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听了李倩倩的话,心里一如既往地感到幸福,在养老院的日日夜夜,她一直期待着范建明回来,虽然是为了担心他受苦,希望把自己存的那些钱留给他,但作为一个老人,谁又不希望在耄耋之年,有人在身边孝敬了?

  范建明一回来,又把她送进了医院,而且住的是特护病房,她一直都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养老院的伙伴们,可惜现在还不能过去,也没有留下大家的电话。

  刚开始的时候,因为李倩倩一直没出现,外婆还担心李倩倩跟范建明之间有什么问题?现在看到李倩倩这么懂事,她无疑是最高兴的,觉得自己老有所养,不仅外孙孝敬,连外孙媳妇都这么能干。

  外婆甚至流下了幸福的眼泪,在心里说道:美珠呀,你要是能够活到今天,看看自己有这么好的儿子和儿媳妇,那该多幸福呀?

  范洪生已经多年没有听到有人喊他爸爸了,范建明这次回来,依然没有真心实意的喊过他一句,这个时候听到李倩倩喊爸爸,他鼻子一酸,居然老泪纵横起来。

  为了这声爸爸,别说是岷山小洋楼,就让他把范氏集团的财产全部交给范建明,他也心甘情愿。七·八·中·文ω·ω·ω.柒捌zω.còм

  老婆已经红杏出墙,再也没有别的孩子,他的钱,不给范建明又给谁呢?

  周亚萍心里自然更高兴,她觉得自己已经牢牢地控制住了李倩倩,下一步,她还想把这个自己的伪儿媳妇,培养成跟自己一样的女人。

  李倩倩喜欢钱就好办,周亚萍最怕的,就是她不喜欢钱。

  他们三个离开之后,黄耀武也告辞,出门时,朝周亚萍使了个眼色。

  周亚萍知道,黄耀武是有话对她讲。

  她借口送送,跟着黄耀武来到了病区的门口。

  “妈,”黄耀武说道:“听说岷山小洋楼下个星期就要拍卖,我想要!”

  “你疯了?”周亚萍瞪了他一眼:“你知道江城有多少老板盯着岷山小洋楼,你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就算算上你爸爸,人家也知道买不起呀!”

  “怎么,你不是我妈妈?”

  “这孩子……”

  “妈,你不天天都说,总有一天我们一家三口要团圆的吗?玲玲已经答应嫁给我了,那个老不死的又中风了,我们一家人不正好团圆吗?”

  “你懂什么?范氏集团的钱我还没拿到手。”

  “这还不简单吗?你只要跟那个老不死的离婚,不就可以分得一半的家产吗?”

  “一半?哼,你觉得我会这么便宜他们?我要先把范氏集团一半以上的财产,转移到你爸爸的账上去,然后再跟老头子的离婚,那样的话又可以再分一半财产。”

  “有那个必要吗?现在离婚,你就可以拿到三四个亿,我们一家人足够了,拍下岷山小洋楼也不是问题!”

  “岷山小洋楼你想都别想,我真要跟老不死的离婚,也不会在江城待了,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出国。”

  “那得等什么时候呀?玲玲……”

  “别提陈玲玲那个丫头了,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像个什么样子?你看看刚刚那个李倩倩,多稳重,多乖巧,这样的女孩子你怎么就找不着?”

  “废话,他父亲是范氏集团的董事长,我爸爸是谁?”

  “你……”

  “怎么在你们眼里,好像我就是个没用的人?你不就喜欢刚刚那个女的吗?你要是把岷山小洋楼拍下来给我,我保证她明天就嫁给我,女人不都是这样,见钱眼开!”

  “你说什么呢?”

  “我说的是事实呀,为了钱,你可以抛弃我跟父亲,我就不相信刚刚那个女的有多爱范建明,你前脚把岷山小洋楼的产权证给我,我后脚就可以让刚刚那个女的,跟我去打结婚证!”

  “有点出息好不好?你就不能找个黄花闺女回家吗?她都是范建明的女人了,看你刚刚看她那个眼神,眼珠都快要掉出来了。还有,”周亚萍问道:“陈玲玲跟你的时候,肯定也不是处的吧?”

  黄耀武的脸一下子红了:“她处不处关你什么事?”

  “她是我的儿媳妇,怎么就不关我的事?就她那样的破鞋,还想住岷山小洋楼?你小子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吗?”

  “妈……”

  “别说了,要么老老实实地做你的办公室主任,要么跟你爸一块回海城去,等到时机成熟了,我到海城去找你们。还有,陈玲玲那个丫头有什么好?都谈了几年,还没玩腻吗?回头到海城去再找一个,要不到时咱们出国,妈给你找个外国的女人。”

  “妈……”

  “嘘,小点声,别让别人听见了。”

  “你是决定不去竞拍岷山小洋楼了?”

  “不,我要竞拍,但不是送给你,还是送给范建明和李倩倩的。”

  黄耀武一听,脸都气白了,转身就离开。

  “这孩子,动动脑子,这是策略!”

  黄耀武连头都不回,直接朝医院门口走去。

  周亚萍摇了摇头,转身准备朝病房走去,范建明和李倩倩刚刚走出来。

  “妈,”李倩倩问道:“你怎么在这?”

  “我刚刚跟办公室主任交代一点事情。”

  “哦,我和建明出去吃饭,要不我们一块去吧?”

  “不了,你们小两口好好腻歪一下,我就不做电灯泡了。”

  “行。妈,有事你就早点走吧,晚上我跟建明在这里。”

  “我也没什么事,晚点回去不要紧。”

  范建明看着两个女人你来我往地演的戏,心里哭笑不得,尤其是李倩倩,一口一个妈地叫着,估计她对自己的亲妈都没这么亲热。

  两人来到了医院对面的那家小酒馆,李倩倩让范建明点菜,范建明让她点,她点了几个菜之后,居然问服务员有没有五粮液?

  服务员解释道,平时没有客人点这种酒,所以店里没有准备,如果她要的话,可以到外面现买。

  李倩倩问了范建明一句:“你能喝多少白酒?”

  范建明说道:“我不会喝。”

  切,连酒都不会喝,算个男人吗?

  她又想起了张国栋,张国栋的酒量大,白酒能喝一瓶半,而且在酒场上特别豪爽,特别大气,同学们个个服他。

  李倩倩转而对服务员说道:“就拿一瓶五粮液,再拿几盒酸奶来。”

  服务员离开之后,李倩倩突然冒出一句:“怎么回事?后妈也是妈呀,我怎么感觉你不仅没叫过她妈,甚至连阿姨都没叫过一声?”

章节目录

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