之若鹜,凭什么腰缠万贯还要低三下四的去求张国栋,让他从对李倩倩的感情中,分出可怜的一杯羹给我?”

  范建明问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花六十万,非得让李倩倩和张国栋分开呢?”

  “他们恶心了我一辈子,我也得恶心恶心他们!我就不信他们山盟海誓,海枯石烂也不变心,如果区区六十万能够让他们因爱成恨,彼此肝断寸肠,最起码可以抚平一下我心灵所受到的创伤。”

  范建明还是不解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只是想分开他们,并没有想过要嫁给张国栋?”

章节目录

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